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的佣人仿佛早就知道程煜一回来就会是这样的情况,开了门之后她喊了声“小少爷”就低着头忙不迭的离开了客厅。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程煜迈步而入,脸上早就挂上了灿烂的笑容。

    “爷爷!妈!我回来了!”然后快步跑向满头银发的程青松,唯独漏掉了程广年。

    程青松的反应却并不大,他只是抬起头看了看程煜,点点头,脸上挂着慈爱的笑容。

    “煜儿啊,放学回来了啊,功课做完了没有啊,你好像又长高了……”

    程煜歪了歪嘴,自从老头儿两年前得了老年痴呆之后,就总是这模样,时好时坏,不过今天看起来似乎情况比之前又严重了一些,倒是没有忘记程煜,可还把程煜当成那个小学没毕业的小孩儿。

    在这种情况下,老头儿是最不能受到刺激的,程煜当然也就顺着他的话,站在他身后,一边帮他捏着肩膀,一边说:“那点儿功课,我早就写完了。”

    “写完了就好,写完了就出去玩会儿吧。”

    这话一说,程广年急了,程煜这小子回国之后几乎没在家里呆,一回来就开着车跑了出去,等了他半天好不容易等到他回来,这又被程青松放出去了怎么弄?

    程广年赶忙出言阻拦,他还真怕程煜顺着老头子的话就跑了:“他已经在外边玩够了,爸您早点上楼休息吧,我找煜儿说点事。”

    程青松一板脸,道:“煜儿才多点大,他能跟你说什么事儿,小孩子,你该让他多玩玩。煜儿,别理你爸,该出去玩就出去玩。”

    程广年无奈的摇着头,却把目光落在程煜身上,眼神里的意思是你小子敢趁机溜走我打断你的腿。

    程煜倒也没想走,好容易回来了,这还没跟自己的母亲聊两句,干嘛要走?

    于是他对程青松说:“爷爷,昨儿的评书说到哪儿了?今天的时间是不是到了?”

    程青松年轻的时候就爱听评书,上了年纪,尤其是得了老年痴呆之后,更是抱着半导体不撒手了。这段时间以来,家里人好容易想办法把他的半导体换成了一个平板电脑,下载了一堆评书。这样老头儿就不用等着电台的评书时间,啥时候想听,啥时候就能听。

    老头儿一听,果然紧张了,下意识的想要看时间,嘴里嘟囔着:“哎呀,评书快开始了,昨儿听得是三侠五义,说得好啊,我得回屋听评书去。”

    程煜赶忙道:“那我送您上去。”

    程煜的母亲宁可竹也站起身来,帮着程煜一起把程青松送上了楼。

    从老头儿房间里出来之后,宁可竹才带着埋怨说道:“你这小家伙,从美国回来这么大的事,怎么不先跟我和你爸打个招呼?”

    程煜咧嘴一笑,拉起母亲的手,说:“妈,我敢打赌,我要是提前跟你们说,你们指定找出一堆理由让我在美国多呆些天。我已经毕业了,虽说学位证还没拿到手,但那得等到统一的时间才能拿,您儿子这是聪明绝顶提前毕业了。那我还不得赶紧回来看看您和爷爷?”

    “少拍马屁!”宁可竹嗔怪着打了程煜的手背一下,“既然是要回来看我和爷爷,怎么一回家就往外跑?”

    “这不是凑巧么?飞机上遇到个朋友,他正好到吴东有点事,我就安排他住我们家了。那您说,我总不能把人领回来了就不闻不问吧,陪他出了趟门,我这不是也尽快赶回来了么。妈,您想我没?”

    “你这傻孩子,天底下哪有当父母的不想自己儿女的?”宁可竹说着话,捏了捏程煜的脸,眼角倒是有些波光粼粼,显然是看到儿子有点激动。

    可程煜却是耸了耸肩膀,说:“要说您想我,我倒是信,但我爸,呵呵……”

    “你这孩子,就不能少跟你爸怄点气,他每天那么忙,你们父子俩一年都见不到一两回,吵什么吵?”

    程煜无奈的摊开双手,说:“我倒是不想跟他吵,可架不住他饶不过我啊,咱一下去,他肯定得教训我您信不信?”

    顿了顿,程煜又说:“再说了,我们一年见不到两回面,怪谁啊?还不是他,铁石心肠的要把我扔在美国,您说想把公司的事儿放下到美国照顾我他都不让。有时候我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我亲爹……”说完又觉得不好,这话仿佛把宁可竹骂进去了,于是赶忙摆着双手解释道:“不对不对,肯定是亲爹,妈,我不是说您……”

    宁可竹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伸手就在程煜脑门上轻轻打了一下:“你这小子,跟你妈也敢开荤玩笑?”

    “我这不是说溜嘴了么,我主要是想投诉程总不知道怎么给人当爹。”

    宁可竹翻了翻白眼,自己也笑了,拉着程煜往楼下走,边走边小声说:“煜儿,你待会儿跟你爸好好说话,不许犯浑啊!”

    “那得看他的态度。”

    宁可竹捏了捏程煜的手,心里微叹,心道免不了还是要发生争吵的。

    下了楼之后,程煜和宁可竹坐在同一张沙发上,拿起母亲的茶杯喝了一口,身体往沙发上一靠,口中道:“还是家里舒服。”

    宁可竹看看喝空的茶杯,拿到厨房去准备加点热水。

    程广年看了在沙发上很没有坐像的程煜,哼了一声,道:“回来了干嘛不在家呆着,又跑哪儿野去了?”

    “程总,我说您能不能好好聊天?明知道我带了个朋友回来,这不是陪他出去转悠转悠,我总不能把朋友扔那儿吧。”

    程广年提了一口气,最终还是忍了下来,道:“嗯,朋友,朋友为什么不安排在家里的酒店,还非得带回家来?”

    “咱家这么大,缺一间客房么?我就乐意让朋友住家里,程总,您每天在公司日理万机,您还嫌管的事不够多啊?”

    “程煜,你给我正经点儿,少拿在美国那套雅痞的德行对付我!”程广年越看程煜就越是来气。

    程煜懒洋洋的一耸肩膀,道:“这也是拜您所赐啊,要不是我那么点儿大就被您扔在地球另一面,我也学不会这些。现在您反而倒打一耙怨上我了!”

    “在美国有什么不好?短了你的吃还是短了你的喝?就你每年在美国糟蹋的那些钱,都够别人家过上半辈子的了!”

    “您让一个未成年人自己管钱,还要求他像成年人那样井井有条,程总,您说这合适么?”

    “你……”程广年彻底被激怒,一拍桌子,宁可竹刚好倒完水回来,来不及放下茶杯就过来阻拦。

    “煜儿,你好好跟你爸说话,别这么没大没小的。”宁可竹假意呵斥着程煜。

    程煜幽幽的呼出一口气,道:“我十二岁,他就谆谆教诲,告诉我,程煜你已经是个大人了,你必须习惯一个人照顾自己。我十二岁就是大人了,一晃十年,我这就算步入中年了,怎么又说我没大没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