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这都是程煜的一个痛点。『→お℃..

    他很是无法理解,程广年就他这么一个儿子,为什么总是不肯把他留在身边。

    现在好不容易同意他留在国内了,却根本就没有半点想要让他进程氏集团的意思。反倒是程煜跟他提起想要自己创业,程广年反而显出赞同之意。

    并且,这种赞同没有下文,像是别人的父母,在得知自己儿子要创业之后,肯定会问问需要多少投资,在不为难的情况下,肯定会全力支持。

    程广年明明对程煜准备进行的创业项目持赞同意见,却根本没有拿出一毛钱帮他投资的意思,这也让程煜百思不得其解。

    不用别人提醒,程煜很多次都问过自己,他到底是不是程广年的亲生儿子。

    可是,看到镜子里那张和程广年至少有七八分相似的面孔,程煜就知道这一点根本无需怀疑。

    甚至于,程煜看得出来宁可竹也对程广年的这些行为并不能真切的理解,但她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自己的丈夫,就如同整个程家在程广年的帮扶之下,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说得难听点,程氏集团能有今天的规模,几乎完全是程广年一个人的功劳,每每遇到选择性的问题,程广年总是不管多数少数,都站在正确的那一边。

    程煜很多次的安慰自己,或许,每次的选择都正确,这就是程广年一意孤行,从来不考虑别人感受的原因吧?

    只要是他做出的选择,他就一定认为那是绝对正确的,不容置疑。

    管路的话,让程煜很有种受挫的感觉。

    看到程煜突然间的沉默下去,管路心说难道被我一语成谶?

    可是,程煜好歹也是南加大的毕业生,并且是那种提前一年就能毕业的神人,要知道,很多人在南加大这样的顶级名校学习,是把自己本科阶段的过程规划为五年的。只用了三年就毕业,绝对是优秀中的优秀,天才中的天才。

    这样的一个儿子,程煜的父亲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开玩笑开玩笑,程大少你别介意啊!”管路也只能用这样的话来争取错开这个话题了。

    而程煜,却很真诚的抬起了头,说:“我自己觉得自己还算优秀,但的确如你所言,似乎我在我父亲眼里永远都是一无是处。我不妨告诉你,我创业的事情虽然算是得到了我父亲的首肯,但他仿佛并没有给我投资的意图。因此,我创业的开篇,很可能只能凭着我手里二百来万的零花钱开始。甚至于,我这二百多万,还是我妈前两天得知我要搬出来住,给我转过来一百万才凑出来的。”

    呃……

    管路顿时感觉到有些尴尬,程煜突然变得真诚这让他明显有些不适应。

    他默默的想着,程广年的确是成功人士中的成功人士,翘楚中的翘楚,或许他对程煜的要求,是希望程煜能做到跟他一样吧。可是,谁也不是打娘胎里生出来就能一蹴而就的,程广年怎么能要求在现今这样的社会形势下,程煜也要白手起家呢?

    但是不管如何,管路仿佛突然间就明白了程煜为什么出身豪门还这么抠门,一个连亲儿子,唯一的亲儿子要创业都不肯投钱的爹,恐怕就是造就程煜如此性格的源头吧。

    叹了口气,管路重重的拍了拍程煜的肩膀,说:“我突然理解你了,以后别跟我抢着买单!”

    程煜一愣,说:“这个你放心,我的血脉里就没有抢着买单的基因。”

    管路眼前一黑,他为什么会有一种又被程煜挖了个坑给埋了的感觉?

    不管怎样,两人还是开始聊起了关于对未来创业的构想,俩人都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因为他们在很多问题的认知上,竟然如此的一致。

    管路说:“既然我们的思路如此一致,要是我们俩不合作,那就真的没谁能在一起合作了。”

    程煜重重的点着头,说:“没错!”

    管路又道:“只是,您老人家就二百多万,咱租个写字楼,再随便投资一两个项目,你那点钱都不一定撑得住。可我要是投的比较多,你的股份那可就……”

    程煜微笑着说:“别着急,我还有其他资金。”

    随后,程煜把沈知秋那边的事情跟他讲了一遍:“所以,我虽然自己资金量有限,但是能筹集的资金恐怕会比你多很多。我这叫自带流量,你还坚持按照投资比例分配股份么?”

    管路稍事沉吟,道:“靠谱不靠谱?”

    “应该靠谱,当然,终究还是要见面之后才能一探究竟,并且,还要看他带回来的意向中,我们对资金的掌控能给出多少。”

    “但是对方对我们的资金量,应该也会有要求吧?不管你带来多少流量,你终归只有两百万的投资,你总不能要求我十倍二十倍于你。而且说实话,我父亲同意给我的初期投资,也只有一千万而已。”

    程煜沉默了下去,他知道,如果沈知秋发现他们这家公司只能拿出一千多万的资金,毫无疑问,在对公司的掌控方面,沈知秋就会要求更多的话语权,毕竟,沈知秋带来的资金,至少是千万级别的——嗯,他的是美刀。

    “你说,我把柯尼塞格卖了怎么样?”

    “我去!你一个大少,已经沦落到要卖车这种地步了?我还以为你会说你出门随便找几个发小的富二代,借个一两千万投进来玩玩呢!”

    “如果这真的可以,我肯定不介意去借个一两千万……”

    管路仿佛领悟了,他一拍大腿道:“我知道了,以你那铁公鸡的性格,你根本就不会有朋友啊!”

    程煜猛地瞪了管路一眼,说:“我的确没什么朋友,但原因是因为我十二岁就出国了,你能指望十二岁之前认识什么敢借给我一两千万的朋友?”

    “这倒也是……”管路挠了挠头,“哎呀,有点饿了,咱去吃饭吧。”

    程煜眼泪汪汪的说:“我早就饿了,但你不说吃饭,我也不太好意思提。毕竟你看我穷的都只剩下二百多万来创业了。”

    管路不屑的说:“你也会不好意思?”

    程煜害羞的低下了头,说:“偶尔也还是会的。”

    出门的时候,程煜猛然问道:“对了,你今天来吴东到底是想干嘛的?”

    “注册公司……嗷……我去,跟你这儿瞎聊,我把正事儿给忘记了!”管路大喊了一声,惨绝人寰。

    “不过你们家在吴东肯定关系满天下,你应该能帮我搞定这事儿的吧?”

    程煜翻了个白眼,说:“其实我只是想提醒你,你的公司不用注册了,毕竟,后续我们还有很多合作细节需要商量……”

    “什么合作啊?”突然间,一个声音从两人侧后方清清淡淡的飘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