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吞端着一盘新的金枪鱼走了出来。

    “尝尝这个,今天新到的,虽然不是蓝鳍,但口味我觉得还真是不错,性价比特别高。”

    程煜点点头,夹起一块鱼肉,放进酱油里蘸了蘸,然后纳入口中。

    一抿之下,程煜猛然睁大了双眼,说:“还真是,虽然没有蓝鳍那么的幼滑,但也少了些油腻感。最关键的,是筋没那么多了,而且也少了一些蓝鳍的酸味。”

    “只可惜,这种鱼也是可遇不可求,我当时尝过之后,要了整个的两条鱼,用完之后,下次再遇到这种品质的鱼,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杜小雨见两人谈的开心,也夹了一块放进嘴里,吃完之后也是赞不绝口。

    “老吞,这鱼我建议你留给熟人吧,省的客人吃了之后,觉得你这里的品质必须达到这种水平,以后再吃普通的金枪鱼,难免失望。到时候反而会影响你的口碑。”

    程煜一边吃着第二块鱼肉,一边说着,他这真是为老吞着想,这也是基于他了解老吞,既然只是普通的金枪鱼,老吞是绝对不会因为这两条鱼特别好,就涨价的。

    而不涨价的结果,就是客人用相同的价格吃到品质更高的鱼肉,但这么一来,等这两条鱼消耗完毕,未免会感到失望。到时候,他们不会认为这是老吞良心经营不涨价,反倒会认为之后吃到的那些金枪鱼,是老吞以次充好。

    虽然这么想,未免有点儿把人想的太坏了,但世事往往如此,人心是最不可琢磨的东西。

    吃着聊着,程煜有些微醺,杜小雨则是压抑了三个月,今天有点儿放飞自我的意思。

    喝到最后,老说程煜和管路都是小酒量的杜小雨,竟然把自己给喝大了。

    老吞是不可能送杜小雨回去的,他顶多也就是骑着摩托,把程煜和杜小雨送到了楼下而已。

    到了楼上,程煜却有些犯难了。

    杜小雨的家门,用的是密码锁,而且还是那种没有指纹的密码锁。

    而程煜根本就不知道杜小雨的密码是多少,杜小雨自己又是醉到不省人事,无论程煜怎么问她,她都说不出正确的密码来。

    这锁倒是还可以刷卡,只不过程煜翻过杜小雨的包,却没能找到卡,估计要么是她根本就没把卡带在身上,就是把卡扔在车里了。

    程煜有些头疼。

    他家倒是就在对面,按说带着杜小雨回去睡一夜也没什么问题,可他还真不愿意这么做。

    他已经看出杜小雨对他的感情有些不对头了,根本就不再是那种合约情侣的关系,而是真的有点儿跟他暧昧起来。

    其实程煜倒也没有像当初对杜小雨那么抵触了,如果一切正常的话,跟杜小雨尝试着真的交往一番,倒也不是不可以。

    可程煜始终谨记着,他是一个随时都有可能撒手人寰的人,脑癌对他的威胁其实已经不大了,或者说脑癌只是横亘在他身上的一个致命死因。真正会导致程煜死去的,是神抠系统。

    只要神抠系统哪天发个神经,给他发布了一个他根本无力完成的任务,程煜就有可能因此一命呜呼。

    又或者,神抠系统对抠门的要求越来越高,这也会让程煜无法获得更多的积分,因而不得不离开这个世界。

    根据目前来看,程煜的积分一共四千多,兑换下来也就不到一年的生命,加上他现在还拥有二十六天多的生命时长,以及八十三天左右的任务剩余时长,其实也就是一年多一点点的时间。

    一年后,程煜到底会是怎样,就连程煜都不清楚。

    甚至于,程煜想过,哪怕他能让自己的生命时长积累到个十年八年,甚至哪怕五年呢,他都不介意真的跟杜小雨在一起。

    好歹,几年的相处,也至少能让杜小雨有所慰藉了。

    但是现在,程煜还远远没有做好准备。

    正惆怅着,程煜心念一动,穿墙术啊,这还真是可以试一试呢。

    兑换一个穿墙术,需要四点积分,这对程煜来说,现在真的已经不叫事了。

    可即便如此,在兑换这个穿墙术的时候,程煜还是觉得有些心疼。

    无论如何,那也是六个小时的生命啊,就这么浪费在这样一个酒醉的女人身上,唉……

    造孽啊!

    使用了穿墙术之后,程煜也没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变化,而面对眼前那扇门的时候,程煜还真是有些心怀忐忑,别回头没穿过去,一头撞在门上,那还真是有点儿丢人的。

    犹豫了一下,程煜还是将杜小雨放在门边,让其靠着墙坐下,自己则是走到门前,先伸出了一只手,尝试着能否穿过这扇门。

    原本看上去很厚实的门板,这会儿却像只是一个全息投影一般,程煜的手伸了过去,居然轻易的穿透了金属的门板。

    看着自己胳膊的一半还留在门外,程煜心里也是一种莫可名状的感受。

    毕竟,这种只在神话中才听说过的事情,居然真实的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一只手已经过去了,程煜心里的障碍自然就没有了,他往前走了一步,将一只脚也迈过了那扇门。

    然后,程煜很轻松的透门而过。

    在身体穿过门板的时候,程煜还是略有些紧张的闭了闭眼睛。

    再等他睁开双眼的时候,看到的就已经是杜小雨的房子里边的状况了。

    还真过来了啊!

    这穿墙术的确是有些神奇的。

    程煜伸出手,刚想拧动门把开门,却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还处于使用穿墙术的阶段,这会儿想要开门,闹不好又会像刚才那样,手直接穿过门把,根本握不住吧?

    这可如何是好?

    程煜突然觉得,这穿墙术有点儿bug啊!

    唔,好吧,这次出现的两个可兑换物品,本身就显得很bug。只不过,现在是在实际使用阶段,这就显得更加bug了。

    程煜心说,那怎么办?难道要我再穿出去,然后再穿回来,将三次使用机会全部用完,再给她开门?

    想了想,好像也只能这样了啊。

    于是乎,程煜有点儿缺心眼的再度从屋里穿了出来。

    外边,走廊里,依旧是刚才那副场景。

    杜小雨靠在门旁的墙壁上,打着酒嗝依旧沉醉,而程煜,则站在门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第三次,程煜轻松的往门上一撞,整个人就进入到了杜小雨的房子里边。

    三次使用完毕,但总显得有点儿*,不过这会儿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程煜伸出手,抓住了门把。

    往下一按……

    咦……

    门把按不动。

    门没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