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二线城市火车站附近、公园、广场、步行街等公共场所常年活跃着一群年纪五十岁往上的妇女,她们会对往来的年长或外来打工男子下手,带他们去方便的地方进行xing交易。『→お℃..

    交易的价钱低廉的让人怀疑人生,有时候就算不给钱给买点儿水果面包火腿肠什么的也可以。

    所谓方便的地方,自然不是宾馆酒店小旅店这样需要花钱的地方,而是随便找一个相对隐蔽的地方,比如公园荒僻之处、郊外小树林等。

    还有脸皮厚一些的,干脆就在公共场所的长椅上又搂又抱又摸,简直不堪入目。

    当地警方介入之后逮捕了三十几名从事该行业的妇女,了解到她们也都有家庭,儿女成家,有的连孙子孙女都有了,出来做这个家里的丈夫竟然是知道的!

    唐枭感觉整个人都要炸裂了。

    就为了那么点儿钱或东西,连老脸都不要了,着实可怕!

    老钱太太年纪太大,就算判刑最后也是不予执行,所以最后老赵只对她进行了批评教育。

    母子两个离开后,唐枭又在老赵的授意下联系了王大伟常去那地儿的派出所,通报案情之后,那边会有什么行动全都看那边的警察怎么打算了。

    两天后,唐枭得到消息,那地儿的派出所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清查,买的和卖的统共抓了一百多人,惯犯予以重罚,其中就包括王大伟看上的女人。

    为了防止该行业死灰复燃,当地派出所加派警力加强管理,效果肯定是有的,至于多显著那还得观察一段时间才能知道。

    唐枭自然没有时间和精力观察这些,公务员考试在即,她恨不能把一分钟当成两个一小时来用,除了上班吃饭睡觉其他的时间几乎都在看书学习。

    好在李庆芬不会指使她干活打扰她学习,不是李庆芬良心发现,而是有晏梓非打掩护。

    自己在做什么都跟唐枭交代之后,晏梓非一不做二不休,除了睡觉和执行任务的时候,其他时间几乎都用来讨好丈母娘。

    丈母娘在家,他自然也要跟回来,晚上唐枭下班回来他们还能在家见面。

    他把李庆芬要指使唐枭干的活儿都干了,李庆芬在家里绕了好几圈儿,愣是找不到活干,没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唐枭看书学习。

    京都地区的公务员考试时间在十二月份,一眨巴眼儿的时间就到了。

    所里不止她一个临时工,要参加考试的统共有四人,三个报考分局派出所一线执法岗位,竞争有多激烈可见一斑。

    考试那天的早上,张嘉辉好像比她还紧张,絮絮叨叨交代好些考试注意事项,李庆芬嘴上说着肯定考不上,还是悄摸的给她煮了两个鸡蛋买了一根烤肠。

    晏梓非亲自送她去考场,上午考完又接她去吃饭。她这试考下来,自己没觉得怎么样,可把身边的人都折腾够呛。

    唐枭虽然挺在意成绩,考完了倒也没有纠结,就安心的等待成绩公布,照样按时上班努力工作。

    似乎是配合她的考试,这段时间小庄桥派出所辖区格外的消停,消停的老赵都觉得不正常。

    “我当警察这么多年,好像还从来都没这么清闲过”,老赵坐在自己位置上,一边看网络通缉犯的头像一边感慨道:“以前忙的时候就希望事儿能少点儿,现在事儿少了,又浑身都不自在,我果然是劳碌命”。

    之前备考有事情做唐枭倒不觉得怎么样,现在一放松下来,她竟也觉得浑身不自在。

    “哎,师父,我出去转一圈,您去吗?”她问道。

    旁边的孙磊和胖子都像看神经病似的看她。

    老赵摆摆手,“你去吧,我把这些通缉令看完”。

    唐枭推着派出所的自行车,刚出大门儿,迎面撞上几个胸前红领巾格外鲜艳的小学生。

    “小朋友,有什么事儿吗?”她尽量和蔼的问他们。

    其中个子比较高的女生说道:“警察阿姨,我们在放学路上捡到一个包”。

    说着,她打开自己的大书包,从里面拿出一个女士挎包来。

    唐枭对什么品牌包并不了解,只觉得这包手感不错,打开一看,好家伙,满满当当都是钱。

    现在都流行移动支付了,好些人出门都不带钱包,更不要说带现金了,这失主心可挺大,装了一包钱不说,竟然还把包弄丢了。

    唐枭把小学生们带进派出所,问清楚捡包的经过,做完笔录,又亲自送他们回了家。

    等她再回所里的时候,老赵已经通过监控确定失主。

    唐枭盯着监控上的女人瞅了一会儿,“师父,我怎么觉得这女的这么眼熟呢!”

    老赵摸着下巴,“我也觉得眼熟”。

    师徒俩瞅半天,唐枭突然一拍桌子,吓的孙磊和胖子直接从椅子上窜起来。

    “我想起来了”,她有些兴奋的说道:“这女的是不是最新发来的a级通缉令上那个?我看着特别像!”

    老赵还没关通缉令的页面,马上把所有a级通缉令中的女性通缉犯的照片及资料打印出来。

    拿过来一比较,嘿,还真是。

    犯罪嫌疑人:褚一红

    曾用名:楚楚

    性别:女

    出生日期:1983.2.21

    身高:164cm

    ……

    这个褚一红可不简单,小学都没上过的文化水平,前前后后拐了五十多名女大学生,她的同伙都已经被警方抓获,只有她在逃。

    一般逃犯都会逮小地方逃,她胆子可真不小,竟然逃到首都来了。

    “这么嚣张,必须逮她”,胖子摩拳擦掌。

    孙磊怼他一胳膊肘子,“你可消停点儿吧,这是人老赵和小唐的案子,你掺和什么”。

    孙磊自然不是想挑事儿,他是不想胖子去抢功。

    抓a级逃犯是有嘉奖的,当然是谁发现归谁。

    老赵还能看不出他们的小心思吗,笑笑没吱声。

    就唐枭不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一边继续查看监控一边说道:“反正你们都闲着,那就一块儿抓呗”。

    老赵瞅着自己傻徒弟,无奈的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