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小雨也回到了程煜的身边,两人站的比较远,大概是不想走的太中间,以免依旧会抢了今天主角的风头。 www..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轻轻的靠在程煜的肩膀上,杜小雨小声在他耳边说:“你们家的情况还真是挺复杂的啊,以前你没回来,还没怎么看出来。现在你这一回来,人人自危。程颐和程苒的对立太明显了。”

    程煜笑了笑,说:“所以,他俩其实都不真的聪明,想从我爸手里得到更多,这会儿他们就该表现的格外的团结。单兵作战,他俩凭什么跟我抢?”

    杜小雨点点头,说:“看来你是这个家里最聪明的咯?”

    “倒不是这么说,只不过,他们现在表现的的确不太明智。”

    杜小雨笑了笑,说:“听你刚才的话,好像对程默那个会所有点儿意思?打算自己弄一个?”

    “我一共才认识几个人?真要开个会所,还不得是门可罗雀,最后变成自己私人聚会的场所?”

    “那就是琢磨上程默手里的股份了?”

    “你怎么会这么觉得?”

    “你刚才的话题扭得太硬,很难让人看不出你的目的啊!”

    “我那只是不想跟程苒聊她想说的话题,试探的意味太明显。你也别老装的自己好像特别聪明,就仿佛你洞察一切。”

    杜小雨撇撇嘴,说:“你没想法那就当我没说咯,不然我还想帮帮你呢。”

    程煜一愣,道:“你能帮我?”

    “你看吧,狐狸尾巴露出来了,还说不是惦记着那个会所?”

    程煜挠挠头,道:“这个跟你说不清,我现在不是做投资么,的确也想尽快的跟这个圈子里的人多接触一些,程默那个会所是个不错的捷径。要说惦记上不至于,但的确是有点想法。”

    “从程苒入手,她显然很反对程默搞那个会所,我估计你三叔三婶应该也很反对。不过,这可能需要你帮着他使使劲。我听说,他前段时间翻了个错,你爸都把他发配到外地的一个分公司去了,后来是你三叔求情,才让他回来的。现在你们家的集团里,没给他任何实职,你要能说服你爸给他一个实职,估计他会很愿意把会所的股份拿出来跟你交换。”

    程煜摇了摇头,说:“老程那摊子,我不打算过问,他也没想过让我过问,我只想自己把公司做好。所以这个方式,基本没戏。”

    杜小雨叹了口气,说:“你毕竟是程叔叔唯一的儿子,你也别老跟他这么抬杠,程氏集团最终还不是得交给你?总不能说他回头把集团交给程颐或者程默他们吧?”

    程煜在心里叹了口气,他知道杜小雨这也是为他好,可程广年的心思,谁又能琢磨的明白?

    看到杜小雨还在思索,应该还是在思考该如何让程默把股份转给自己,程煜突然觉得不对,杜小雨对这事儿为什么那么上心?

    “不对啊,你干嘛这么上心?你别是又有什么目的吧?”

    杜小雨眨眨眼,笑了,她说:“程默那个会所我也知道,你知道那个会所最大的股东是谁呢?”

    程煜一愣,脱口而出:“薛长运?”

    杜小雨嘻嘻笑着,娇俏可人。

    程煜皱起了眉头。

    这不对啊,如果说,薛长运真的在追求杜小雨,她倒是有可能希望自己接下程默的股份,这样就可以彻底把程煜横亘在薛长运和她之间,以免薛长运继续对她死缠烂打。

    可问题是杜小雨和薛长运之间根本没关系,他们纯粹的就是友谊,虽然杜小雨不是这么说的,但程煜“听到”了她的心理活动,于是杜小雨现在的行为就有点奇怪了。

    有心再次动用读心术,可程煜还真是有点心疼那三点积分,心下犹豫。

    杜小雨却是看着程煜脸上变幻莫测,强行解释道:“你要是能入主那家会所,薛长运就该彻底死心了,你帮人帮到底,一定要拿下程默的股份啊!”

    程煜翻翻白眼,看着杜小雨脸上那明显促狭的表情,他突然明白了,杜小雨为什么要这么做。

    在杜小雨看来,她和程煜向所有人宣布所谓的恋爱关系,固然有自身的原因,但更多的却是在帮程煜和程广年的忙。

    但这些她并不打算告诉程煜,程煜还表现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同时杜小雨的借口会让程煜觉得似乎是他在帮自己的忙。

    是以杜小雨就有些不爽,明明是我帮你的忙,却搞得好像我还欠你人情,所以,她想给程煜添点堵。

    即便程煜拿下桃花源会所的股份,不会对他和薛长运之间的关系造成任何实质性的影响,甚至薛长运会更情愿程煜接手程默的股份,毕竟,程煜才是程家最举足轻重的那个人。

    但在程煜这边,杜小雨认为他不会这么想,他肯定并不十分乐于和薛长运共事,即便他和薛长运能在会所里碰到的机会并不会太多。

    程煜觉得,自己应该是猜中了杜小雨的心思,读心术用多了,好像他对他人的心理了解,也有了自身的认识,有些事情,已经不再非得依靠读心术了。

    “这样就真的有些不方便了,薛长运是大股东,这以后还不得尴尬死?我可以帮你让他死心,或者至少让他在明面上不能再对你死缠烂打,可把自己贴进去,好像有点不合适啊。算了算了,我还是想想其他方法,看看怎么能跟圈子里的人多接触吧。程默那个股份,还是留给他自己玩儿吧。”

    杜小雨一听就急了,连忙说:“别啊,你这人,帮人就帮到底好不好?算我求你……”

    “喂,给我添堵就那么有意思么?”

    “啊?我这是让你给我做一个全方位的挡箭牌,怎么变成给你添堵了?”杜小雨急切的解释,毕竟她对此有些心虚,她也挺奇怪,为什么程煜好像特别了解她现在的心思。

    “废话,我这跟你昭告天下,啥便宜都占不着,原本就惹得薛长运对我心怀芥蒂。我这再跑到他的会所里兴风作浪,人家还不得天天琢磨怎么对付我?不行不行,这太亏了。”

    “你还真想占我什么便宜不成?”杜小雨瞪着眼。

    程煜嘿嘿一笑,说:“虽然你不是我的菜,但毕竟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材有身材,男人么,你懂的……”

    “滚!”杜小雨黑着脸,却又无法高声说话,只能咬牙切齿的低语一句。

    程煜哈哈一笑,心里倒是也在琢磨,怎么从程苒那边打开突破口,拿到程默手里桃花源会所的股份。

    别墅里一阵欢呼,生日歌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