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路已经陪着孟伊人办好了入住手续,他本想自己干脆也开间房算了,现在他是一点都不想再住到程煜家里去了。『『ge.跟程煜在一起,比住酒店贵多了。

    可是,当孟伊人看到他也掏出了身份证的时候,却是冷冷的问了一句:“你干嘛?”

    “我也开间房啊,不然我住哪儿?”

    “程少应该给您安排了住的地方吧?”

    管路嘻嘻一笑,道:“我这不是想着可以住的离你近点儿,咱们也方便点儿么?”

    对于管路这样明显也是个富二代的家伙,孟伊人总归还是有些戒心的。

    而且,这句话,经由管路这么嬉皮笑脸的方式说出来,总让人觉得其中有所暗示。

    孟伊人面色一寒,咬着嘴唇说:“管先生,我们似乎还并不是太熟悉……”

    管路一愣,很快意识到,孟伊人可能误会了自己那句“方便点”的意思……

    他赶忙摆着双手解释:“伊人,你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

    可孟伊人的眼神,却分明在说着三个字——我不信!非要说眼神透露的含义多一些,那也只是“你不是那个意思你又是怎么想到那个意思的”这样。

    很复杂,也很尴尬。

    “说了你可能不信,程煜那个人太抠门了,虽然他安排我住在他家里,但是,就我比你先到吴东的这么会儿工夫,我已经花出去好几千了,这比在酒店住可是要贵得多了。”

    管路觉得这么一解释,孟伊人应该会相信自己了,他忘了一点,这世界上,除了他和程煜自己,根本就没人会相信程煜抠门。

    孟伊人听到这话,脸色更加阴沉,她咬着嘴唇,问:“管先生,您是不是觉得我们这些出身普通的女孩子,都特别的傻?又或者,你们会把这称之为单纯?”

    管路一头雾水,挠着头说:“什么意思?”

    “门外那辆车,是程少的吧?”孟伊人指着酒店大门说。

    管路点了点头,他刚才已经成功的利用那辆车装过逼了,他也没真的打算欺骗孟伊人,更何况孟伊人肯定能猜到那辆车的主人究竟是谁。

    “程少连那么昂贵的车都舍得借给你开,你居然还在这里诋毁他抠门?而且还是占你那区区几千块钱的便宜?管先生,我不知道您家里的经济状况如何,但是,能坐得起国际航班的头等舱,想必也是非富即贵的。几千块而已,对我们这样的人来说是一个礼拜的收入,对更多的人来说是半个月乃至一个月的收入,可是对你们这样的富家子弟来说,连顿饭钱都算不上。程少邀请您住在他家里,还把他的车给您开,您怎么好意思在他背后这样说他?”

    管路呆住了……

    呃……

    百口莫辩啊!

    可是,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信么?

    管路知道,无论自己怎么说,估计孟伊人都不会相信。事实上,如果不是一路以来被坑了那么多次,管路自己都无法相信,像是程煜这样家里给他买辆跑车都是柯尼塞格的人,居然会坑自己那区区几千……哦不,是总共不到四万块钱。

    一句麻卖批就在嘴边,管路却不知如何倾吐,而眼前的佳人还是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管路就只觉得一口老血涌上咽喉,他真想抓住程煜,将这口老血全都吐到他嘴里去,还得逼着他咽下去才能消了管路心头的气。

    左思右想,管路也知道自己无论怎么解释都没用,他看看气红了脸的孟伊人,猛地一跺脚,说:“我叫程煜自己跟你说。”

    管路这也是瞎了心了,他怎么能指望程煜承认自己抠门呢?

    几步跑到了大堂吧,管路一把拉起程煜,也不说话,就带着他往前台那边走。

    程煜懵逼中:“你干嘛呢?”

    管路还是不说话,一直将程煜拖到了孟伊人面前。

    “你自己告诉她,你是不是个很抠门的人?”管路大义凛然。

    程煜皱了皱眉头,心说这家伙别是有病吧?我为什么要告诉她我是个抠门的人?

    关键程煜怎么也不可能想到发生了什么,自然也就没有帮管路两肋插刀的心,否则,他也并不介意委屈一下自己,毕竟管路说的也算是事实。

    于是,程煜挠挠头,说:“你们这到底是几个意思?”

    他其实只是想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可孟伊人却分明觉得,管路肯定是仗着程煜这人好说话,觉得程煜肯定会帮他圆谎所以才来了这么一出。

    而管路却更加理直气壮的说:“你就承认你抠门就行了!”

    这话,就更让孟伊人认定,管路是在利用程煜的好脾气——不得不说,孟伊人在瞎心这一点上,跟管路还是很般配的。

    “你够了!”孟伊人一跺脚,然后对着程煜说:“程少,您别介意。”然后她又对着管路说道:“管先生,请您自重,不要再利用程少的善良了!”

    他?!

    善良?!

    你确定你跟我说的是同一个人?!

    管路只觉得自己可能是流年不利以后出门要多看看黄历……

    姑娘,你真的是太单纯了,你不要被程煜那貌似纯良的外表给欺骗了啊!——管路这一刻泪流满面。

    程煜也看出孟伊人似乎带着点儿火气了,赶忙打圆场道:“你俩这是怎么了?刚刚不是还挺好的么?”

    孟伊人哼了一声,管路却是身体颤抖着说:“我就说了你一句抠门,结果我就成了冤枉朋友的小人……程煜,拜托你,说句实话行不行?”

    “管先生,你别再说了。程少到底抠不抠门,跟我没关系,你是不是小人,也跟我没关系。抱歉,我刚结束飞行,又赶到吴东来述职,我有些累了,我先去房间休息了。”

    说罢,孟伊人拉过箱子就自己上楼了,管路很是尴尬,跟上去显然不对,但不跟,好像这误会就没机会解释了。

    程煜也是一头雾水,他看了看管路,问道:“你俩这到底几个意思?刚才……”

    “你还好意思说?你刚才为什么不承认你的确很抠门?你拿出你在车里那无耻的劲儿来啊,什么抠的不是钱,是命!”管路怒气冲冲。

    “我倒不是不承认,可你好歹给我说说来龙去脉吧?”

    管路呆了呆,觉得自己好像的确太着急了,总算是平静了下来。

    然后,他把刚才发生的情况跟程煜一说,程煜听完,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你还真是活该啊!哈哈哈哈……”

    “你还好意思笑?你刚才直接承认了不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管路一看到程煜那模样,再度怒不可遏。

    程煜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冷静点,刚才那情况,就算我承认了,你那个伊人也会认定我是在你的胁迫之下承认的。”

    “呃……”管路傻眼了,的确,程煜说的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