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客厅里开着电视,程煜倒是好整以暇的点了些外卖,端着程默送给他的威士忌,喝的挺开心。

    纯粹是习惯性的,程煜在脑中的光屏上,把任务系统点开了。

    虽说程默那边已经说了会在明天把股份转让给他,但毕竟还没到手,程煜也没多想。

    一个人百无聊赖的,纯粹就是想看看任务系统,但没想到,当他随手点击了一下那个2的图标之后,系统却弹出一个对话框。

    “任务进行中,是否提交任务?”

    嗯?

    也就是微微一愣神,程煜赶紧选择了否。

    他这才想起,任务在被接受之后,是需要提交的,而如果想要直接放弃任务,也是可以在接受任务之后,直接选择提交。

    这样,任务明明还没完成,可他却选择了提交,这当然只是能够提交一个失败的任务。

    好险啊,看来没事这光屏还是不能乱点,点的不好容易出事。

    这次的任务可是二十五天的,这会儿要是提交了,那就会导致程煜直接损失五十天的生命时长。

    即便他现在本身还有二十五天的生命时长,那他也得被扣掉五百分。

    回想了一下今晚的整个过程,程煜想到程颐和程苒的嘴脸,脸上不禁露出不屑的笑容。

    这俩人,还真是扶不上墙啊,都比程煜大了不少,可这么些年,也没能获得程广年的信任。可却偏偏志大才疏的想要争夺程煜的地位,还真是对自己的了解太不足够。

    就凭他俩今晚的表现,程煜就足以判断出,程广年就算最终真的不打算把家产留给自己,也基本不太可能是这两人中的任何一个。

    对于二人在自己身上动脑筋,程煜还真是没怎么怪他们,这种事,在任何一个大家族都会出现。

    更重要的,是程煜并不觉得这俩人能威胁到自己什么,就凭他俩这能力,程煜想踩死他们真的很容易。

    换做是程煜,他肯定不会这么想当然,程广年对程默的不满,究竟是对这个人还是对这件事,程煜想的远比程颐程苒明白的多。

    不过,通过今天这件事,程煜倒是发现,程默跟他之间,也真的谈不上什么兄弟感情。

    程煜相信程默一定不愿意放弃这些股份,尤其是他的放弃,还必须贴点成本进去,毕竟,程颐和程苒没打算按照他当初入股的价格吃进,而是把这段时间的分红都给他算了进去。

    无形中,这就让程默的个人资产缩了水。

    可他这样都能同意,毫无疑问,是程颐和程苒在中间使了很多力。

    程煜讪讪一笑,觉得出身富贵之家也真是有点可悲,自己的堂兄堂姐,竟然一个真心对自己的人都没有。哪怕就是有点普通的兄弟之情也行啊!

    他突然想起,他当时问起系统关于程默对他的信任度问题,系统其实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只是绕着圈子说,当时由于任务升级,所以不再受到信任度的限制。

    当时程煜还觉得,程默跟自己之间多少还是有些感情的,信任度也就不至于低到连三点都没有,是以放弃了追问。

    可现在看到程默跟程颐程苒一样愚蠢,想要利用会所这件事暗算自己一下,程煜直觉的感到,如果程颐和程苒对自己的感情几近于零,那么程默应该也差不多啊。

    没有感情哪来的信任度,甚至有感情都未必有很高的信任度。

    这是否意味着程默对自己的信任度其实也不到三点?

    程煜觉得,这件事自己还是有必要搞清楚一下的,毕竟,这件事关乎到这次的任务,系统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这么无耻,表示这件事超出他可以询问的权限。

    程煜立刻在脑中对系统喊道:“出来吧,有关于任务的问题需要询问。”

    可是,系统很沉默,不予理会。

    有了上次成功的让系统把对话时长退还给自己的经验,程煜也不怕再来一次,是以,他毫不犹豫的退出任务系统,点击右边的隐藏窗格,选择对话功能,然后确认。

    提示框上显示程煜的累计对话时长为十七分多钟。

    系统的声音终于出现。

    “宿主,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

    还是一成不变的开场白,程煜也是直截了当的问道:“你们为什么又不出现?这次我要问的还是事关任务,按理说你们必须出现吧。”

    “很抱歉,宿主,你询问关于任务的任何事项,只能在任务发布时进行,超过这个时间,系统可以选择不回答你任何问题。”

    “少跟我来这套,你搞清楚,这是由于你们自身的bug造成的。上次我就询问你们关于程默对我的信任度问题,可你们跟我绕了个圈子又忽悠过去了。这依旧是你们的责任……”

    “宿主是要询问关于程默对你的信任度问题么?这个问题超出了……”

    程煜毫不犹豫的打断了系统的话,说:“我再说一遍,这是你们的责任,你们必须跟我说清楚!”

    系统的声音稍稍沉默了一下,最终说道:“虽说这个问题的确已经超纲了,但考虑到这也是由于系统任务升级才产生的疑问,这次系统破例给予你回答。”

    “说。”

    “程默对宿主的信任度,的确不到三点。”

    “好了,我没问题了,你可以滚了!但是,滚之前,你记得把我的对话时长给我恢复。这和上次一样,都属于你们的责任。”

    “不可能!”系统断然拒绝。

    程煜怒了:“凭什么不可能?如果不是你们不肯回答我的问题,我根本不需要动用对话时长。对话时长是由生命时长累计得来的,你们这属于谋财害命。”

    系统倒是好脾气,耐心的等待程煜把话说完了,虽然系统显然也知道程煜要说的究竟是什么,毕竟这些话,他上次已经原封不动的说过一次了。

    “第一次出现类似的情况,宿主还能把责任推到系统的身上,但这一次,绝无可能。上次已经将对话时长重新计算过了,并且将那次的对话归于系统任务必须的对话。而当时我问过宿主,是否没有问题了。这是宿主自己放弃了追问,不是系统以及我的责任。所以,宿主,你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试图从系统这里骗取积分。你如果再这样,系统会判定你无理取闹,这是会进行扣分处理的……“

    呃……

    很强硬啊!

    的确,程煜找系统讨还对话时长不是目的,真实的目的是完成一次额外的抠门,从而骗点积分来。

    不过,既然系统如此强硬,那看来是没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