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较起程煜的全面惊悚,机舱内其他乘客的反应并没有那么强烈。

    多数人对球形闪电这回事本就不甚了了,在大部分人眼中看来,球形闪电只是一团极亮的白光。

    加上球形闪电从出现到消失的时间拢共不过几秒钟,其中大半时间由于距离的关系看上去只不过是一个拇指大小的光点罢了,只有在最后那一刻清晰的看见球形闪电击中程煜身旁舷窗的人,才会对这个球形闪电具有比较真实的感官。

    可是,整个头等舱,只有程煜和管路两名乘客而已,经济舱乘客的位置相对靠后,他们无法像程煜那般直观的感受到球形闪电带来的生命威胁。

    最关键的是,如果机身被闪电击中,那绝对是机毁人亡这一条路,既然没有产生这样的后果,少数看到球形闪电的乘客,也不会往那个方面去联想。

    这颗球形闪电其实已经几乎达到球形闪电直径的极致,很是接近四十公分了,可也只有程煜那个位置,可以真切的看见这团闪电的大小和形状,而在他身后颇有些距离的经济舱里,这颗球形闪电也就是一个拳头的大小,至少感官上如此。

    是以,被球形闪电击中,但并未产生任何后果,使得大多数乘客只是莫名震惊于刚刚还在颠簸不已的飞机,突然就平稳了下来。

    是的,当球形闪电击中飞机之后,此前所见的各种雷暴,各种电闪雷鸣,都陡然消失。

    如果不是整架飞机里所有人都亲眼见识到了这一切,也亲身经历了刚才那剧烈的颠簸,他们简直就要怀疑飞机始终都在平稳的飞行。

    不止是乘客们,整个机组,包括机长乘务长等等在内的所有机组成员,都对于刚才发生的一切产生了强烈的怀疑,难不成,根本就没有什么雷暴?

    无论如何,机组方面是要对这个情况进行快速反应的,机长离开了自己的座位,找到乘务长,两人简单的商量了一下。

    目前也没有更好的说辞,机组只能强调飞机并没有真正的进入到雷暴区域,大家所看见的雷暴区域其实距离飞机很远,而飞机的颠簸也只是因为空气对流产生的结果而已。

    为了强调这一点,机长亲自发声,通过机舱内的广播系统,不断的重复和强调这一点。

    而机组的其他成员,也都坚守在各自的区域,极力安抚着乘客们的情绪。

    可是,乘客们对此并不买账,毕竟,那感官上近在咫尺的雷暴区,弦犹在耳,在面临危险的时候大家不敢如何,可现在确定安全了,却有很多人在斥责机组,甚至斥责整个航空公司,埋怨为何将他们带入到雷暴区的边缘。

    可以说,整架飞机上,只有两个人是安之若素的。

    一个是依旧在呼呼大睡的管路,头等舱的空姐也很佩服管路的大条神经,刚才那么距离的震荡,这家伙居然连醒都没醒。

    另一个,便是程煜。

    程煜此刻正在跟脑子里一个宛如光屏的东西较劲呢,这个光屏,似乎就是刚才脑中那个声音所描述的神抠系统。

    球形闪电击中了程煜身旁的舷窗,程煜仿佛感受到了球形闪电的炽烈高温,他甚至感觉自己仿佛听到了球状的光亮之中那噼剥的正负电子撞击的声响。

    可击中的一刹那,飞机却稳定了下来,窗外的雷暴区瞬间平静,脑子里却多了个光屏。

    光屏一如许多科幻电影里那样,呈现于空气中,但却真实可触摸。

    说是在程煜的脑中,其实不如说是呈现在程煜的眼前更为妥当。

    但是,程煜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这个光屏只有他一个人能够看见。

    为此,他甚至伸出手,试图在眼前触摸些什么,但却什么都没有触摸到。反而是他的思维一动,眼前的那个光屏就会有所呼应。

    光屏呈半透明状,略微的有些淡绿色的痕迹,像极了程煜的私人电脑设置的护眼色。

    光屏正中央,是一个信封,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思维所到之处,就仿佛一个光标点击在了那个信封之上,信封以动画的方式徐徐展开,最终形成了一张信纸模样,上边写满了字迹。

    “恭喜你,在成为本系统的宿主的同时,你也将获得生命延长的机会。”

    “本系统名为神抠系统,抠,就是抠门的抠。顾名思义,从今而后,你必须改掉你大手大脚花钱的习惯。”

    “你今后每一项与一般等价物发生关联的行为,都将会对你产生深重的影响。简单而言,你越抠门,你就有可能活的更久。”

    “从现在开始,你通过任何抠门行为节省下来的每一分钱,都有可能转化为数额不等的积分。而这些积分,将可以被用于在系统商城里兑换各类商品,这其中,包括你的生命时长。”

    “系统商城会在你产生第一次抠门行为之后开启,届时,你将会拥有兑换商品的权力。同时,这也是激活本系统的方式。”

    “系统商城内的商品,有但并不仅限于生命时长,商品种类和数量,都将会随着你获取积分的累计而增加。”

    “请尽快开启你的抠门之旅吧,毕竟,你仅仅只剩下不到五天的生命了。”

    “神抠系统,你值得拥有。”

    说实话,程煜现在完全是一种懵逼的状态,什么就神抠系统了,什么就又值得拥有了,你特么确定你不是在逗我?

    眼前的光屏之上,信封缓缓的卷了起来,最终卷成一个筒状,被投向光屏的左上角。

    而当信封消失的时候,左上角却多了一个仿佛倒计时一般的数字表。

    4d11h3743“。

    最后的那个数字,正以每秒减一的速度递减着。程煜明白,这就是自己的生命倒计时。

    还真是不到一周啊,算上程煜之前等飞机的时间以及飞机上已经度过的几个小时,这意味着他在纽约的时候,已经只剩下大约五天的命了。

    而光屏中央,原本那个信封的位置,则变成了0/0的字样。

    对此,程煜莫衷一是,完全看不懂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看到程煜有些乜呆,空姐走了过来,她猜测或许是因为那个球形闪电,使得程煜心有余悸的缘故。

    这也是人之常情,任何人在遭遇刚才那番景象,哪怕最终没有产生任何后果,肯定也都会紧张不已。

    空姐柔声道:“程先生,您要不要换个位置?”

    程煜茫然的抬头看了看空姐,刚想说没事别来烦我,但“换个位置”这四个字深深的刺激到了他。

    虽然无法证实脑子里这个神抠系统刚才那些字迹的真实性,但反正也剩不下几天的命了,试试也无妨,万一大力出奇迹呢?

    可在这飞机上,又能有什么抠门的机会?

    偏巧空姐的话倒是给程煜提了个醒。

    他现在坐的是头等舱,如果降到经济舱去,作为一个出行从来都是头等舱的富二代,突然去坐经济舱,这是不是就算抠门了?

    “嗯,要换个位置,必须换,你提醒的太对了!我要降舱!我要降到经济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