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有船可以保证他们赶上航班,两位老人家也就不再推辞,答应了程煜的邀请。

    六点半,几名员工,以及杜小雨都来到了餐厅,连同两位老人家,一共八个人,开始享用他们的晚餐。

    席间的气氛很热闹,两位老人家也很开心,大概已经有些时间没跟这么多人一起吃晚饭了。

    八点过一点,晚餐结束,经理那边也表示可以上船了,程煜和杜小雨,便一起送两位老人上船。

    很快,船开了,两位老人站在船尾,在夜色之中,和程煜、杜小雨挥手作别。

    眼看着那艘船已经逐渐消失在视野之中,程煜和杜小雨相视一笑,这样年迈却感情还如此之好的老人家,总会给年轻人带来许多的感触。

    两人一起去了水上的酒吧,坐在走廊边,双脚挂在外边,很悠闲的喝着酒。

    程煜看到海面上有一道光。

    那应该是一艘游艇,只是这艘游艇有些奇怪,在程煜的视野范围内,已经停留很久了。

    严格的说也不是停留,而是那艘游艇在来回的兜着圈子,跟这座岛保持大约一海里左右的距离,并不靠近,但却也绝不远离。

    “你看那是一艘游艇么?很奇怪,为什么一直在那里兜圈子?”程煜指了指那道光,对身边的杜小雨说。

    杜小雨看了一眼,说:“我也注意到了,那肯定是艘游艇,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一直在那里转悠。别是今天早上那帮人,找人来报复你了吧?”

    程煜翻了翻白眼,说:“那帮人里,只有一个女的可能还有这个实力,但她绝不会想着报复我。真要是他们,也只能是那个女的想感谢我。”

    同时,程煜还有一句话没说,那就是如果真是那帮人,也正如他所料是莱文迪的话,那莱文迪最大的目的,肯定是想跟程煜谈谈,希望程煜一定要替她保守秘密。

    当然,最最重要的是她有可能担心程煜留下了那些视频文件的副本,她希望程煜一定不要将那些副本外传。

    这对程煜来说,毫无疑问是杞人忧天,程煜给莱文迪看那个网站的时候,他自己也才刚知道,也仅仅只是惊鸿一瞥的看了一小段玛丽和杰里的鏖战,一共加起来还不到三十秒。其余的,都只是看那些视频留下的页面截图而已,所以才勉强算是看到了那三个女人的身材。

    这个网站上的东西现在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删除,不过程煜估计,莱文迪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逼杰里说出管理员密码,然后去后台进行删除的操作的。

    下午的时候程煜倒是应该还有些时间可以看一看,但他对这些东西并没有什么兴趣,包括莱文迪在内的三个女人,长相都只能说是一般,程煜即便是要看这种内容的影片,也应该去下载一些职业人士拍摄的高清小电影,像是这种手持摄影机甚至是手机拍摄的片子,着实乏善可陈。

    当然,这就不足与外人道了。

    杜小雨,毫无疑问属于这个外人的范畴。

    “你想的美呢吧,人家凭什么感谢你?虽说的确是他们挑衅在先,可你动手打人也有问题。还搞得人家鸡飞狗跳的,旅行的心情完全被你破坏了。不找你麻烦就算是好的了,还感谢你,做梦吧!”

    程煜也没搭理杜小雨,自顾自的喝了口酒,看到经理快步朝着这边走来。

    “程先生,程先生,您果然在这儿……”隔着还有些距离,经理就已经挥手喊他了。

    程煜笑了笑,说:“有什么事情么?”

    “有人给您打电话,我把电话转到这边吧台了,麻烦您接听一下吧。”

    程煜一愣,站起身来,一边朝着酒吧里的吧台走去,一边问:“怎么会有人把电话打到你们这儿找我?”

    经理一路小跑过来,气喘吁吁的说:“是早晨那几位当中的一位,就是那个叫做莱文迪的女士,她说她为今天的事情感到十分的抱歉,回去之后,觉得有必要亲自跟您道个歉,另外,她还想感谢您。”

    程煜哈哈一笑,对着杜小雨说:“你看,我就说如果真是他们,也绝对是来感谢我的吧?”

    说罢,程煜走到吧台边,接起了电话。

    “hello!”程煜对着电话,很轻松的说道。

    对方明显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说道:“谢天谢地,程先生,您还愿意接听我的电话。”

    “有什么事情么?”

    “程先生,我知道这样很冒昧,但我还是想请求您一下,能不能让我上岛,跟您面谈一下?”

    “道歉感谢什么的,都不用了,萍水相逢,也是因缘巧合。而如果你是担心我把在网站上看到的东西外传,那也没什么必要,我可以向你保证,我没有下载过任何一条视频,也绝不会有任何将其外传的行为。你大可放心。”

    莱文迪稍稍沉默,然后说:“的确,程先生猜测的很对,我就是为了这三个目的来的。但是,我还是希望程先生可以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上岛跟您聊聊。”

    程煜想了想,心说倒也无所谓,来就来吧。

    “行吧,既然你坚持,那就来吧。”

    莱文迪略显激动,道:“好,我十分钟就到。”

    程煜一愣,随即道:“刚才在海面上来回兜圈子的那道光,不会就是你的游艇吧?”

    莱文迪也是一愣,道:“程先生注意到我的游艇了?”

    “哈,还真是你。我朋友刚才吓唬我,说那可能是你们来找我麻烦了。”

    “程先生敬请放心,我绝对没有找您麻烦的意思。”

    “那只是我朋友的玩笑而已,行了,那你们过来吧。”

    “就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挂了电话,程煜回到杜小雨那边,指着那道明显已经调整航向,朝着小岛疾驰而来的光说:“你猜得不错,那道光的确是早晨那些人的游艇。不过你预料有误的是他们并不是来找我麻烦的,或者准确的说,只是她而已。她一个人来的,坚持要跟我谈谈,估计是不放心。”

    “为什么会不放心?”杜小雨不解。

    程煜这才将那件事的始末告诉了杜小雨,杜小雨很奇怪,说:“你怎么会知道那个网站的?既然那是个私人站,而且那个杰里显然绝不会打算真的将那个网址公布出去,你怎么知道?”

    “说起来很好笑,我之前躺在那边那个吊床上的时候,突然想起路上看见的一个广告牌上的一句话,觉得还挺奇怪的,就随手输入到搜索框里想搜索一下,可能是无意中键入了.,那竟然恰巧就是那个网址,让我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但我也真是没想到,居然会巧成这样。之前跟他们动手的时候还没分辨出来,但后来僵持之下,我感觉对方三个女人都有些眼熟,又听到他们一直喊其中一个女人的名字,我才想起之前看到的网站……”

    “要不要这么巧?”杜小雨坐直了身体,无法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