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似乎也觉得程煜所言有理,附加任务目前给出的选择,的确谈不上什么选择,宿主对于任务本身,依旧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做出的。

    又是一通复杂的计算,系统也在调整自身的逻辑,它终于发现,附加任务的选择权之前,原本就是没有限制是否把任务内容全盘告知宿主的,只不过,有一个优先的逻辑,那就是建议只告诉宿主附加任务的任务对象就令其选择。

    既然可行,就不会引起日后任务发布的逻辑性错误,系统很痛快的答应:“好,我承诺,下次再出现附加任务的时候,你的选择权将会在揭晓整个任务内容之后再予以给予。”

    程煜眨眨眼,道:“这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抠门成功吧?”

    系统明显一愣,但很快就不耐烦的说:“好好好,抠门成功了,给你积分奖励……”

    话音未落,程煜就看到眼前金光灿灿,硕大的+100缓缓浮现……

    嗯,这还算不错,这次给的积分也算是很令人满意。

    “好吧,我真的没有问题了,你跪安吧……”程煜挥挥手,仿佛在驱逐系统的声音。

    系统的声音沉默半晌,这小子,有点儿卸磨杀驴啊……不对,不是卸磨杀驴,而是过河拆桥。

    不过,看他那样子,好像并没有领悟到我刚才透露给他的信息,要不要再强调一下呢?

    如果他并没有领悟,好像就不能说是卸磨杀驴,只不过是他又从我这里骗走了一百积分……

    嗯?不对,他现在处于附加任务期间,附加任务期间是不抠时间段啊,抠门根本无效……

    我为什么要给他积分奖励?

    系统突然觉得很憋屈。

    最关键的,是系统底层程序为什么会给出程煜这一百分的积分奖励,不抠时间段,应该不存在任何抠门奖励的。

    系统的强大计算能力,当然很快就找到了问题的答案。

    这和之前有一次被程煜弄到积分类似,程煜这次的抠门行为,虽然是发生在不抠时间段之内,但是,影响却不止于此。

    他这次成功的把是否接受附加任务的参考条件,从任务对象扩展到整个任务内容,是会一直延续到最后一个附加任务产生的。

    也就是说,每一次出现附加任务,程煜其实都因此获利,尤其是他下一次因此获利,一定会是在这次的附加任务结束之后,新的附加任务产生之时。

    那么,他的抠门行为实际上就是发生在下一次附加任务产生的阶段,因此,系统的内部程序才会没有出现逻辑上的错误,而给予了程煜这次抠门成功的积分奖励。

    但是,在不抠时间段,居然被这小子忽悠走了一百分,系统真的有点搞不明白,到底谁特么才是系统?

    不过,即便是满怀憋屈,系统依旧还是希望看到程煜越走越远,所以,它在彻底退出和程煜的对话之前,还是重点强调了一下。

    “记住,任何任务的完成都是要感同身受的,这一点很重要!”

    这简直就不是暗示啊,是红果果的明示了。

    程煜也很不耐烦的再度挥挥手,说:“我知道了,你第一次说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不就是感同身受,让我和任务对象同进退么?”

    系统:“……”

    这次,更加憋屈了,这小子,不但早就明白了,完全就是在卸磨杀……不,是过河拆桥,还顺带手骗走了一些积分。

    程煜已经不像再跟系统做任何对话了,系统也满怀憋屈的隐没下去。

    只是,系统默默的提醒自己,以后跟这小子打交道要留神。

    稍不注意,就会上了这小子的当。

    ……

    杜小雨穿着一件比基尼,下身围了一条白色的纱裙,款款走来。

    程煜看在眼里,不得不承认,虽然这件比基尼的样式算是很保守了,基本上遮住了所有重点部位,但是,依旧要比莱文迪那一身暴露至极的打扮诱人的多。

    这就是天生的容貌身材以及气质上的完胜吧。

    看着杜小雨漫步在沙滩上,然后走上小桥,朝着酒吧走来,旁边则是夕阳西下,一个硕大的咸蛋黄只剩下一半还在海面以上,映的海面上仿佛燃着了火一般。这副景象,真的很赏心悦目。

    “那个女人怎么又来了?”程煜正欣赏着眼前夕阳、大海以及美女组合成的完美画面,杜小雨却已经走进了酒吧,扬着眉毛问他。

    程煜喝了口酒,看看杜小雨,说:“我跟她有生意上的合作,当然需要进一步的商谈啊。”

    “谈生意用的着穿成这样?”杜小雨的话语里,就连她自己都没感觉出来,竟然有那么一点点的吃味。

    程煜倒也没在意,只是说:“她穿什么我还能做的了主?她要是真那么听我的话,我会建议她别穿,这样,福利就更大了!”

    “那种身材你也看得下去……”

    “不不不,这是给沿途所有人的一个福利……”

    杜小雨愣了愣,死死盯着一本正经的程煜,忍不住笑了起来。

    管路和孟伊人第一天上岛,会计也算是公司比较重要的人,程煜当然要请他们吃一顿好的。

    事实上,自从第一天上岛的时候,请了那四名员工吃饭之后,后边上岛的人,都能享受到这种待遇。

    程煜反正是无所谓,不抠时间段么,花钱就花呗,更何况,管路也跟他说了,这些开销到时候都可以从公司走账,说白了就是能找公司报销。

    如果程煜能够顺利的完成任务,在不抠时间段之后再报销,这笔钱,迟早都能变成一定的积分,程煜没有理由不花这些钱。

    只不过,现在看来,好像这笔钱很难化作积分了,毕竟,他的不抠时间段,将会延续为接下去的五个多月。他总没什么理由五个多月都不报销吧?

    由于今天岛上的几位都算是朋友,程煜也就多喝了几杯,这顿晚饭的时间也持续了更长的时间。

    一直到凌晨接近一点,众人才意犹未尽的散去。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这二十天的假期就彻底结束了。

    程煜此刻已经无所谓了,因为对他来说,原定二十天的假期,结束之后是可以走出不抠时间段的。

    但是现在,由于附加任务的出现,他的不抠时间段将会一直延续下去,直到剩下的五个月零十天结束。要不是想着回去处理莱文迪那笔黑钱,程煜甚至想要继续包着这个小岛,直到把所有的不抠时间段都用完。

    众人登上了回程的商务机,七个小时之后,他们回到了吴东机场,各自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