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路对此十分不解,程煜刚才的电话响,分明就是个闹钟,怎么出去转了一圈,进来就变成一次短线操作了?

    想了想,管路估计程煜应该是早就得到了消息,只不过采取这种故弄玄虚的方式介绍给周大铜。

    于是,他帮着周大铜问道:“这是个什么操作?”

    “股票,一支即将被庄家操作的股票,具体情况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对方只是给出了可以盈利的空间。”

    “半个月资金翻倍?”

    程煜点了点头,说:“确切的说,是周一之前入场,然后下一个周三必须出货,这也是庄家能够容忍的最大范围。否则,庄家就会一视同仁的通杀了。”

    “最多可以入场多少?”

    “那边原本是说一千万的,但他就要拿走一半,我想,五百万的利润,对周总来说也没什么太大意思。我争取了一下,一千五百万,最多了。除掉手续费,周总这笔资金在十三天内,可以净赚七百万以上。”

    管路点了点头,望向周大铜,说:“虽然入场资金不多,但十三天的时间,净赚七百万,这笔投资相当不错了。我介绍给你的投资组合,牵扯资金八千多万,哪怕是两三个月后,盈利也未必能达到七百万,反而没有这笔投资效益高了。”

    程煜补充道:“而且,这只是第一次,以后还会有更多的消息。不过,这一次也算是我们三方面首次合作,我和老管就不收你的佣金了。”

    这么一计算,周大铜立刻动心了,的确,一千多万的资金入场,半个月不到的时间,盈利七百万,到哪儿找这么好的投资去?

    虽说是短线,这并不能满足周大铜的需求,但是,既然程煜说了,还有后续的机会,那周大铜也不妨跟着玩一玩。

    经过考虑之后,周大铜说:“好,那我就相信程总,您呐也别说包赔的事儿了,投资哪有没风险的?这样,我把资金直接打给你们,这件事就由你们操作。不管赔了还是赚了,都算我的。”

    程煜哈哈一笑,端起酒杯,道:“周总真是个爽快人,那就这么说定了。”

    三人一起举杯,周大铜喝完之后拿起手机,说道:“我去安排一下资金的事情。”

    说罢他匆匆离座。

    见周大铜走开了,管路压低了声音,凑到程煜身边说:“消息早就有了?”

    程煜也知道管路可能看到自己手机上的花样了,便点点头道:“其实也就是晚饭前的事情,当时我的想法是这笔投资我们自己做。不过刚才你也看到了,周大铜对你介绍的投资组合并不太满意,至少达不到他的胃口。我权衡了一下,少赚个几百万,但彻底留下了周大铜这么个现金奶牛,对咱们以后的业务开展,会有不小的好处。而且,这笔投资如果放在公司,总不能不带沈知秋玩儿,到时候他如果再要求携带资金入场,咱俩的利润也没多少了,其实也就是赚个佣金。”

    管路笑了笑,说:“这些我能理解,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你考虑的对,周大铜虽然急切的想要把资金通过我们进行投资,但其实对我们的信任度还不够,尤其是短期内我们又不缺资金,根本没法儿带他玩。这种投资,给他也无妨。不过,你刚才说包赔,真的是吓了我一大跳。好在周大铜识趣,自己主动说输赢都算他的。”

    对此,程煜只是一笑,他现在对神抠系统是无条件的信任,根本就不担心投资会失败的事情。

    尤其是周大铜是把资金交给他们操作,这样程煜就能完全按照投资金手指的指示进行,根本就不可能赔钱。

    很快,周大铜回来了,他笑眯眯的说:“好了,我已经安排好了,明天一早,这笔资金就会进入你们的账户,不过完全到账可能还需要时间,剩下的,就交给二位操作了。”

    程煜又一次举起酒杯,说:“放心吧,一切交给我,保证周总十三天之后七百万落袋为安。”

    接下来就没什么工作上的事情可谈了,三人只是随意的聊着天,最终当然还是周大铜买了单。

    而这顿酒钱,程煜收获的积分就颇为可观了,毫无疑问,这跟周大铜满满的感激之情有关。

    二十六分,这是一个能让程煜十分满意的数字。

    看了一眼脑中光屏上的积分总数,716/1146,程煜真的非常满意,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在公司,程煜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中,又收到了四笔积分,积分有高有低,但加在一起也就十五分。

    程煜知道,这是报销的款项下来了,这算是早就应该得到的积分,程煜也并未太过在意。

    到下午的时候,周大铜的资金虽然早已有了过账通知,但一直都还没有真正入到公司的账上。

    程煜便动用了公司的资金,先帮着周大铜将投资金手指给出的股票先行买进,总归没必要非等到周一再去买,万一到时候庄家已经开始行动,一看到有人挂出一千五百万的买单,他们迟疑了怎么办?

    下班的时候,管路过来喊程煜一起走。

    “明天陪我找找房子吧,现在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了,我总不能一直住在你那儿。”

    程煜点了点头,心说现在已经超出了不抠时间段,他当然乐于陪管路找房子,随便帮他还还价,还能弄点儿积分,哪怕只有个三四分也行啊。

    “我看你也别租房子了,还不如就公司近的地方买一套。房子始终也是增值的……”

    管路想了想,觉得程煜说的也有道理,但他还是有些犹豫:“买房子倒是无所谓,可是一旦买了,装修什么的……那周期岂不是要拖很久?”

    “你买套带装修的,先住着再说吧。又不是让你住下就一直住着,以买代租,到时候等真有看中的房子,孟伊人也彻底辞掉工作过来给你当贤内助了,你再买一套合适的慢慢装修,也得参考孟伊人的意见么,那房子又不是你一个人住。”

    “这倒是不错,省的我装修的房子伊人不满意。那行吧,明儿咱们就看看房,有合适的,就直接买了。”

    两人一边走,程煜一边说着:“想要个什么房型?”

    “既然是买,那还是宽敞点儿,弄个小别墅吧,双拼或者联排都行,到时候出手也好出,或者干脆租给别人也不难租。”

    回去之后,程煜在房产app上帮管路划了个范围,基本上就是以公司为半径,一个五公里的圆,然后在这个范围内,找到了几个合适的小区,都是带有联排以及双拼别墅的小区,总价也不高,低的四百多万,高的也不到一千万。

    周六早晨,程煜陪着管路一起去了公司附近,原本管路说让程煜休息休息,他自己去就行了,可程煜是要增长积分的,又怎么可能放过这样的机会。他的热心,反倒让管路感动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