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你的事好吧,又不是找我帮忙,你问我干吗?”说完,程煜直接升起了车窗,一溜烟跑了,多一句话都不想再说。wwδw.『『ge.

    不过,有了杜小雨这句话,程煜就知道自己今天的积分该找谁了。

    看看时间,还早,十点多钟,哪怕是吃中饭也有点儿嫌早。

    不过考虑到高一鸣就在隔壁的大厦里,程煜觉得他又是个自己开公司的小老板,总不至于忙到没时间搭理自己。

    瞄了两眼,程煜很顺利的看到了寰宇大厦的字样,他干脆直接把车停进了寰宇大厦的停车场。

    高一鸣倒是在第一时间接了电话,可能也是因为找了杜小雨,觉得这终究还是借的程煜的人情,所以电话里的声音也显得极为热情。

    “哎哟,程少,您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你大爷,我前几天也给你打过好么?你特么不但不接我电话,还说你很忙……”

    “哎哟,那您可是冤枉我了,我们这种小人物,自己创业,那不得在地里刨食么?我也想像您这样,天天开着豪车在外头溜达啊。”

    程煜哼了一声,道:“那看来,盛宇那事儿你是不打算考虑了是吧?”说罢,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高一鸣的电话果然不出所料的追了进来,他简直跪舔一般的说道:“哎哟,祖宗,您别挂电话啊,有事您说话……”

    “我这儿信号不太好……在停车场呢。”

    “嗯?”高一鸣知道,程煜不会无的放矢,刚才他绝不是什么信号不好,挂断和信号不好,高一鸣怎么会分不清楚?

    但是程煜突然说自己在停车场,就有可能……

    他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哎哟,程少,您不会是在我们寰宇大厦的停车场里吧?你在几区?我下去接您?”

    程煜这才感到满意,笑了笑说:“这边写着h区。”

    “得嘞,两分钟,两分钟我就到。”

    程煜挂了电话,四下看了看,不到两分钟,高一鸣就出现在车库的另一头。

    “哎哟喂,程少,您说您要来咱们公司莅临指导,怎么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我好让人准备红毯恭迎您上去啊……”

    “你今天是不是有病?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程煜翻了个白眼,一脚踢死这个货的心思都有了。

    高一鸣陪着笑脸,说:“我这不是为自己前几天有眼不识泰山的行为赔礼道歉么?我跟你说,由于知道杜小雨是杜长风的女儿,我回去之后就查了一下咱们吴东姓程的人。不出意外的话,程广年程董就是你父亲吧?虽说你父亲在福布斯上只排到七十多位,但是,真正懂行的人,谁还能不知道,程董至少也是有实力进前十的人,甚至,前五也有可能。我当时就想,我去,我这是认识了个什么朋友啊!霎时间就觉得自己与有荣焉……”

    “滚!”程煜这次是真的抬脚了,他觉得,如果高一鸣再这样的话,大概他们之间的朋友关系也就处到头了。

    当然,程煜不会忘记高一鸣还欠他三顿日料,以及他答应以后小型应酬尽量安排在老吞那儿,不过老吞那儿的事情程煜也操不上心。

    总而言之,高一鸣再这么下去的话,程煜估计吃完那三顿日料,拿到那三笔积分之后,也就会中止跟他之间的联系了。

    高一鸣笑着躲开,说道:“不过说真的,你今儿怎么来了?”

    程煜说:“你打算就让我一直呆在这地下停车场跟你聊天?”

    高一鸣一拍脑门:“瞧我这脑子,赶紧赶紧,程少您先请。不是那边,是这边!我刚才是绕了一大圈才找到的你!哎哟喂,瞧你给笨的!路标不会看么?”

    程煜翻了个白眼,不过,这样的相处方式,反倒让他觉得舒坦起来。

    上电梯,到了八楼,而这幢大厦一共是四十几层。

    “楼层还真是有点低啊。”程煜道。

    高一鸣赶忙说道:“可不是么?我一直想换个高点儿的,视野开阔啊。最好是能换到隔壁大厦去……”

    “换来换去的,岂不是要浪费很多装修钱?”

    “办公室装修能花多点钱?只要是能搬进盛宇,我跟你说,出去谈业务,人家一看是盛宇的,直接订单增加百分之五十乃至百分之百都没问题。”

    程煜还真是不太了解这些,他只是点了点头,眼见着一路走过来的人看到高一鸣都低声喊着“高总”,而高一鸣则是倨傲的点点头,直到把他带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高一鸣笑呵呵的把完全由玻璃打造的办公室周围所有的百叶窗都给关闭了起来,这样,外边的人就看不见他们在办公室里的行为了。他自己无所谓,他跟程煜之间的交流也不会有什么要防止泄密的东西,但是程煜这个人,其本身,就是需要绝对保密的。

    “喝点什么?咖啡?还是红茶?”

    “都行。”程煜走到沙发上坐下。

    高一鸣给倒了杯红茶,放在程煜面前,说:“你还没说呢,怎么会突然跑到我这里来?”

    “这事儿说起来有点长……”然后,程煜就把自己从家里搬出来,在市中心租了套房子的事情说了,“可谁曾想,我租住的小区,竟然跟杜小雨住的公寓只隔了一道围墙。我的小区门冲南,她的公寓大门冲北,知道之后给我愁的啊!然后我就只能寄希望于世界这么大,谁也别碰上你知道吧?

    可今天,是我从那套房子里第一次出来,居然就被杜小雨撞上了。你说,这都十点多了,别人都九点上班,她为啥会十点多才想起来要上班去?尼玛你上班就上班,干嘛还非得让我送她?等把人送到了吧,她还问我,说你那个朋友真不客气,居然真的打电话问我,能不能帮忙把他公司弄到盛宇里来。她问我要不要帮忙……”

    前边那一大段,直接被高一鸣给忽略了,虽然听到这些他也有一颗八卦之心在熊熊燃烧,可这一切都比不上最后那一句。

    “那你怎么说的?”

    “我说这是她的事,跟我有毛线关系,让她自己做决定。”

    高一鸣一脸的沮丧:“你就不能随口说一句能帮就帮?咱俩不管怎样,也勉强能算是朋友吧?这种一句话就能解决的事情,你就不能随手……”

    程煜似笑非笑的看着高一鸣,也不接腔,倒是高一鸣自己说不下去了。

    带着点垂头丧气的样子,高一鸣说:“好吧,我知道,其实这是个不小的人情。是我有点着急了,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