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广年被程煜气的呼呼直喘气,他也不明白,自己跟这个儿子怎么就这么犯冲,不见面还好点儿,一见面一定会掐起来。『→お℃..

    程煜其实也知道自己今天有点过分,但他心里也憋着一股气。

    原本就是个几乎被判了死刑的人了,要不是在飞机上得了个神抠系统,他大概只剩下……程煜下意识的看了看脑子里的光屏,左上角的倒计时,显示的是8d15h23'36“,这也就是说,如果不是靠着神抠系统兑换了五天的生命,程煜现在就只剩下不到四天可活了。

    原本已经是行将就木之人,可还没见着自己的父母呢,就听到程广年隔着门的那句呵斥,一时间,整个十年在美国的委屈,完完全全的迸发出来,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是程广年,这叫程煜怎么能够心平气和的跟程广年交流?

    宁可竹两边安抚了半天,总算是让这对父子能够正常的对话了。

    程广年问道:“怎么提前了这么多时间毕业?”

    “读书的事儿您就别操心了,我从小学到大学,向来品学兼优,我大一的时候就憋着要提前毕业,所以第一年就把能选的课全选上了。这么说吧,要不是因为两年的时间凑不出整个大学期间足够的课程,我去年就回来了。”

    宁可竹怕程广年不高兴,插嘴道:“咱儿子就是这点好,读书的事儿从来没让咱们操心。南加大对别人来说是顶级名校,可对咱们煜儿,那就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程广年看了自己夫人一眼,哼了一声:“罗杰斯教授是你的导师?他这么大的一个专家,怎么会给你们本科阶段上课?”

    “他就是带带我们的论文,偶尔给我们做个讲座,三年了,办了五六场讲座吧。哪有可能给我们上课。”

    “但是他看了你的论文之后,想要让你做他的博士生,有没有这回事?”

    美国有很多学校,本科毕业之后可以直接申请读博,大致上相当于国内的硕博连读,过关之后直接办法博士学位。

    程煜点了点头,轻松的说:“有啊,但是我给拒绝了。”

    宁可竹一听就愣住了,她连忙拉过程煜的手,说:“煜儿,你和你爸说的是那个全美著名的罗杰斯教授?”

    程煜点了点头,程广年哼了一声,宁可竹急道:“他主动跟你提的让你读他的博士?”程煜再度点点头,宁可竹越发着急:“那你怎么拒绝了呢?罗杰斯教授,那可是全美都知名的经济专家啊!”

    没等程煜开口,程广年就道:“小竹啊,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跟罗杰斯教授的助理联系过了,他表示罗杰斯教授很喜欢这个浑小子,虽然被拒绝了,但只要这小子回去,罗杰斯教授还是愿意带他这个学生的。”

    宁可竹听罢,这才放心的说:“煜儿,这种机会不常有……”

    程广年也道:“我跟那边说好了,反正也不急于一时,既然这小子回来了,就先在家里待几天。一周之后,再回美国,到时候咱俩也一块儿去,正好跟罗杰斯教授见一面。”

    程煜很是坚决的说:“要去你们自己去,我不去!”

    “这儿轮不到你做主。”程广年的家长主义很严重,根本就没打算跟程煜商量。

    “别的事我可以听您的,但是这件事,我告诉您,没门儿!”

    程煜说罢,长身而起,直奔大门而去。

    “程煜,我也告诉你,你必须给我回美国读这个博士,否则的话,你以后别想在我这儿拿到一分钱!”

    程煜听罢,停下了脚步,缓缓回过身来。

    程广年和宁可竹以为他被吓着了,毕竟,像是程煜这样在经济上向来大手大脚的人,最受不了的就是被断了经济来源。

    可是,很快夫妻俩就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程煜好半晌没开口,只是望向他们二人的眼神显得很复杂。

    眼神里,有种说不出来的东西,有愤怒,有不甘,还有几分忧伤,但并没有以往见到过的屈从。

    程煜缓缓开口:“程总,咱俩到底有什么仇?以至于您非得把我赶出家门?我刚回来,对国内还不熟悉,我恳请您给我一个月的时间熟悉国内的环境。时间到了,不用您赶,我自己收拾东西滚蛋。但是想让我回美国,绝无可能!”

    这一次,程煜彻底离开了这幢房子,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愤怒,他平静的关好房门,留下程广年和宁可竹在客厅里面面相觑。

    回屋之后,程煜把手机充上电,屏幕刚刚点亮开机,就收到了一条微信。

    点开一看,是管路发来的,他说他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让程煜记着点帮他开门,这深宅大院的,他进不了。

    程煜顺手回复:你到门口按一下门口的门铃,看到是我的车,会有人帮你开门的。

    想了想,程煜又发了一条微信过去:回来之后找我一下,我在走廊顶头的露台上。

    把手机扔在床头充电,程煜冲洗了一下,换了身睡衣,然后来到走廊尽头的露台,开了一瓶酒,独自坐在微凉的夜风里,对着已经看不清的湖面慢慢的喝着。

    不大会儿,管路找来了。

    “程煜,哪儿呢?”

    “这儿呢,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会多献献殷勤。”

    “别提了,人家说明天一早还得去述职,我一想这一路也的确挺累,就把她送回去了。”

    “喝点儿?”程煜也没心情关心管路的事,刚才纯粹是顺嘴一问。

    管路缓缓走了过来,拎起桌上那瓶麦卡伦30年,很是戒备的问:“这酒不便宜吧?好几万?”

    程煜摆摆手,道:“管他呢,喝呗,以后怕是也没机会喝咯。”他想的是自己今儿跟程广年闹成那样,以后保不齐就得自己赚钱,这好几万一瓶的酒,当然是喝不起了。

    可管路听了,却完全没有这么理解,毕竟他认识程煜以来,程煜的性格可谓奇葩。

    管路琢磨着,别是这瓶酒程煜是叫人送过来的,还没给钱呢吧,现在只等他喝上一口,然后程煜就赖上他了。毕竟,以程煜那么抠门的个性,怎么可能喝这种好几万一瓶的威士忌?

    “我觉着还是算了,几万块一瓶的酒,让我买单还真是有点肉疼。”

    程煜扭脸看了管路一眼,知道他误会了,但也不能怪管路误会,只得一翻白眼:“酒是家里的,不用你掏钱。”

    “我说,你家里人不会都跟你一样吧?”管路如履薄冰,他还真怕整个程家都是葛朗台。

    程煜被管路气乐了:“不喝滚!”

    管路这才嘿嘿一笑,他也知道这种可能性不大,连忙给自己倒了杯酒。

    两人碰了碰杯,喝了一口,程煜发现,自己的心情居然好多了,跟管路这家伙在一块儿,倒是总能让心情变得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