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程煜对于神抠系统的能力基本没有了怀疑,毕竟,兑换了一个读心术,他就真的能够听到别人的所思所想,想必能够帮自己续命这件事也应该是值得信任的。.『.

    眼看着管路去找乘务长了,程煜却并没有太多的期待,毕竟,三万六千元钱而已,能给他带来的积分也不过四分,而他为了得到这四分,已经付出了三分作为代价。里外里一算,其实也就赚了一个积分罢了。

    这还真有点儿愁人啊,原本还以为积分挺好赚的,而现在看来,这积分也还真不是那么好赚。

    脑子里一声叮响,程煜很随意的瞄了一眼……

    他愣住了。

    光屏上,显示的积分,居然并不是四分,而是一个金光灿灿的+11的字样。

    程煜晃了晃脑袋,金光大字已经消失,但光屏中央的显示却分明显示,这次他真的获得的是十一分。

    光屏中央,已经变成了22/115,这充分说明这次真的是得到了十一分,而不是和刚才一样的四分。

    程煜完全无法理解了,为什么?升舱和降舱,毫无疑问价格是一样的,哪怕升舱会带来一定的手续费,也没听说过这手续费能达到数万之多。

    最关键飞机升舱是绝对没有手续费的,这一点程煜非常笃定。

    空姐走了过来,弯腰对程煜轻声说道:“程先生,头等舱那位管先生坚持要帮您升舱,我跟他解释过了,您并不愿意继续留在头等舱,可他依旧坚持,甚至让我们只管给您升舱,哪怕您不去也绝不会让我们退钱。乘务长只得给他办理了手续。”

    “有人花钱,我为啥不去?”程煜理所当然的站起身来,朝着头等舱走去。

    空姐无法理解,却也不敢多问,只是跟在程煜身后回到了头等舱。

    倒是没坐在原先的位置上,哪怕明知道那个球形闪电就是为了给自己送神抠系统来的,程煜也依旧对当时的情景心有余悸。

    “茅台还有么?”程煜问随后到的空姐。

    空姐点点头道:“还有,不过只剩下一瓶了,小菜也只剩下一份。”

    “嗯,那就拿过来吧,我们慢点儿喝。”

    见空姐去拿酒了,管路却是急不可耐的对程煜小声说:“哥们儿,别光拿酒啊,你倒是帮我找乘务长要联系方式啊。”

    “这个不着急,一会儿我让乘务长陪你喝一杯。”

    管路翻翻白眼,道:“人家在工作,怎么可能喝酒。再说了,人家怎么可能听你的。”

    程煜懒洋洋的说道:“你刚才问我这航空公司是不是我家的,我不是已经承认了么?”

    “嘁!”管路毫不犹豫的对程煜竖起一根中指。

    茅台和下酒菜很快拿来,两人拧开瓶盖喝了起来,但管路的心思明显不在酒上,他不断的瞄着乘务长的背影。

    程煜见状,微微一笑,摁下了服务铃。

    空姐走了过来,程煜却对她摆摆手,说:“让你们乘务长过来。”

    很快,空姐就把乘务长喊了过来。

    “程先生,您找我有什么事儿么?是不是我们的空乘人员有什么服务不到位的地方?”

    程煜指了指身边的胖子,说:“我这位朋友对你颇有些钦慕之意。这样吧,你跟他喝一杯,交换一下联系方式,以后就算是朋友了。”

    管路一听,顿时急了,心说不带你这样的,这不胡闹么?你这么说,人家不搭理你算是轻的,要是说你性骚扰再把乘警喊来就麻烦了。

    可没曾想,乘务长听完之后,却没做太多犹豫,点点头说:“程先生,我现在是在工作时间,酒是没办法喝了。我以茶代酒吧。您二位稍等,我去拿一下我的水杯。”

    说罢,转身朝着操作间走去,留下管路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的背影,无法置信的又转脸看看程煜。

    “我去,你怎么做到的?她居然真的答应了?”

    “都跟你说了这家航空公司是我家的。”

    “嘁!”管路再度竖起中指,依旧不信。

    乘务长拿着水杯返回来之后,真的跟管路喝了一杯,带着微笑说道:“管先生,承蒙您看得起我,我们先交换个微信吧。您看如何?”

    管路其实还有点懵,但还是飞快的掏出了手机,跟乘务长说:“你扫我扫?”

    乘务长明显有些尴尬,迟迟没开口,程煜则对管路说道:“这不是废话么?当然是你骚。”

    然后,他又对管路说:“话说你这人怎么那么没溜儿啊,哪有一开口就问人家女孩子谁骚的啊?”

    管路呆了呆,赶忙解释:“啊,我说的是扫,扫二维码,不是骚。那个什么,你别误会啊。”后半句,当然是对乘务长说的。

    乘务长掩口轻笑,调出二维码,让管路扫过之后,通过了好友验证。

    “程先生,如果没有别的什么事儿,我先去工作了。”

    程煜点点头之后,乘务长回到操作间,只是心里微微叹了口气。

    相比较起来,她当然更愿意拿到程煜的微信,这个管路之前就找她搭过讪,她礼貌的回绝了,但程煜开了口她也不方便不给程煜面子。不过转头想想,能让程煜当成朋友的,各方各面应该也不会差,当个朋友接触接触也好。

    又喝了几口酒,管路带着怀疑的看着程煜,他迟疑的问道:“这家航空公司不会真是你家的吧?”

    程煜理所当然的说:“嗯,不过我也是才知道。家里公司太多了,我也不太搞得清楚。”

    管路张了张嘴,想问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两人毕竟还不怎么熟,之前那瓶酒,几乎都是管路在说程煜在听,而现在,管路对程煜的身份有了隐约的认知,就不再像刚才那样夸夸其谈了。

    这样一来,两人也没什么话说,很是安静的喝着酒,吃着下酒菜。

    程煜又回到了神抠系统的思绪当中,同样是三万六千元,为啥会导致两种积分的结果?四分跟十一分,差了接近三倍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左思右想,程煜也想不明白,看来只能通过多次的抠门试验之后,才能得到更准确的结果。

    但即便是十一分,也就是半天的命而已,抠门之路,任重而道远,程煜不禁有些发愁。

    看着程煜的眉头拧在了一起,原本拿着手机翻看乘务长朋友圈的管路,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很认真的说:“谢谢你啊,兄弟,哥们儿估计是要脱单了,看这姑娘的朋友圈,值得交往。”

    程煜看看他,没作声,主要是对这个话题压根没兴趣。

    管路见他依旧拧着眉头,又道:“你也别灰心,你要坚信,每一条单身狗,在这个世界上都有一个人在等着他。你也有。”

    程煜翻翻白眼,管路却突然换了个促狭的口吻说:“不过你那个人有可能姓阎,单名一个王字。哈哈哈哈……”

    程煜一句麻卖批几乎到了嘴边,可脱口那一刹那,他突然忧伤起来——麻蛋,可不是么,如果没有神抠系统,他可能几天后就真的要去见阎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