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屋里,宁可竹紧张的走上前来。

    她拉着程煜的手,关切的问:“没跟你父亲吵架吧?”

    程煜看了看饭厅那边,程青松吃饱已经被送回房间了,程广乐还未离去,但冯琴和程颐都已经离开。

    “没有,就是简单的谈了谈。妈,咱们吃饭吧。”程煜挽着自己母亲的胳膊,回到饭厅。

    “二叔,吃饭。”程煜依旧客气平静的跟程广乐打着招呼。

    可程广乐又怎么吃得下去?

    他站起身来,说:“我去看看大哥。”

    说罢,匆匆离开,程煜却是夹起了一块糖醋里脊,放进宁可竹的碗里,说:“妈,吃菜,我记得您最爱吃这种酸甜口的东西。只是有些凉了,味道不会太好。”

    宁可竹勉强将糖醋里脊放进嘴里,的确是凉了,外边的糖衣有些发硬,她艰难的将里脊嚼碎咽下。

    “煜儿,你爸怎么还不进来?”

    “可能他有些事情要思考一下吧。妈,您放心,我和他真的没吵架。”

    “唉……你这孩子,刚才在饭桌上,何必说的那么决然。虽说你二叔一家是有些做的不到位,但你毕竟是个晚辈啊,这些话你不该说的。”

    “老程也希望我说呢,总要有人站出来,让他们明白,这个家到底是谁的家。我不怪老程的决定,但不代表他们可以在我头上拉屎撒尿。”

    宁可竹看了看程煜,突然觉得眼前的儿子有些陌生。

    或许真的是十年来太少相处的缘故,程煜的成长,以及他今天的表现,其实足以让宁可竹感到欣慰的,毕竟,还不满二十二岁的他,已经可以从气势上压倒程家的其他人了,完全展现出了一个家长的潜质。

    可是,这让宁可竹感到心疼,如果不是程广年那些始终不肯说出口的“原因”,程煜根本无需在这样的年纪承担这么多压力。

    其实宁可竹知道,程家的其他人,都恨不得程煜赶紧死掉,至少,也像从前那样,呆在美国永远别回来。只有这样,他们才能从程广年那里得到他们真正想要的东西。

    刚才冯琴所说的一家人,宁可竹如果不是端着大嫂的身份,早就该出声呵斥了。

    不过好在程煜的表现堪称完美,一句话就让冯琴彻底闭嘴,等到他们父子到后院聊天的时候,冯琴干脆就待不下去了,借口说头疼,让程颐送她回家。

    这一切的压力,原本都不该是程煜要去承担的,他本就该学成归来,进入程氏集团,从中层坐起,启动自己的团队,然后逐渐掌握高层,控制中枢,最终接替程广年的位置,成为程氏集团新一代的领导人。

    但从重重蛛丝马迹,以及程广年的一切表现来看,程广年从未给程煜设计过这样的路。

    “儿子,虽然妈也不知道你爸为何不肯把程氏集团交到你的手上,但是,你别怪他……”

    程煜笑了笑,说:“妈,您放心吧,刚才老程也跟我说了类似的话,问我怨不怨他。我不怨啊,他几十年奋斗得来的一切,他有完全的处理权。我起步已经很好了,至少可以把车卖了拿到两千万的资金支持我的创业,我干嘛要怪他。

    非要说怪他,那也只有一点,那就是他从未让我像一个正常的孩子那样成长和生活,我最需要父母的年纪,却只能通过冰冷的视频跟你们聊几句。

    所以我回来了,所以我再也不要按照他的想法生活,我要像其他普普通通的人那样生活。妈,您别多想,老程始终是我父亲,不能因为他没把他拥有的一切给我,我就连父亲都不认了。”

    宁可竹点了点头,虽然还是很担心,但也就不再多说任何。

    程广年和程广乐回到了饭厅里,沉默着坐下,程广乐给程广年倒上酒,兄弟俩喝了一杯。

    “菜都凉了,算了,时间也不早了,将就着吃两口吧。后天,都回来吃饭,陪老爷子过个团圆节。”

    程广乐吃完之后,婉拒了宁可竹留他喝茶的客气话,匆匆离开。

    程煜也站起身,说:“那我也先回去了,明后天要去见几个创业者,晚上还得看些资料,了解一下他们的项目。”

    程广年也没留他,只是说:“后天记得回来吃饭。”

    程煜摆摆手,说:“后天你们吃吧,我懒得跟那些巴不得我别出现的人吃饭。看爷爷,我不需要应节,任何时候我都可以回来。”

    程广年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看着程煜走出了大门。

    ……

    程苒回到家里,看到自己的母亲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正抱着电话跟人视频通话。

    “小苒回来了?来,跟你二婶打个招呼。”程苒的母亲方梦迪冲着她招手,并且把手机屏幕转向程苒的方向。

    “二婶好。”程苒跟冯琴打了个招呼,看出冯琴似乎情绪不太好,也懒得多问,把手里的包扔在茶几上,对自己的母亲说:“我爸还没回来?”

    “说是有应酬,其实还不就是去花天酒地了。等他回来我再跟他算账。”

    “家里还有饭么?”

    “哎哟,小苒你还没吃饭呢?”方梦迪急急忙忙的对着屏幕那头说:“二嫂,我不跟你说了,小苒还没吃饭呢,我去给她热热。”

    冯琴什么都没说,直接掐断了通话。

    “这么晚你怎么还没吃饭?”方梦迪一边急匆匆的放下手机,往厨房走去,一边问着。

    程苒似乎有些无语,但还是说道:“我不是跟您说了,我今天去徐州出差的,刚赶回来,哪有工夫吃饭?”

    “你这孩子,高铁上也不知道先对付一口。你先坐着,我去给你热饭热菜。”

    程苒也无意坐下,跟着方梦迪一起走向厨房,一边走一边问:“二婶好像情绪不太好?”

    “哎哟,何止是不好啊,简直是要抓狂了。她和你二伯,还有程颐,被程煜给训了一顿。”

    程苒一愣,一边帮着母亲从冰箱里把东西端出来,一边说:“哦对,程煜回来了,这都快一个月了吧?听说没在家里住,这段时间我也忙,其实应该喊他一起吃个饭的。毕竟是咱们家的太子爷啊!”

    “谁说不是呢?我跟你说,小苒,程煜这孩子变化可大了,以前他就是淘气一点儿,但学习成绩是你们几个兄弟姐妹之中最好的,你大伯把他送到美国,也没让人操过心。但也不知道在美国是怎么回事,这回来了吧,也不肯进咱家的集团,自己捣鼓了一个什么投资公司。名字倒是取得挺好,远大前程,他哪还用什么远大前程,你大伯早就给了他一个远大前程,躺着都能……”

    眼看着自己母亲说话说跑偏了,程苒说:“妈,您能别绕那么远么?小煜怎么就会训斥二伯一家?”

    “你别着急啊,我这不是感慨程煜变化挺大么?以前挺不知声不知气的一个孩子。”方梦迪一边端着菜,一边摇头感慨。

    程苒对此,颇有些不以为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