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枭狐疑的看着他,“只要你想回去,咱们能想出一万种方法,你却要带我去开房,你打的什么主意?”

    晏梓非脸皮厚的一点儿没有坏心思被拆穿的羞窘,还特一本正经的解释道:“你怎么能这么想我!我这不是怕你累着,想早点儿找个地方让你休息吗。『『ge.”

    他还委屈上了。

    唐枭已经百分之一百确定他有坏心思了,看看手表,“那行吧,咱们步行去前边找地方住”。

    晏梓非:……

    梦想实现的太突然,有点儿懵圈。

    俩人来了一个四十多分钟的急行军,终于找到一个又小环境卫生又差的小旅馆。都不用特意安排就是偶像剧的情节,小旅店只剩下一间房了,还是大床房!

    晏梓非觉得老天爷都在帮他,这大晚上的和自己女朋友不仅睡一间房还睡一张床,要是不发生点儿什么他还是男人嘛!!!

    结果,还真就什么都没发生。

    房间脏的简直没法住人。一股难以形容的味道,厕所坐便池里都是污垢,洗手池也脏脏的,白色的床单被罩已经泛黄,还有洗不净的污痕,都没法躺下。

    “就这破地方还敢收我二百块钱,回头我一定要举报!”晏梓非站在房间里,气愤又失望的说道。

    唐枭想笑,又怕刺激他,让他面子上过不去,用了很大的劲儿才把笑憋回去。

    一晚上,俩人啥也没干,就坐在床沿儿看电视了。

    第二天一早兵分两路,晏梓非找人修车,唐枭叫车送自己回单位。

    她让张嘉辉把警服带到单位,给她衣服的时候,张嘉辉压低声音揶揄道:“你们胆儿挺肥啊,阿姨还没松口呢你就敢出去过夜,你是不知道阿姨的脸有多黑,她就是没车,有车的话肯定开过去把你拉回来”。

    “我都跟她解释过了,意外,没办法”,唐枭打了个呵欠,解释道。

    昨天玩儿一天,晚上又没睡,她现在的样子有点儿憔悴,张嘉辉便提议道:“要不你今儿请个假,回家好好睡一觉吧”。

    所里本来人手就紧张,不加班就不错了,还想请假?没门儿。

    刚换好衣服,事儿就找上了门。

    指挥中心的调度电话,她和孙磊负责的区域两家人因为一点儿小事儿吵了起来,影响很不好,让他们过去处理。

    去的路上,孙磊忍不住抱怨道:“你说我一个五大三粗的爷们儿,成天处理这种鸡毛蒜皮的事儿,我会不会变得跟小张似的”。

    小张指的是张嘉辉,他最大的特点就是娘,他从不掩饰更没想过去改变自己,所以所里的人老拿他这个特点说事儿。

    他自己不在意,作为他的朋友,唐枭自然也不能说什么。

    “我宁愿辖区内只有这种鸡毛蒜皮的事儿也不出大事”,唐枭回道。

    一句话把孙磊所有抱怨的话都堵了回去,他看了唐枭一眼,吐槽道:“跟你说话就没有跟胖子说话有意思……”

    孙磊成功的把天儿聊死。

    到地方之后,那两家人还在吵着呢,谁也不让谁,人声狗声此起彼伏。

    他们还是挺给警察同志面子的,没有继续吵,反倒是争相向警察同志诉苦。

    两家人都养了狗,巧合的是都没给狗做绝育,遛狗的时候一家的公土狗和另一家的母品种狗搞到一起,母狗怀孕了!!!

    养母狗人家很不乐意,人家是打算让自家狗找同品种的狗配,生下来小狗卖钱的。

    一条品种幼犬几千块钱,养母狗这一家觉得自家亏了,找养公狗这一家算账,要他们赔偿损失。

    赔偿的方式人家都想好了,他们家狗生出几只小狗,另外那家人就赔偿他们几只品种幼犬的钱,生下的串串幼犬也归另外那家人处理,他们不管。

    养公狗那家人当然不同意,几次磋商无果,今儿就吵了起来。

    幸好两家人都是嘴上功夫厉害的,没有动手。

    这事儿该怎么处理呢?唐枭和孙磊都有些懵。

    孙磊被两家人问的脑袋晕晕,回了一句,“人家自由恋爱结婚生子,你们不想着怎么把小狗养好就想着钱了?平常一口一个儿子闺女的叫着,跟真事儿似的,到了关键时候怎么就不是那样了呢。”

    唐枭也顺着他的话说道:“谁家家长养闺女为的是闺女生孩子卖钱?你们舍得卖自己外孙外孙女?”

    俩人一唱一和,把养母狗那家人说的无话可说。

    养公狗那家人刚要得意,唐枭又开口说道:“你们儿子在外有了孩子你们不管?”

    最终,两家人同意坐下来继续商量这件事,并且保证不再吵架。

    事情调节到这里也就差不多了,剩下的事情真的只能靠这两家人来协商解决,唐枭和孙磊没有权力裁定这件事到底哪家该负责。

    好在两家人还算懂道理,愿意听他们的劝。

    处理完这件事,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中午连午饭都没吃上。

    回办公室喝口水,气儿都没喘匀,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家里的座机号,这个时间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李庆芬应该不会给她打电话。

    她马上接起来,传来的却不是李庆芬的声音。

    “枭枭啊,你快回来吧,你妈晕了,刚让救护车拉走”,邻居大婶儿着急忙慌的说道。

    唐枭都忘了问她妈去了哪家医院就慌里慌张的挂了电话往外跑。

    坐上出租车才想到不知道该往哪儿去,又赶紧拨回去,赶到医院的时候,李庆芬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住进vip病房。

    唐枭以前真还不知道医院竟然还有vip病房,比前世她在部队受伤住的医院还高档豪华,跟酒店似的。

    当然,这样的病房也不是什么人都能住的,李庆芬能住进来多亏宋安泰。

    唐枭走进病房,就看到宋安泰坐在病床边,握着李庆芬的手,静静的看着她。

    画面有点儿美好,唐枭觉得自己进来的不大是时候。

    宋安泰回头看看她,并没有松开李庆芬的手,只对她笑笑,“你妈没事儿,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