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

    两道龙吟声同时响起,气劲相撞。ωヤノ亅丶メ....

    砰

    乔峰后退半步,官御天屹然不动。终究还是境界差距,只是初一交手,便已高下立判,乔峰终究不是大宗师,比不得官御天。

    但他生性豁达,又怎会因此被打击到。

    “哈哈哈……再来!”

    乔峰豪迈一笑,非但没有因为官御天是大宗师心生畏惧,反而迎难而上。

    呵……

    官御天倒是颇有些赞许这份气度,当下也只用掌法与他对轰。

    砰

    砰

    ……

    乔峰越战越勇,到了后面,掌法越发势大力沉,令官御天也不得不小心应对。

    此人竟然越战越勇,看来,单凭掌法,是赢不了他了。这一招,不用是不行了。

    官御天心里暗暗的想。

    他有心一会天下英雄,自然不能在首战消耗太多。

    先天罡气!

    随着官御天以马步的姿势站立,乔峰的降龙掌仿佛击打在一道无形屏障上,刚贴近官御天便被挡下,消弥于无形。

    见状,不仅乔峰,除了嬴政几个穿越者外,所有人都惊骇不已。这天底下,竟有如此强悍的武功,乔峰掌力如此猛烈,都难以突破。

    先天罡气?

    嬴政嘴角一勾,不由回忆起原著中任千行的那句话。先天罡气,月圆之夜还有用吗?我不仅知道这件事,还知道,你的罩门,就在气海穴。

    嬴政都有些好奇这所谓的魔剑遗族是怎么创出这些威力大,却隐患重重的武功。先天罡气有罩门,一剑隔世威力无敌,却可能走火入魔。

    说起来,嬴政甚至有些好奇,先天罡气都这么强了,那么,连官御天都不敢练的一剑隔世又是何等光景?或许,能比盖聂的百步飞剑更强!

    想着,嬴政不由瞥向官御天气海穴的位置。果然,如果全神贯注的看,就会发现,官御天的周身,仅这一处有一道缝隙,只要大宗师全力一击,便能击破!

    “赵高,你觉得这武功怎么样?”

    嬴政忽然低声说道。

    赵高已经离金丹不远,只差临门一脚,不知道,他能否看得出来。

    却不知,赵高也是惊骇不已呢。单单这一招无敌的防御,自己也难以击败官御天了!

    “此功防御无双,赵高只怕难以击破!”

    赵高答道。

    难以击破?

    呵呵,嬴政晒笑一声。

    “记住,他的罩门,就在气海穴!”

    “但,不要声张,如果有一天你对上他,便给他一个‘惊喜’。”

    嬴政指的,自然是未来铸剑城可能偶遇的事,未免将来赵高被他纠缠住,所以,先告诉他一声。毕竟,赵高是自己人,有备无患。

    闻言,赵高眉头一紧,凝神看去。果然,他也看到了这一破绽,惊叹之余又不免更加敬畏嬴政了,自己眼中不可敌的绝世高手,就这么被他的一句话消弥于无形了。

    月神同样赞叹道“大人真是好眼力!”

    这人显然已经将这武功融入周身,知道了这一点,就是她月神,也能打赢此人!

    嬴政轻笑一声,又道。

    “我还知道,每逢满月之时,他的功力便会消失殆尽!”

    噗

    月神与赵高难得默契的对视一眼,忽然觉得,这官御天忽然由绝世高手跌落成弱鸡,现在怎么越看这人都是破绽呢?

    “大人,你说的月神都想下去比武了!”

    就连一直安静的赵婧,也难得插了一句嘴。说完,便笑吟吟的看着月神。

    她还真说中了,官御天先是大放异彩,引得群雄纷纷侧目。如果这个时候,她出场将其击败,便会立马成为全场的焦点。

    另一边,李秀宁几人对视一眼。

    “小败,你能打的过这官御天吗?”

    一句话,将独孤求败从沉思中拉了回来。

    先天罡气虽然有罩门,却不可能那么容易看出来。原著中,第一个发现的人应该是剑尊,想来是他的先人为了克制魔剑遗族,所以精心研究过对方的武功。

    而且,即使是这样,如果功力相差太大,知道罩门也没用。原著中,任千行是仗着月圆之夜官御天功力散尽,知道罩门,又有魔剑这等神兵利器,才能这么轻松将官御天击败。

    剑尊即使知道了罩门,也只能利用偷袭,才能伤到官御天。

    “乔峰掌力如此浑厚,尚且不能奈何到他,若是我对上,只怕也是不胜不败之局!”

    独孤求败摇了摇头,坦白说道。

    “嘿……”

    李秀宁贼笑一声,戏谑道。

    “如果你叫我一声老大,我就考虑教你怎么打赢他!”

    一旁的邀月三姐弟听得满脑黑线,又有些无奈,这丫头,还是这么贪玩。仗着熟知剧情,又在故弄玄虚了,只是……被独孤求败叫老大,还真是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啊!

    “老大,蓉儿也想知道。”

    独孤求败还在犹豫时,黄蓉便率先开口了,叫的完全没压力。

    闻言,李秀宁笑着摸了摸她的头,道“好的,不过等会再告诉你,免得被某人偷听了。”

    说完,看向独孤求败,意思不言而喻。

    “老大!”

    独孤求败干脆的开口了,相比起这个,武道才是他的追求。再说,他似乎对说这两个字不怎么抗拒。

    如愿以偿后,李秀宁笑眯眯的朝邀月三姐弟得瑟的一挑眉,低声在独孤求败二人耳边说了一句话。

    “果然如此!”

    独孤求败眯着眼睛,死死盯着官御天气海穴的位置。

    官御天还不知自己的秘密这么快便被好几个人知道了,在乔峰一次又一次攻击无果之后,被他瞧中一个缝隙,以一记威龙神掌击倒。

    “这是什么武功!”

    乔峰不甘心的问道。

    他自问虽不是天下无敌,但还是第一次,有人只守不攻,自己都奈何不了他。

    “先天罡气!”

    官御天淡淡道。

    随着乔峰落败后,又有人上前挑战。

    左冷禅,任我行,甚至连武当木道人都出场了,都没能击败官御天。剩下的,除了老一派的,或者隐藏在暗处不想出手的,官御天,竟成了明面上的赢家。

    官御天,武林盟主,天下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