孙磊只请了一天假,轮他值班儿那天回来上班。ω δwww..

    隔日再见,孙磊明显憔悴很多,脸色难看,话都少了。

    所里除了唐枭和陈所,还没有人知道他家里的情况,他回来上班好些人都过去问他请假干啥去了,孙磊强颜欢笑,随便找个借口敷衍过去。

    唐枭实在心疼他,帮他挡回去好些人,觉得待在所里实在麻烦,干脆拉着他出来溜达。

    “家里情况怎么样?”唐枭斟酌着问道。

    “还成”,孙磊闷闷的回道:“我爸妈情绪都挺稳定,治病的钱能报销不少,我的负担也没有那么大。从这方面说,跟倾家荡产治病求医的家庭比起来我还挺幸运的”。

    唐枭轻轻“嗯”了一声,到底找不出什么安抚的话,只轻声说道:“磊哥,还是那句话,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直说,我能帮的肯定帮。”

    “谢了”,孙磊看着她真诚的说道:“小唐,你这人正经不错,哥有你这么好的朋友知足了。”

    值班这一天特别忙,白天处理了七件小警情,前半夜没什么大事儿,不过依旧是小事儿不断。以为到后半夜能消停点儿,没想到刚过零点,就接到指挥中心的调度电话,距离小庄桥派出所不远的地方有姑娘报警,情况比较糟糕。

    他俩马上出警,去到案发地——一家饭店的后巷。没有灯,昏暗肮脏,味道难闻,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穿着被扯破的衣裳蜷缩在垃圾桶旁边嘤嘤哭泣。

    指挥中心已经简单说明情况,报警的小姑娘说加班回家的路上被人拖拽进后巷,遭人lunjian。

    她怕对方几人杀了她,所以没怎么反抗,少受了一些罪,脑子始终保持着清醒,直到见到穿着警服的唐枭才崩溃的大哭出来。

    孙磊把衣服脱下来递给唐枭,唐枭上前把衣服披在姑娘身上,抱住她,轻声安抚。

    姑娘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唐枭这才提出带她去医院做检查。

    姑娘很坚强,没有抗拒,还对唐枭说,“只要能抓到人,让我做什么都行。”

    犯事儿的统共四个人,都把罪证留在了姑娘身上,经过医生的提取鉴定以及调取监控分析,很快确定了嫌疑人。

    让人震惊的是,四名嫌疑人平均年龄只有十七岁,最大的十九,最小的十四!

    将人捉拿归案,处理起来却非常非常麻烦。

    取证顺利,犯罪事实清楚,嫌疑人在案,剩下的提起公诉,把结果交给法律。

    为了保护受害人,案子没有公开审理,唐枭和孙磊作为调查取证的民警也要上庭。

    唐枭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没有紧张,没有激动,有的只是无奈和心疼。

    对现实的无奈,对那姑娘的心疼。

    几名嫌疑人,齐刷刷的把主要责任推给年纪最小的那位。主责重罚,可因为年纪小,要承担的法律责任就会非常轻微。年纪稍大的几个都以从犯论罪,从犯轻罚,即便年满十八周岁量刑的时候也会酌情减轻。

    嫌疑人家庭背景不简单,请了强大的律师团,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彻底洗清几人的罪名,而是要尽量保全所有人。

    这一手牌打的极好,综合下来,他们都不会受重罚。

    姑娘在法庭上始终保持镇定,可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来,她很伤心,很难过,很绝望。

    整个案子从审理到判决要持续几个月的时间,唐枭不可能只跟进这一件事,班还要照常上。

    这天忙活一上午好不容易到中午能坐下来跟晏梓非消消停停的吃个饭,饭没吃几口,话还没说几句,一通电话把她叫回所里。

    她和孙磊直接进了所长办公室,景染也在。

    “你们俩最近没发生什么不寻常的事儿吧?”陈所问他俩。

    俩人对视一眼,齐齐摇头。

    “最近都挺好,没出啥事儿啊”,孙磊懵懵的问道:“陈所,有什么事您直说,别神神叨叨的怪吓人。”

    陈所皱着眉头,示意景染给他们看一些东西。

    景染把笔记本转向他们,让他们看一些抓取到的恐吓信息。

    统共抓取了四十七页的恐怖信息,其中三十多页都是在恐吓lunjian案的受害人,剩下的都是在恐吓唐枭和孙磊。

    言辞十分之污秽,威胁的内容十分之恶劣,竟然还要杀他们的全家。

    “给我们的恐吓信息,我们怎么没收到?”唐枭首先想到的是这件事。

    景染偷偷看了一眼陈所,得到允许,这才说道:“老早之前陈所就担心有人对你们不利,所以让我多注意一下你们。”

    对于一个曾经参加过远征的红客来说,能做的就是给他们做一个过滤网,把他们信息、邮件等等通信方式中出现的有害信息都过滤出来。

    “这么神奇的吗!”孙磊一脸懵逼,根本没懂景染的意思。

    唐枭到底有前世的经验,知道的更多一些,马上就明白她的意思了,眉头皱的比陈所还深。

    “我很不同意你们的做法”,她直接说道:“陈所,如果你意识到可能有危险,就应该第一时间告诉我们,让我们早做防备。让景染抓取恐吓信息而不让我们在第一时间接收到,反而会让我们放松警惕,更容易出事。”

    陈所也想到这一层,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你说的对,回头小景就把防护网撤了吧”,陈所说道:“现在的关键问题是保证你们的安全,我寻思先给你们调一下岗,让你们先做一阵儿内勤”。

    “我干啥都行”,孙磊很乖,内勤工作轻松,还方便他照顾家里呢。

    唐枭却道:“我没事儿,可以继续做外勤,不过我申请二十四小时配枪。”

    孙磊转头看她,一副看疯子的表情。

    二十四小时配枪,那一般都是刑警队重案组的特权,他们这些基层的民警别说二十四小时了,一个月能有机会配一次枪就不错了。

    陈所认真想了一会儿,“你先写个申请吧,得留个底才成。”

    这就算答应了。

    回头唐枭就写好了申请,当天得到审批,晚上下班就带着枪回了家。

    她带枪真的只是想防身,万万没想到,还真的有用到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