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东感到很尴尬。 ̄︶︺sんцつ

    原本是想着开开玩笑,毕竟这是要一起吃晚饭,十有九八还得喝点酒,搞得太凝重不太好。

    可万万没想到,一句太子爷,却触碰到了程煜的伤处,徐东只觉得自己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一时间,他站在桌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拉开椅子坐下去了。

    管路当然也看到了程煜突如其来的表情,他是完全不了解这些的,就算了解,他也不会认为程煜对太子爷这三个字会有什么抵触情绪,毕竟,他就曾不止一次的说过程煜是太子爷。

    他们当然都不会明白,程煜的便秘表情,跟这里任何人都无关,只跟他自己有关。

    刚才在徐东进门之前,程煜郁闷的很,如同打游戏打输了之后拍打键盘一般在脑中的光屏上胡乱拍打。

    这是个很微妙的事情,毕竟,一个虚拟的拍打意图,在程煜看来是完全无害的事情。

    可谁也没想到,他这么胡拍的过程,却竟然导致他的积分从一百一十五,一下子变成了十五分。

    程煜当然明白为何会突然减少了一百分,在他不可能有任何违规之举,也绝不可能被扣分的情况下,单笔一百的积分,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兑换了系统商城里的那个对话功能。

    他迅速点开了右侧隐藏的导航条,然后,果然在自己的任务窗格里,看到了那个仿佛小喇叭喊话一般的玩意儿。

    马勒戈壁啊!

    程煜简直欲哭无泪。

    他的脸上,也就呈现出刚才以及现在并且始终保持持续的便秘表情。

    这简直就是一大噩耗啊,关键是程煜根本就不知道这该死的对话功能有什么用。

    他没有忘记,在这个小喇叭模样图案的解释当中,写的是这样一句话。

    “永久的对话功能,对话时长为上一次对话结束或兑换成功后经历时长的千分之一。”

    后边半句比较好理解,这意味着程煜在兑换成功这个小喇叭图案之后,就已经开始了计时。

    目前大概过去了不到一百秒吧,这也就是说程煜可以选择使用这个刚刚兑换到手,还热乎着的功能。

    但是,时长为不到不到零点一秒中。

    而如果程煜使用过这个功能后,又会再次重新计时,同样,所经历时长的千分之一,将会变成他跟也不知道是什么鬼对象的对话时长。

    虽说大致上能猜测出对话的对象是神抠系统,可毕竟没有得到证实,这笔兑换的积分又高达一百分,程煜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兑换这个该死的东西。

    可是现在,一切都没的可说了,他一通发泄之下,误触了商城,然后又巧不巧的误触了这个对话功能,并且还误触了弹出的对话框上,确认兑换的选项。

    这得多好的运气啊,连着三次精准的误触。

    程煜迅速的计算了一下。

    脑中光屏的面积大概相当于一台二十寸的电脑显示屏给他的感觉,而那个商城的手推车图案,大概占据了这个光屏整个大小的千分之一不到。

    而商城里,那个小喇叭所处的方格,占据整个屏幕的三百分之一左右。

    对话框上,那个确认兑换的按钮,跟商场手推车图案的大小几乎相仿。

    也就是说,程煜需要用千分之一的运气点中商城,再用三百分之一的运气点中小喇叭,再用一千分之一的运气点中确认兑换,这其中除了第一条,不能有任何的失误,因为只要失误就是重头再来。

    嗯,概率也不算特别低,大概三亿分之一吧。

    可是要知道,福彩双色球的头奖中奖概率,仅为一千七百万分之一,而体彩的大乐透玩法,被称为国内彩票中奖概率最低的玩法,其头奖的中奖概率,也不过是两千一百万分之一而已。

    而已……

    而已……

    而个屁的已!

    程煜现在的运气简直就是爆棚破表直上云霄冲破了玉皇大帝的金銮殿,程煜简直觉得自己现在是气运加身,马上就能成为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事业巅峰了……

    呃……

    程煜意识到,成为ceo迎娶白富美,这对他而言,好像一点儿难处都没有。

    毕竟,明后天徐东帮他把公司注册完毕之后,他就是ceo了,而白富美么,杜小雨明显就是其中的佼佼者,程煜相信,只要自己说一声,估计杜小雨的父母会把她绑着过来,让她立刻和程煜完婚。

    麻蛋啊!

    人生的挑战到底在哪里……

    哦不对,跑题了。

    程煜也是被郁闷坏了,他兜了一大圈,自己的脑子完全乱掉了。

    最终,他好容易找回了之前的逻辑,他觉得自己气运加身。

    气运加身如我,是不是该出去买张彩票?

    程煜二话不说,猛地站起身来,直接冲出了门去。

    身后,包间里,徐东痛苦万分。

    尼玛,我就跟你开了个玩笑,你至于郁闷到摔门就走么?

    管路也懵了,他赶紧给程煜打了个电话,压低了声音说:“你干嘛呢?”

    程煜咬牙切齿的说:“你们等等,老子去买张彩票!”

    管路更加懵逼了,买彩票?你特么是在逗我么?这会儿你丫买什么彩票?

    可程煜并没有多做解释,他只是挂断了电话,异常坚决的冲出门去,找到一家彩票店,福彩和体彩,各打了一张单组号码的彩票。

    “四块钱!老子要中一个体彩再中一个福彩!一千万!”程煜狰狞的表情,和风风火火简直快要把自己点着了的姿态,让彩票店老板看的噤若寒蝉。

    “这人怕不是得了病吧?哎哟,可怜哟,年纪轻轻,长的也不错,居然想钱想发了疯……”

    等到程煜走后,彩票店老板自言自语的感叹着。

    包间里,徐东看着管路,心怀忐忑的问道:“那个,管先生,程少他是不是……”

    “哦,他不是走了,他说他……”管路突然觉得这话没什么信服力啊,但他还是试探着说道:“我要是告诉你,他仅仅只是要去买张彩票,你信不信?”

    徐东满脸无语的表情,这让他怎么相信?

    就为了买张彩票,突然满脸便秘的模样,然后更是摔门而去,把朋友和客人都留在饭店里不管不顾?

    “程少是不是不喜欢别人叫他太子爷?”徐东纠结了半天,还是问道。

    管路满脸黑人问号,完全没明白徐东这句话是几个意思。

    “不会啊,我之前也这么喊过他……”

    徐东难以置信的问:“真的?”

    “这我骗你干嘛?”

    “那程少他……”徐东彻底无语了,好在也不用怀疑了,因为程煜挥舞着两张彩票推开包间的门回来了,脸上的表情不再是便秘的模样,反倒是春风拂面,其中又带着少许的狠厉和决然。

    呃……

    这小子真是去买彩票了?

    不自觉的,徐东也用上了程广年对程煜的一贯称呼。

    他突然觉得,程广年不愿意让程煜接班,可能就是因为这小子着实太不靠谱了吧?什么时间什么场合,非得在这会儿去买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