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桌上回归平静,宁可竹最开心,因为程煜在解决这件事的过程中,表现的实在太出色。

    不但阻止了程青松喝酒,还让他适应了他一向不肯喝的果醋,看老头儿在饭桌上,拿起那杯果醋,小心翼翼一点点的抿着,别提多宝贝这他从来不肯喝的东西了。

    程广乐夫妻俩却是有些尴尬,儿子的瞒天过海之术,遭到了老头儿的无情揭穿,他俩旗帜鲜明的反对,却又搞不定一个老头儿。

    没想到最终还是被程煜搞定了,而且这个结果是所有人都皆大欢喜的。

    这似乎就更加印证了他们这些人,根本就不是真的孝顺程青松,只是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思,把老爷子供起来,从未想过一个老人到底需要点什么。

    程煜的表现还在延续。

    饭桌上的气氛因为这个小插曲搞得有些尴尬,他主动端起杯子,虽说是一贯的忽略了自己的父亲,但却表现出丝毫不计较程广乐一家的姿态。主动敬了程广乐,又敬了冯琴,最后还按照之前冯琴说的,跟程颐喝了一杯。

    程颐是最尴尬的,下午的表现本就惹得程广年有些不满意,他虽然莽撞冲动,但也看得出来,程广年并不是刻意的在回护程煜,而纯粹是他的表现让程广年不满意。

    程广乐算是给了他一个机会在程广年面前表现,他却又给玩砸了。

    最终全都是程煜解决的,并且还是程煜主动举杯。

    程广乐看在眼里,心里更是叹息不已。

    这些年,程广年对程煜一直都不够好,程家的人也不傻,他们仿佛也看出程广年根本无意让程煜接管家里的生意。程煜刚回来的时候,他们还紧张过,但没想到程广年依旧没让程煜进入公司,程煜自己似乎也不想继承父业,相反自己弄了个公司。

    虽然不知道原因,程家自己人也多少有些猜测,可猜测毕竟只是猜测,他们还是希望程广年可以一直这样继续下去,毕竟,只有如此,他们的子女,才有可能从公司争得更多的话语权。

    又或者说,是争得更多的利益。

    在这段时间以来,程广乐一直叮嘱自己的儿子要在程广年面前多表现,甚至没有主动提出要见见程煜,心里自然有自己的小九九。

    今天程煜犯了个错,居然把程青松带去吃汉堡这种东西了,程广乐就觉得这是个机会。

    程广年显然不满意程煜的做法,否则也不会让他这个当二叔的去找程煜,他让自己的儿子去,也是想把这个表现的机会给程颐。

    可是,结果并不令人满意。

    而程煜除了中午呵斥了程颐一句之外,其他的表现,却显得足够的沉稳,甚至可以用完美来形容。

    现在,又表现出一副毫无芥蒂的模样,竟然主动找程颐喝酒,程颐这无疑就更加处于下风了。

    所以,程广乐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在桌子底下狠狠的踢了程颐一脚,又偏过身体瞪了他两眼,程颐才终于主动的端起了酒杯。

    “程煜,中午的事情,是我急躁了。希望你能理解我当时的心情,我也是担心爷爷的身体。但是不管怎样,我的态度不好,而且没分清楚时间场合。来,哥敬你一杯,希望你原谅我的不到之处。对不起!”

    程煜抬起头,微微一笑,也没说什么,端起酒杯,跟程颐碰了碰,喝下了这杯酒。

    但是,程颐是站着的,程煜却是四平八稳的坐着,这很有点儿居高临下的姿态,就仿佛他是长辈,程颐是晚辈了。

    程广乐看到程广年的眉头微微蹙了蹙,他心里暗笑,毫无疑问,程煜的这个举动,程广年也并不满意。

    放下酒杯之后,程煜缓缓开口道:“程颐,虽说你年纪比我大一些,二叔结婚早,生你也早。没错,在我们这一代人里,我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但是,我也希望你能搞清楚。第一,老程是长子,程氏集团也是他占主导地位,我想,这一点,二叔也不应该反对吧?”

    程广乐有些尴尬,程氏集团发展至今,程广年依旧牢牢的把控着超过五成的股份,他和程广天以及程洁,加起来也不过十个点不到,而且还只有分红权,并没有实际的股份。

    说白了,程氏集团根本就是程广年一个人的,外界这么看,程家内部大家也都心知肚明。

    程煜的话还算是委婉了,没有直接说程氏集团就是程广年一个人的,他这个做二叔的,也实在挑不出毛病。

    只得点了点头。

    程煜笑了笑,继续说:“第二,这里的确是我家,哪怕我现在也不住在这里,可这依旧是我家。即便你是我堂哥,在这个家里,你也没有权力冲着我大呼小叫。有事,咱们商量着解决,你用什么态度对我,就会得到我什么态度的回应。”

    程颐张了张嘴,程煜这话说的有点重,甚至有些挑衅的意味,似乎是要让他明白,在程家这一代人当中,到底谁才是太子爷。

    而这一点,在程广年表现出从未想过要让程煜接管程氏集团的意图之下,程家的其他子嗣都是在明争暗斗中,希望自己可以获得多一些的垂青,不谈能最终接掌程氏集团,哪怕是争取多一点点的股份也好。

    而且,程广年也明确的说过,谁表现的更好,就更有可能接近集团的高层,成为独当一面的决策人之一。

    这几乎就是一种许诺了。

    是以当程煜刻意的强调在程家谁主谁次的时候,程颐还是很有些话想要说的。

    程煜没给他这个机会。

    程煜摆摆手,直接制止了程颐的开口,继续道:“第三,老程他怎么想的,我不清楚,我也不在乎。我就连自己开公司,都没伸手找他要钱。

    当然,卖车的钱,最初也是他出的。可车给了我,我用来做什么,那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这一点,我跟老程算是达成了共识。

    而你们是怎么想的,我也都知道,说实话,其实我也不在乎。当然,也许你们不信。这还是不重要。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儿,我无意从老程那里顺理成章的得到些什么,是顺理成章的吧?”程煜笑了笑,有些自嘲,同时看了程广年一眼。

    桌上的人,除了程青松之外,表情都有些凝重。

    程广年面无表情,看不出任何的东西。但在宁可竹的眼神之中,却多了几分对自己儿子的心疼。

    是啊,一个原本可以躺着继承千亿家产的大少爷,现在却被自己的堂兄排挤,这简直就是个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