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的任务已经这么难了,竟然是要让程煜无偿的获得会所某股东的股份馈赠,并且股份还必须达到百分之十以上。

    现在调高了难度,程煜还真是不知道系统能作出什么妖来。

    事已至此,程煜也是无可奈何,任务就在那儿,他拖延也拖不了多久,还是尽快打开小信封,了解本次任务详情吧。

    就在程煜准备点开小信封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他原本要用十一天的任务时长去接下一个难度实际为十五天的任务,但由于他为生命时长充了值,这虽然导致了任务时长增加,任务难度相应增加,但至少任务难度和任务时长已经是相匹配的了。

    这样的话,他似乎应该因此获得一定的积分奖励。

    不过程煜显然并未看到光屏中有加分的信息出现,也并未听到熟悉的叮响,他在脑中冲着任务系统大叫了好几声,试图让系统声音再度出现,与他交流。

    可系统保持着极为彻底的沉默,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发出,对程煜的呼喊也不予回应。

    甚至程煜将这件事完完整整的叙述出来,系统依旧没有对此作出任何回应,这让程煜感到十分郁闷。

    算起来,他的对话功能时长已经累积了很多了,上一次使用对话功能,还是十天前的事情。

    十天多,二百五十个小时都不止,这足可以累积十五分钟都不止的对话时长。

    程煜强行退出了任务系统,准备去自己的储物格里调出对话功能,虽然只有一个问题要问,这十五分钟的时间几乎完全就是在浪费,可他必须要从系统那里得到自己应得的积分。

    大不了,问完该问的问题,并且得到解决之后,程煜利用剩余的十几分钟,继续让系统背贯口么。

    伤不了它,恶心恶心这个系统也是好的。

    十几分钟,应该足够让系统背完整个八扇屏了吧?

    带着恶趣味,程煜正准备点开自己的储物格,却不经意的看见光屏中央的积分,再度发生了变化。

    658/1334……

    咦,不对啊,刚才程煜兑换完十五天的生命之后,剩余的积分应该608/1284,这多了五十分啊。

    程煜立刻点击在积分之上,积分明细的表单出现,排在最上边的,正是该笔五十积分的入账。

    而在其后的注释中,写的是:又抠到我头上了,好样的!

    看来,这正是程煜所想要得到的那笔积分。

    只是,为什么会没有叮响,也没有积分浮现在视觉效果当中呢?

    程煜琢磨了一下,大概是因为当时他处于任务系统里,虽说任务系统是神抠系统的子系统,但运作机制好像并不完全同步,所以才导致程煜没看到这笔积分的入账吧。

    又或者干脆就是系统耍无赖,它原本并没有打算给程煜这笔积分,被程煜说破之后,它逃不过去,但又不想面对程煜,被他抢白,所以才默默的增加了五十积分。

    这些当然都不重要,拿到这五十积分,程煜还是能够感到满意的。

    回到任务系统当中,程煜再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刻点击上了那个小信封。

    和以往一样,信封的四面缓缓打开,呈现为一张信纸的模样。

    随后调整了角度,程煜看清楚了上边书写的字迹。

    “宿主置身于桃花源会所中,并且对桃花源会所的认同度达到百分之七十,剩余百分之三十为担心桃花源会所内部存在藏污纳垢。尤其是藏污纳垢者,乃是宿主的堂兄程默。宿主需在不采取任何强制手段的前提下,让程默将其手中全部桃花源会所的股份转让给宿主。切记,宿主不得使用任何强制手段,一旦出现任何违规行为,本次任务将提前结束,并判定宿主任务失败。”

    跟上一次看到的内容其实大致一样,至少格式上没什么分别。

    都是先说明任务内容,然后提出警告,并且讲述违规后的惩戒手段。

    看着信封右下角再度被点燃,然后整封信化为灰烬,程煜若有所思。

    当火焰燃烧到这封信中间的时候,火焰在“强制手段”这四个字上进行了一个些微的跳跃,程煜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

    上一次任务,他记得系统给出的警告是“宿主再不采取任何胁迫和强制手段的前提下”,而这一次,似乎少了胁迫,而只有不得使用强制手段。

    这是说明,可以用胁迫的方式?

    如果将强制手段理解为明抢,或者以将程默赶出程氏集团永不复用的方式,勒令他转让股份,那么,胁迫似乎是可以采取威逼利诱的方式。

    许下一些虚无缥缈的愿景,或者直接拿程默不为人知的秘密进行……

    啊……

    狗仔队!

    又要使用狗仔队了么?

    可是,程默毕竟是程煜的堂哥,对他使用狗仔队这么极端的手段,似乎有些不好吧?一旦了解并掌握了程默某些不为人知的事情的证据,程默估计这辈子都得防着程煜了。

    程煜撇撇嘴,将注意力集中到眼前真实的世界里来,那封信已经燃烧殆尽,提示框也已经出现。

    “新手任务二已经启动,生命倒计时暂停,二十五天任务倒计时开始。”

    生命倒计时的旁边,当然也再度出现了任务倒计时,而生命倒计时再一次停止了下来。

    程煜无暇顾及这些,程默此刻也已经走了回来。

    “不好意思啊,程煜,有些事情去处理了一下,一个客人喝多了,瞎胡闹。因为是我的熟人,也是我介绍到会所的,所以这件事只能由我去处理。”

    程煜笑了笑,微微颔首表示没关系。

    “来,咱们哥俩喝一杯。真是好久没见了啊,我印象里的你,还停留在大概十五岁之前,啧啧,这时间,真是过得飞快……”

    看到程默满脸的唏嘘感慨,程煜也不禁想起一些小时候他和程默之间的事情,当初他在学校被欺负的时候,程默有一次还帮他出过头。

    那会儿程煜在家附近的小学读书,程默比他大了不到一岁,但却已经是二年级的学生。

    中午他们俩都是在学校吃饭和休息的,家里人都很忙,没空带他们回家。

    程煜还记得那天吃过饭之后,他和同学到操场上玩,结果被一个球砸中,程煜倒退的时候不小心踩了另一个孩子的脚。

    当时程煜就说了对不起,可对方不依不饶,程默跑上前来,最后跟那个孩子打在了一起。

    其实严格说来也不是程默帮程煜出头,只是程默见程煜跟人起了冲突,想要上去拉架,但没想到对方比较横,竟然先冲着程默踢了一脚。

    这才导致了俩人打在一起,而程煜还成为最终解决战斗的那个人,他解下自己的皮带,抽跑了对方。

    但不管怎样,那次的冲突里,程默是帮了程煜忙的,程煜想起这些,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可程默并未喝完,程煜也因为他这个举动,似乎想起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