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这种东西,杜小雨肯定是听过的,但像是这种小剧场的相声,她还真没怎么接触过。ω δwww..

    原本也就是无聊打发时间的方式,没想到刚开场,杜小雨就彻底被吸引住了。

    “诶,这些人说的相声跟电视里看到的不一样啊。”杜小雨轻轻的杵了杵程煜,程煜麻木不仁的动也不动。

    不过杜小雨也没介意,台上的两个人包袱不断,跟台下的观众也一直保持着互动,杜小雨很快就被吸引住了,根本无暇顾及程煜的异常。

    虽说程煜在国外呆了那么多年,但是早几年回国的时候,程青松带他来过这里几次,他第一次接触到这种相声的时候,其实跟杜小雨的反应如出一辙。

    程青松告诉他,十多年前横空出世了一个叫郭德纲的人,他组建了一个相声团体,叫做德云社。自从郭德纲大红大紫之后,很多原本名不见经传的相声演员,也开始纷纷出名,其所参与的相声团体也就跟着出名了。

    包括眼下这个,其实是吴东本地的一个相声团体,两个最主要的相声演员,同时也是吴东本地电台的主持人。

    程煜在美国的时候,原本就会经常游荡于国内的网站,他也只有用这样的方式保持对国内情况的了解了。

    德云社真的很火,程煜没费什么力气就在网上搜到了一大堆德云社的相声,其中以郭德纲的为主。

    眼下这个名为开心茶馆的相声园子,他们平时各自都有各自的工作,只是周末的时候才会开园说说相声,水平参差不齐,最好的其实也非常有限。加上他们平时也没什么时间搞段子的创作,是以相声里那些频密的包袱,一部分来自于各种段子类的网站,一部分干脆就是来自于郭德纲以及他的德云社。

    因此,让杜小雨哈哈大笑的相声,对程煜来说都是老梗,自然无法吸引他的注意。

    这也并不是程煜魂游天外最主要的原因,他主要还是在思索,为什么刚才那顿饭,他所获得的积分会那么多。

    从单纯的钱的数量上来说,这笔积分所消耗的金钱总数,排在程煜这几天来第二位。

    第一的当然是那个至少上百万的诉讼纠纷免于出现。

    而从积分的多少上,也排在第二位。

    第三多的,如果不考虑因为识破了汽修店老板几乎可以算是讹诈的狮子大开口,似乎也是飞机上升舱那一次。而汽修店那次,其保养造成的消费带来的积分其实只有五分,比较高的十三分则是来自于还价的行为。因此,这十三分,是对他的行为进行的奖励,而不是省钱。

    关于这一点,程煜早就有过总结。

    之所以还价之后付账,会让他得到两笔积分,是因为神抠系统将他的一次付账分成了两次行为来对待。

    其中一次当然是付钱,如果这笔钱最终还是他自己掏的,那么就不会产生这笔消费造成的积分了。

    而讨价还价并且最终让总价降低的行为,毫无疑问是必然会得到奖励的。

    这也就是为何他在商场的时候,成功的忽悠了两个人,得到了打折的机会,可却只享受到了因为连续两次打折而造成的连续两次积分,而并没有因为买单的行为再度得到积分的原因。

    除了那笔一百分的积分,这一次的三十五分,跟其他的比较起来,可以算作是一个质的飞跃。

    程煜觉得,自己有必要弄清楚这笔积分为何会如此之高,一旦了解了,他今后的抠门行为,毫无疑问就可以省时省力的做到简单化。甚至于两天只需要做一次抠门的事情就行了,这三十五分,其实已经无限接近两天的生命了。

    虽说抠门这件事,程煜已经渐渐的得心应手,但这终究并非长久之计,这么三分五分的抠着,程煜几乎要耗尽一天的时间才能勉强完成,那他还要不要正常的生活了?还要不要工作了?每天就这么抠啊抠的,时间长了只怕身边一个朋友都没有了。

    可是前思后想,程煜也始终没能看出这次的积分如此之高的原因。

    省下的钱比较多,这当然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但程煜确信,这绝不是至关重要的那个点。而且,省下的钱如果不足够多,其实很难对积分的多寡产生绝对的影响。毕竟,这几天,程煜经历了太多省下几十元和省下几百元最终所获积分几乎相同的情况。

    程煜认为,只有当抠下的金额超过一万之后,钱的数目才会对积分真正产生影响。

    那么按照升舱那次三万多十一点,这次五万多充其量也就是十五点附近,可他却切实的得到了三十五点积分。

    程煜回想着自己这几天来所有的抠门行为,除了升舱和刚才那顿饭,其余的几乎全都是为了抠门而抠门。

    消费行为都是必须进行的,或者说至少是有其进行的需求的,只有产生需求,消费中所产生的抠门行为才会被神抠系统认可。而像那次蓄意购买外卖的行为,则是被神抠系统视为浪费,因此罚没了七点积分的。

    这所有的抠门行为当中,似乎只有升舱和刚才那顿饭,其实并不是完全属于必要需求。

    当然,吃饭也算是必要需求,但又有不同。当时如果不是程煜和杜小雨达成了某种协议,程煜相信那顿饭最终可能也就吃个两三千元,至少那瓶价值数万的红酒是不会出现的。

    因此,吃饭是必要需求,但导致这笔五万多的账单出现的,其实并非必要需求。

    而这两次的事件,究竟有什么相同之处呢?

    程煜想了许久,似乎找到了一点儿共同点。

    升舱,管路付的钱,他的目的很简单,是为了让程煜帮他讨要孟伊人的联系方式,程煜从机组那里得到的茅台,其实就算是添头了。

    而刚才那顿饭,也可以算是杜小雨有求于他才会心甘情愿的掏钱请客的,哪怕在饭后为了谁买单这件事,杜小雨还吐了几句槽,可最终程煜说服杜小雨买单,也是因为杜小雨有求于程煜。

    似乎,如果为你花钱的那个人,有求于你,而他花在你身上的这笔钱,完全就是为了表达对你的谢意,那么积分就会高一些。

    又或者,反过来说,程煜利用自己本身的能力,帮了某个人的忙,那么,对方的答谢行为产生的抠门积分,就会比较高。

    如果这个猜测成立,那么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帮着杜小雨欺瞒她的父母,这个忙的价值,毫无疑问远超帮管路要个联系方式。

    也正因如此,这次的积分才会这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