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这帮人回到游艇上,相互咒骂着离开,程煜并不确定这些人到了海上还会不会继续大打出手。『→お℃..

    不过显然,他们这趟旅行算是结束了,这些人之间的关系也彻底掰了。

    程煜感慨着狗仔队的强大能量,这简直就是个核武器啊!至少,在针对人的*方面,那绝对都是核弹级别的!

    太可怕了!

    酒店的经理走了过来,对程煜说:“程先生,您也去医务室包扎一下吧……”

    程煜一愣,见经理的眼神落在自己的额头上,他伸手一摸,这才发现,自己的额头居然也擦破了一点皮。

    想来,这是因为之前被踹倒在地的时候,额头碰到了地面所致。

    虽然不是什么大伤,但毕竟容易感染,程煜点点头,说道:“谢谢。”

    跟着经理来到了医务室,经理亲自帮他清洗了伤口,真的只是蹭破了一点皮,贴上个创可贴之后就没事了。

    四名员工也都跟着来到了医务室,程煜看见他们,笑着说:“你们今天真是帮了我大忙了……”

    女孩子当然没说话,三个男人一起说道:“程总您跟我们客气啥,没能保护好程总,还让您受了伤,我们……”

    “这是我自己惹的事,你们能帮忙已经很好了。打了一架,估计你们也累了,今晚我请你们吃大餐,真正的大餐,不是酒店准备的那些餐食。”

    四人又嘘寒问暖几句,相继离开。

    程煜走出医务室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的腰有些酸胀,走路都有些受影响。

    看来,挨得那一脚,还真是不轻啊,应该是略微伤到筋骨了。

    看到程煜脚步有些不稳,经理赶忙过来扶住了他,关切的问道:“程先生,您没事吧?”

    “腰上好像拉伤了,不过没事,休息休息就好了。”

    “程先生,今天这件事,虽然是对方挑衅在先,但是您真的不该这样……”经理也不敢数落程煜,可这件事,她终究也有责任,所以还是不得不说。

    程煜点点头,说:“抱歉啊,给你们添麻烦了。”

    “麻烦倒是没什么,我们赶到的时候事态已经控制住了。可如果对方真的报了警,还是会有些麻烦的。”

    程煜不解,道:“他们硬闯私人领域,我能有什么麻烦?”

    经理叹了口气,说:“原则上,您包岛的时间是从今天下午两点才开始的,毕竟,你们正常的入住时间要等到下午两点以后。我可以用这一点去让他们知难而退,但如果警察真的来了,这一点肯定会被质疑。您看,这岛上现在还有其他的游客呢,他们的入住时间,也要到十二点以后才能结束……”

    程煜一愣,这才明白,的确,自己包岛的时间不是从零点开始计算的,也不是从自己登岛开始的,而是要按照酒店入住的时间来计算。

    这件事,如果不是他最后利用了神抠系统的狗仔队功能,恐怕还真会是个麻烦。

    尤其是那个杰里,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警察来了,他百分百会利用这一点。

    当时使用狗仔队,也只是想尽快的让这帮人滚蛋,并没有想到狗仔队的威力会如此之大,也根本没想到,如果不让这些人知难而退,后续还会为自己带来麻烦。

    “抱歉,是我没考虑到,我当时被他们吵的无法休息,就想着跟他们交涉。结果那些人出言不逊,我一下子没搂住火……”

    “这个我能理解。不过,我还是希望程先生您在这段时间里,如果再遇到类似的事情,可以先跟我们联系,然后交给我们解决。对了,您还没有我的联系方式吧,不如我们交换个微信?在这岛上,电话可能并不好使。”

    程煜点点头,跟经理交换了微信。

    “对了,程先生,我还有一件事要跟您说。”

    程煜道:“什么事?”

    “是这样的,今天退房的旅客当中,有一对老年夫妻,也是咱们中国人,不过他们现在已经移民到加拿大了。他们的飞机比较晚,要到接近半夜,他们希望可以在岛上停留到晚饭之后再去马累。如果是平时,这当然无所谓,可现在整个岛都被您包下来了,我想……”

    程煜点点头,说:“没事,就让他们多享受一下海景夕阳吧,我并不是一定要求在包岛期间,这个岛上就不能有别人了。只是那些人……”

    经理也赶忙点头道:“这个我明白,那些人的确是有些太过于狂妄了。”

    走了两步,看到程煜还是有些蹒跚,经理关切的问:“程先生,您的腰真的没事?”

    程煜还没来得及回答,身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经理,你帮我们跟那位先生商量过了么?我想,或许还是我们亲自去拜访一下那位先生,让我们自己跟他说比较好。”

    经理抬眼望去,程煜也回转过身,看到身后,正是一对须发皆白的老人。

    程煜知道,这肯定就是那对老年夫妻了。

    他微笑着看着这对老人,说道:“两位老人家,我就是您们刚才说的那个人,经理已经跟我说过了。没关系的,您二位尽管在岛上呆着,不必急于去马累。这岛虽然不大,但也还不至于容不下您二位。”

    两位老人闻言相视一笑,快步走过来,老爷子说:“您真是个好人,谢谢。”

    这两位,虽然须发皆白,也是满脸沟壑纵横,程煜估计至少也得七十多岁了,闹不好超过八十都有可能。

    但是,他们俩显得非常健康,脚步虽慢,但却十分稳健,尤其是那位老爷子,穿着一身洁白的中式对襟亚麻的衬衣,还显得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模样。

    “老先生太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

    微微一笑,程煜准备离开。

    他走路的姿势有些古怪,被两位老人看在眼里,老爷子仔细观察了他几步路,开口道:“这位先生,您是不是腰部受了伤?”

    程煜停下脚步,回头道:“一点小伤,可能是肌肉拉伤了,没什么事,有劳您挂念。”

    老爷子却迎上前来,很严肃的说:“你这可不是肌肉拉伤,而是岔了气,如果不及时把气顺过来,让经络复原,闹不好会对腰椎有损伤的。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可以帮你做个推拿……”

    老太太在一旁也笑眯眯的帮着老伴解释:“我老伴,是个中医,十二岁学徒,做了一辈子。出国之后在加拿大,也依旧从事中医这一行,尤其是推拿的水平,那还是相当不错的。”

    程煜微微一愣,随即笑道:“那就有劳老先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