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颐接到了无数的电话和微信,他不遗余力的回复着,将程煜被警察带走的消息告诉了每一个人。

    当然,他用的是一种愤怒兼不满的口吻。

    电话又响,程颐一看,是自己还在国外念书的弟弟程傅打来的,这一次,他无需再掩饰任何,而是哈哈大笑着接听了电话。

    “程傅,你也看到我朋友圈了?哈哈哈,是不是很爽?程煜那小子也有今天!上次教训我的时候,可把他牛逼坏了……”

    话没说完,程傅就急切的打断了他。

    “哥,你这简直是胡闹!赶紧把朋友圈删了!”

    “删了?为什么要删了?这种消息,难道不该发出去普天同庆一番么?”

    “唉,哥啊!这种事,无论如何都是咱们的家丑,你怎么能宣扬出去呢?”

    程颐翻了翻白眼,道:“丑的是他程煜,又不是咱们,有什么不能宣传的!”

    “哥啊,你真是糊涂啊!你发了这么一条朋友圈,这把大伯置于何地?他又会怎么看你,怎么看咱们家?”

    “我又没有表现出很兴奋的样子,我这不是在帮程煜声讨警方胡乱办案么?”

    “大伯多精的一个人?他会看不出你的真实用意?是,他没证据说你就是为了散播这个家丑,可是,这种事不需要证据,大伯不是警察。只要他认为你是有意的,是想让他和程煜难堪,他就可以随时对你动手。甚至于,你这样不光是你自己,还会牵连到咱爸。”

    程颐愣了愣,说:“有没有那么严重啊?”心里其实已经开始有些后悔,但嘴上还是期期艾艾的不想承认。

    “赶紧删了吧,这样或许大伯还会觉得你是一时糊涂。而且,任何人再问起你这件事……也别等人问了,你还是直接关机隐身吧。哥,你这次真的太糊涂了,这种事,你就算是找个心腹帮你散播也好啊,怎么能自己赤身上阵呢?”

    程颐面对已经被自己弟弟挂断的电话,愣了半晌,还是选择删掉了那条朋友圈,然后,默默的关闭了手机。

    口中喃喃:“应该没那么严重吧?我这不是在帮程煜喊冤呢么?”

    手机关了,这世界当然清净了,但是,没过多久,程颐就听到房门被敲响,他走过去一开门,门外站着的,是自己铁青着脸的父亲程广乐。

    “爸,您怎么来了?”

    程广乐气的直接扬起手,重重的就是一个耳光,怒骂道:“我怎么来了?瞧瞧你干的好事!”

    程颐捂着脸,心里委屈的不行不行的,他分辩道:“我这不是觉得警方胡闹么?想替程煜喊个冤……”

    回答他的,是程广乐反手又一记耳光。

    “你这个混账东西,你以为你那点小心眼能瞒得住谁?!”

    程颐受不了了,大喊道:“我怎么了我?程煜自己做错了事,我只不过帮他喊个冤,你们为什么都要针对我!”

    程广乐抬起腿,就想一脚踹向程颐,身后一个声音响起:“广乐,广乐,你怎么能打孩子呢?”

    冯琴也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她本来就是跟程广乐一起来的,只不过,她在停车的时候,程广乐已经迫不及待的跑了上来,她紧赶慢赶,程颐还是已经挨了两个耳光。

    一把拉住自己的丈夫,冯琴说:“广乐,你别打孩子啊,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他也是无心的,他想替程煜喊冤,做大哥的,可不都是这样……”

    程广乐猛然一回头,瞪着冯琴,道:“他到底是在替程煜喊冤,还是如何,你特么心里没点儿逼数么?你这话,用来对付我没问题,你以为大哥会相信?他还不知道这个混账东西到底是怎么想的?我打他?我现在恨不得我就没生过这个傻比儿子!”

    看程广乐如此勃然大怒,冯琴和程颐也不敢多言了,两人这会儿其实也已经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还不赶紧跟你爸认错?”冯琴扯了扯程颐。

    程颐看着自己愤怒到面孔扭曲的父亲,咬着牙,说:“爸,对不起……”

    “你跟我说对不起有个蛋用!赶紧的,跟我一起去你大伯家,你跟他说对不起。好好说,就说你是一时糊涂,被怒火冲昏了头脑,一时激愤才会发了那条朋友圈,现在已经意识到错误了,所以赶紧删了那条朋友圈。”

    程颐点了点头,无比悲愤的跟着自己的父亲一起出门。

    车里,冯琴担忧的问道:“广乐,你说大哥他能相信咱儿子的话么?”

    程广乐哼了一声,说:“信不信的不重要,以大哥的精明,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混账东西是什么心思?现在要的是一个态度,只能寄希望于大哥大人大量原谅他吧!”

    “都是自家人,应该不至于怎样吧?”冯琴无比担心的说着。

    “闹不好,这次连我都要被这个臭小子牵连进去!”

    到了湖景路,管家吴伯看到是程广乐的车,赶忙开门放行。

    下了车之后,程颐耷拉着脑袋,一步步跟着自己的父母走上台阶。

    大门开了,程广年和宁可竹穿着一身高尔夫球衣,正好走了出来。

    看到三人,程广年也是面无表情,程广乐赶忙上前,说:“大哥,要去打球啊?”

    “嗯,跟老杜约好的。”

    程广乐心道,程煜这都被警察带走了,你怎么还跟没事人似的,要去打球?

    “大哥,小煜他……?”程广乐试探着程广年的反应。

    “配合调查而已,而且我跟律师沟通过了,警方应该没有什么证据能证明程煜介入了这起案件,只不过,他接受了对方的资金,总是免不了要被警方请过去一趟。”

    “那就好,那就好。”说罢,程广乐回过头,狠狠的瞪了自己儿子一眼。

    程颐这会儿也是灰心丧气,之前他得到的消息可不是这么说的,没想到这件事居然跟程煜关系不大。

    赶忙上前一步,程颐哭丧着脸说:“大伯,对不起,我之前听说小煜被抓走的事儿,我还以为……我一时冲动,没有细想,就发了那条朋友圈。我也是为了小煜鸣不平,我也觉得小煜不可能帮别人洗钱,所以才会对警方有很大的意见。后来,我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处理不当,所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