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煜刚说完,就有点后悔,这完全是下意识的一句话啊。『『ge.

    “咦?铁公鸡要拔毛了?”高一鸣很是意外。

    程煜毫不犹豫借坡下驴:“就为你这句话,原本办成了可以吃吞拿,现在只能吃大排档了。”

    高一鸣哈哈笑着,这些他倒是不在意,能让程煜这个铁公鸡拔一次毛,这已经可以写进他的自传里了。

    管路从另一间卧室挠着头,睡眼惺忪的走了出来,程煜很是兴奋的拍拍他的肩膀,说:“你知道么?原来,创业型企业入驻某些园区,只要承诺一定的经营流水和税收,就可以享受免费的办公场地……”

    管路呆呆的看着程煜,揉了揉自己满是眼屎的眼睛,说:“你连这都不知道?”

    程煜不明所以的说:“啊?我应该知道么?”

    “别人不知道也就罢了,像是你这种把抠门当生命的人,当然应该知道。”

    呃……

    这话有点伤人了啊。

    程煜挠挠头,颇有些尴尬的说:“我这不是刚从国外回来,国内发展如火如荼,我也没想到能有这么多好处啊。

    “我说您这一大早跟客厅发什么疯呢,大喊大叫的,合着就是这事儿啊。我原本今天也打算跟你聊聊咱们公司放在哪儿的问题,还想着你肯定比我熟。这样看来,我得找朋友打听打听了。”

    “不用打听,我刚才已经找人问了,他说他能帮我搞定。他自己就是创业的,不过现在已经脱离那种地方了,搬到市中心的cbd来有段时间,算是创业成功者。”

    “嗯,那倒是挺好,不过到时候还是要比较一下不同园区的优惠政策,跟政府打交道,有些事情必须提前落实到合同当中,否则很容易在发现问题之后,几个部门之间相互扯皮。职能交叉以及三不管地带这种,踢皮球太烦人了。”

    “这个你放心,我那朋友肯定靠谱。”程煜兴奋的一挥拳,心道今天剩下的那二十六点积分,光是搞定一个办公场地这种事,肯定就能全都到手了吧?

    而事实上,程煜虽然想的很美,但事实也的确很美。

    不大会儿,高一鸣就打来电话,他告诉程煜,他联系了三个园区,分属吴东不同的三个区,并且跟对方都联系好了见面的时间,今天一天就能跑下来。

    “具体的条件,到时候见面再谈吧。正好我今天没事,陪你跑跑,就当是还你人情了。另外,我问一个,你要不要告诉那些人你的真实身份?”

    程煜一愣,道:“什么意思?”

    “你们家在吴东太过于举足轻重了,任何一点儿风吹草动都有可能引起那些职能部门的觊觎。毕竟,你作为程氏集团太子爷,突然跑到一个创业园区开了一家投资公司,那些人肯定得想,这是不是跟程氏集团接下来的动向有关系啊?最轻的,他们也得动脑筋,优惠可以给你开放到最高,但接下来就会不断的接触你,试图让你把程氏集团某项业务落到他们区里来……”

    高一鸣的话还没说完,程煜赶忙道:“那可不行,我这间公司跟我爸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我连启动资金都没打算找他要……呃……其实他也没打算给。所以,指望从我身上套出我爸,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我宁愿不要那么大的优惠,也绝对不能让他们为了我爸整天跟我纠缠。”

    “那你就别开你那车了,太扎眼,那些人,鼻子比狗都灵,看到你那车,再联系您老人家的姓,他们要是想不到程广年那才叫奇怪。之后只要到车管部门和户籍那边一查,你的身份就藏不住了。但是我还是得说一句,以你家在吴东的地位,你无论怎么藏,其实也藏不了太长时间。迟早他们都是会知道的。”

    “那就等他们知道了再说,总之现在我绝不能给自己找麻烦。”

    “行吧,你在家等会儿我,我洗漱一下就出门,然后去接你。早上应该还来得及跑一家。”

    挂了电话,程煜把情况跟管路一说,管路当然没意见,立刻洗漱,等了二十来分钟,高一鸣的电话就来了,表示他十分钟后就能到程煜小区门口。

    程煜和管路下楼刚走出门,就看到了高一鸣那辆帕拉梅拉,见两人都钻进了后座,高一鸣苦笑着说:“合着我今儿真成了你俩的司机。”然后,又转脸对着管路说:“高一鸣,您怎么称呼?”

    管路赶忙道:“管路,公路的路。您别见怪,我不是把您当司机,只是我跟您不熟,想着还是让程煜坐前座,没想到他也钻后座了。”

    “你甭搭理他,他也就是没话找话说。老高,你赶紧的,这都快十一点了,咱总不能掐着饭点到人家那儿吧?”

    “那也没什么,他们肯定巴不得请咱吃饭,把你灌醉了才好直接把你的公司留下。”高一鸣嘴里虽然这么说,但还是迅速踩下油门,帕拉梅拉平稳的开了出去。

    “对了,你俩那公司注册好了没?”高一鸣一边开车一边问,“注册资金多少?”

    “还没呢,这不是周末么?昨天才把细节定下来。明天去注册,注册资金两千万。”

    “嗬,盘子够大的,一开始就两千万了。”

    “投资公司么,还是多拿点注册资金出来,这样无论是客户还是被投资人,都会对我们公司多点信心。”

    高一鸣点着头道:“这倒是,不像咱们高科技企业,注册资金经常就是五十万一百万,估值过十亿了注册资金也不过五百万,不上市,注册资金不可能增资到千万级别。像是你们这类金融公司,想要接手那些大型的兼并案,估计注册资金低于一个亿,人家都不带用正眼看你们的。”

    三人一路随意的聊着,很快就到了吴东最北边,靠近长江边的一个大型园区。

    也没谈太久,程煜也还真不想蹭对方的这顿饭,虽说会有积分入账,但万一吃人嘴短稀里糊涂在没有比较的情况下达成了意向,无法让抠门利益最大化,那就得不偿失了。

    出来之后,高一鸣笑着说:“有人请吃饭,程大少竟然表示不吃请,这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啊。”

    管路不失时机的补刀:“嗯嗯,我简直觉得刚才那个程煜是一个假的大少,话说,你真的不是程煜的双胞胎兄弟?”

    对此,程煜直接一个白眼:“滚!”

    两人一起哈哈大笑,但其实两人心里都明白,有些饭,真的是不能乱吃。就好像这个园区的饭局,真坐下来了,人家不把你喝趴下是绝对不会放你走的。

    当然,即便喝趴了也未必就非得跟他们签约,但是那不是耽误时间么?

    相比起这俩人,程煜对于时间这种事,更为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