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有很多想说的话,到最后也只说出这两个字。『『ge.

    宋安泰笑笑,转回视线,“不介意我继续留在这里吧?你妈妈总担心你反对我们在一起,我觉得她想多了,相较于多一个后爸,你肯定更希望你妈妈快乐”。

    他话说的这么直白,显然早就猜到唐枭是知道他和李庆芬关系的了。

    唐枭坐过去,坐到病床的另一边,“你说得对,我怎么样都无所谓,只要我妈能幸福就好。我妈她怎么突然就晕倒了?上次体检还好好的”。

    “没什么大事,是累的,休息一下就好”,宋安泰回答道。

    唐枭十分纳罕,李庆芬每天的生活非常规律,她早已经习惯,怎么突然就累倒了呢!

    似乎是猜到她在疑惑什么,宋安泰解释道:“你们家突然多了两个新成员,你妈妈像养孩子似的养它们,最近虎牙身体不大舒服,你妈妈很担心”。

    “虎牙病了?”唐枭惊讶!

    虎牙病了她竟然不知道,回家李庆芬一句都没跟她说,张嘉辉也没说。

    宋安泰看看手表,“家里就虎牙和斗鱼,你妈妈醒来肯定特别担心,这边有我,你回去看看它们吧”。

    宋安泰这人真正接触起来会发现,他身上有一种领导的气质,说话特别的令人信服,根本找不到话来拒绝。

    “我把电话留给你,我妈醒来给我打电话”,唐枭说道。

    留完电话走出病房,唐枭并没有着急离开,她站在门口,偷听门里面人说话。

    没错,病房里面的两个人在说话。

    刚才还躺在病床上陷入昏厥的人,现在已经清醒过来,正对宋安泰抱怨,“枭枭来了,你怎么也不躲一躲?她肯定知道了”。

    宋安泰还是刚才那副温润的模样,轻笑着回道:“刚才枭枭的话你都听到了,其实她早就知道咱们的关系,你可别忘了,她是警察,还是个好警察”。

    没错,唐枭是个好警察,洞察力惊人的好警察。刚才她在病房跟宋安泰说话的时候就发现李庆芬的呼吸紊乱了一会儿,眼珠滚动,显然是已经醒了。

    醒了却不说话不睁眼睛,肯定心虚又尴尬。宋安泰应该也发现了,所以才让唐枭回家看着虎牙和斗鱼,这下好了,所有人都不用尴尬了。

    这个人,情商智商都很高。

    里面的人还在说话,不过声音越来越低,唐枭已经听不见。

    她其实只是想确定李庆芬没事,现在目的达到,她也没有久留,先回了家。

    当天晚上李庆芬就回家了,第一件事就是去看虎牙和斗鱼,完全没正眼儿看唐枭。

    唐枭问她身体怎么样她竟然都爱答不理的,注意力完全没在她身上。

    “哎呀,它们是不是水土不服啊?怎么到咱家就没有精神呢,是不是想以前的训导员了?”李庆芬摸着虎牙的毛毛忧心忡忡的说道。

    唐枭:……

    李庆芬肯定是故意不搭理她的,难道心里还觉得尴尬?

    既然都这么尴尬了,那就让气氛更尴尬一点儿吧!

    “妈,你跟宋叔的事儿,你是怎么想的啊?”唐枭直接问道。

    李庆芬转头看她,老脸都红了,翻着白眼儿瞪她,“你个死丫头片子,就不能装啥都不知道,你不知道你妈我会不好意思啊!”

    “我错了妈”,唐枭的态度非常好,但该说的话一句没少说,“反正您都这么不好意思了,那干脆就多说点儿呗,省得我下次问您又不好意思了”。

    李庆芬垂头看着虎牙,好半晌才说话,“我怎么样都行,可我不想别人背后说你”。

    “说我什么啊?”唐枭不明白。

    “我要是真的跟你宋叔定下来了,别人肯定要在背后说你还没结婚,我这个妈就着急嫁了。还有啊,你是警察,背景要干净,有个二婚的妈总归不好”。

    “那有什么不好!”李庆芬要不说,她还真不知道自己亲妈竟然有这样的想法,“妈,您想太多了,咱们自家的事儿,别人谁会说啊。再说,您的幸福最重要,我都无所谓。我本来就没有什么大志向,以后就安安稳稳的在小庄桥待着也挺好”。

    李庆芬叹口气,“你还太小,不懂人言可畏。当年你爸刚走的时候,我带着你,背后有多少人指指点点,等着看咱们娘俩的笑话,我是真害怕了”。

    “别怕”,唐枭上前抱住李庆芬,轻声说道:“妈,人这一辈子没灾没难的也就活那么多年,要是总在意别人的看法的话自己活着多累,那这辈子不就亏了吗。我好好的,您也好好的,咱们把日子过好比什么都重要”。

    “你不听话,当外勤民警,还找个消防员男朋友,就这两点我这辈子就好不了了,得替你操心死!”李庆芬推她,力气明显没有动作大。

    听出李庆芬说话的语气明显轻快不少,唐枭总算有放心点儿了。

    于是,她又把话题转回来了。

    “妈,您跟宋叔到底是怎么打算的啊?您就说说呗!”她执着的问道。

    李庆芬手上加力,推开她,站起身来,“能有什么打算,等你结婚了再打算呗”。

    “那我明年结婚,行不行啊?”唐枭试探着问道。

    李庆芬瞪她,“哼”一声,扭头走了。

    第二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唐枭把这事儿跟晏梓非一说,让他帮忙分析李庆芬到底是什么心思。

    然而,晏梓非的重点完全不在这上面。

    “你想咱们明年结婚?”他不可置信的问道:“你年纪还小,我还以为你不愿意这么早结婚呢!要是明年结婚的话,咱们还没婚房,我得抓紧看房了啊!你喜欢什么地儿,我看看那里有没有合适的房子。还有……”

    “停!”唐枭马上打断他,让他继续说下去,说不定都要张罗婚礼了,“你想太多了,我就想试试我妈是什么态度才这么说的”。

    晏梓非很是失望,“原来是这样啊”。

    沉默了一会儿,他又带着一丝期冀问道:“如果我在年中之前让阿姨同意咱俩的事儿,明年结婚有没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