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犹豫半晌,还是问道:“小陈,这套房总价多少?”

    小陈噼里啪啦一算,道:“这套房还有个车位,加在一起的话,一共是一千二百二十万。『『ge.看上去是比同小区其他房子略微贵了一点点,但实际上,他这套房有二百万的装修在里边,而且,装修好了之后一天都没住过人。如果除掉这一笔,这房子其实算是相当便宜了。”

    王海一听,一千多万,顿时舍不得了。

    他们家,实际上能动用的资金也不过就是千把万而已,真要买了这套房,公司的资金链又会出问题。

    他刚才所说的礼物,当然不是要送这个小陈一套房,只不过是买套小点儿的公寓,写自己的名字,让这个小陈搬进去住而已。

    这个地段的公寓,一套五十平的,也得二三百万,一款八万块的包他尚且舍不得送,又怎么可能送一套房?其实那个小陈自己也明白,此前所说的那句,也真的就是想多了而已。

    “这还真是有点儿贵哈……”王海干笑着。

    “那就要看你的诚意了,虽然的确是有点贵,不过总的说来其实买到手就赚到了。我小姑那个人你也是知道的,很容易被感动。她一感动,说不定……”

    王海一愣,随即想到,买了这套房,资金链断了没关系啊,真要是因为这套房跟程洁复了婚,这两年来程洁的分红少说也有个大几千万了……

    程煜在一旁继续怂恿:“小姑夫,你看,我小姑一向疼我。我到时候也会帮你说说好话的,毕竟,你的诚意我是从头到尾都看在眼里的。”

    要说很多时候就都是利令智昏,而且王海心里还有他的小九九。

    他琢磨的是,这房子买下来说是送给程洁,可合同和未来的房产本上还是写自己的名字,只不过把房产本交给她,同时把钥匙给她罢了。

    要是程洁不肯复婚,这套房总归还是他的,拿去银行抵押也能抵出不少钱来,应该不会导致公司资金链出问题。

    “那好吧,要不就它了!”王海踌躇半晌,自以为得计的下定了决心。

    程煜咧嘴一笑,道:“还愣着干嘛,赶紧把刘先生请回来啊!”

    那边刘经理其实也回到家,家里人还问他呢,可他却很不高兴的样子。

    毕竟,兴致勃勃的要去卖房,原以为十拿九稳了,没想到是个乌龙。最后导致乌龙的人居然还是公司的太子爷,他连发飙的机会都没有。

    这要是能高兴才怪了呢。

    眼看着电话上的号码又是中介打来的,刘经理很不高兴的接听了电话:“你们要干嘛?我已经答应了程少不追究,你们还想干嘛?”

    电话是店长亲自打的,他赶忙解释说:“刘先生,抱歉打扰您,这次是真的有人要买您的房子了。”

    “嗯?”刘经理愣住了,但又不敢相信:“我跟你说,你别又让我白跑一趟啊。”

    “您放心吧,这次是程少介绍的人,而且是程少一力促成的买卖,肯定不会有问题。”

    “真的?”

    “您看,我怎么敢骗您呢?”

    刘经理挂了电话,虽然心下仍有怀疑,但对方说的言辞凿凿,他觉得总归还是要去一趟。

    把刚脱掉的鞋又重新穿了起来,刘经理出门开着车,又朝着中介驶去。

    这边,中介公司当中,店长和小陈也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合同的事情,刘经理十来分钟就赶到了,程煜还特意到门口去迎了他一下。

    看到程煜亲自来接,刘经理算是彻底打消了全部的疑虑,笑眯眯的就迎上前去。

    程煜跟他握了握手,没等他表示感谢,程煜就说:“刘经理,是这样,里边那个要买房的人呢,从前是我们家亲戚,这个我就不跟你多说了。总之,房价上,他肯定是要跟你谈谈价格的,你就按照你心理价位那样去让,不用太考虑我和我爸的因素。但是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会想办法让他买下你这套房。”

    刘经理很是疑惑,程煜又道:“其他的你别管,你就是卖房的,你也不用告诉他你的身份,就说咱俩认识就行了。”

    刘经理终于听出点眉目了,这是要坑人啊,只是,这坑怎么挖怎么埋,似乎他还是不太明白。

    不过既然是程煜交待的,他又只是正常卖房而已,无所谓咯。

    进门之前,程煜又说:“刚才那个乌龙,我也有点责任,所以,我希望刘经理你能要求中介公司,必须由小黄来成交。”

    刘经理连连点头,表示理解。

    “原来是程少的家里人啊,那没的说,一切好商量。”一进门,刘经理就很热情的跟王海握手。

    情况都已经很清楚了,也没什么太多可以说的,无非就是走一下中介的流程,验证一下房产证这些。

    剩下的,就是房价的问题了。

    “你现在的总价是……?”王海拖长了声音问到。

    刘经理看了程煜一眼,说:“我原本的报价是一千二百二十万,说实话,最初就是想着让出二十万的价。不过既然是程少的亲戚,我再让一百万。这真的就是底价了,说实话,这套房,我一天都没住过,这个价,已经低于小区的平均成交价了。”

    这套房,他买的是期房,五年前就付了款。

    这五年,房价几乎翻了一番,如果对方是贷款买房,他肯定是要在价格上跟对方一点点的计较的。可程煜说了,对方是一次性全部付清,王海甚至都表示他已经联系过银行,银行正在给他准备出具本票的程序。

    虽然说程煜说了不用特意让步,但全款之下,刘经理也懒得跟王海一点点的纠结价格,干脆一步让到了位。

    王海看了看小陈,问到:“这个小区的房子,成交均价是多少?”

    小陈立刻说:“六万七左右,之前三个月,每个月的成交均价几乎都是这样。刘先生这套房稍微大一点儿,单价会略微低一些,但怎么也不可能低于六万的。而且这房几乎全新装修,没住过人,又是真正二百万的豪装。一千一百万这个价格,真的是很不错的了。”

    王海其实还是有些犹豫,毕竟是一千一百万啊,总是有点儿下不了决心。

    程煜这会儿也不说话了,他知道,王海多半是会上钩的,对于召唤卡,程煜相信绝不只是把人召唤来这么简单,肯定也会在最终成事儿方面有所帮助。

    否则,单纯的把人召唤来了,不能达成程煜抠门获得积分的话,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现在的局面就是,王海成交,才有可能让程煜达成抠门的结果,所以,程煜很耐心的等待着。

    王海左思右想,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

    他说:“好吧,就这么决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