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过,这次孙策袭击益州的过程中,包括孟获在内的很多大部落,为了各自的利益,对孙策进行了大的抵抗,这才让孙策举步维艰,给了秦放扫平北部,南下打败孙策的时间。ω δwww..

    诸葛亮七擒孟获收心,秦放也想这样,给自己弄一个不错的名声,然后呢,对孟获等人也算仁至义尽。

    以后呢,他们好好当官,按照秦放要求,进行改革,事情呢,就这么定下来了。

    结果,这孟获完全的不给面子啊!

    眼看孟获就要走出房门了,秦放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孟获,你给我站住,给脸不要脸是吧,对于你们这些人民的害虫,我本来是要剿灭的,念在你们在对抗孙策有功,我这才准备放你们一马,侧封官职,让你们保境安民,留下一个好的名声,既然你给脸不要脸,那行,回去洗干净脖子,等着我大兵压上吧!”

    秦放愤怒了,他是真的愤怒了。

    虽说的确有点对不住孟获,毕竟有些冷落了对方,但他可是朝廷的大司马,对孟获这么一个部落首领,已经认错了,孟获竟然还抓着不放,甚至还威胁其了他。

    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既然说不通,那就打,诸葛亮能打服孟获,秦放相信,他也能。

    诸葛亮七次,秦放觉得,他可以用七十次,耗到孟获啥都不剩下,就看这家伙服不服。

    如此,还能给其他部落看看,展示一下实力,秀一下肌肉,让他们都知道,现在的益州是谁的。

    孟获还这没给秦放面子,冷哼一声,直接就走。

    秦放也没再拦,就这么看着孟获离开。

    “主公,这不好吧……”贾诩这个时候开口了。

    “有啥不好的,他们啊,就是皮糙肉厚的,不打不行,光讲道理,他们永远不明白什么叫疼!”秦放晃动了几下脖子。“正好,孟达那边,一时半会还不会爆发冲突,益州的降兵不少,给她们配发火焰长枪和小炮弹,数量别太多,那这些部落练练手就好,太多,容易造成太多的伤害,这些可都是益州的百姓,杀戮太重,我于心不忍!”

    贾诩点了点头。“这样也不错,不然,他们现在答应了,等我们走了,不定会做出啥来,打服了,也就没了后顾之忧!”

    事情就这么愉快的定下了,负责这次讨伐的事吴懿,文聘、甘宁、张绣轮番过去帮忙,其实也不算帮忙,就是送点火焰长枪和小炮弹,然后告诉他,如何使用,什么时候使用,一般的战术如何,具体如何执行,战场上自己做主!

    吴懿听得那是一愣一愣的,他知道秦放的嫡系大军实力强悍,但听了之后,才明白,他说理解的强悍,跟真实的强悍,差距着实不小。

    讨伐孟获,吴懿心理有了底气。

    以前益州兵马讨伐,胜少败多,胜也是惨胜,啥也捞不到,但失败都是惨败,丢盔弃甲。

    这次,秦放是让他们打出气势,打出信心啊!

    这么理解之后,吴懿率着大军出发了。

    对于战况,秦放从没太当回事,打败孟获,那是肯定的,不然,自己的大军,吴懿的大军也就太弱了。

    装备了火焰长枪还有小炮弹,都能失败,这样的军队,就没有存在的价值。

    孟获被打败的消息一次次的传来,一谈最多传来五六次,每一次,吴懿都给孟获留出了活路。

    可以说,吴懿是真的理解秦放的想法。

    他没有意气用事,赶尽杀绝。

    但他就跟个狗皮膏药一般,孟获去哪,他就跟到哪,然后二话不说,就是一通轰炸。

    这轰炸很有技巧,他并没有在交战的时候大规模使用,而是隔着远远的,就开始下令攻击。

    轰鸣声很大,显示出了火焰长枪和小炮弹的威力巨大,但因为双方距离遥远,所以,死伤不多。

    但见到火焰长枪好小炮弹的威力,孟获的兵马,直接就怂了。

    他们劫掠百姓,那是有本事的,对付益州以前的兵马,也没问题,他们靠的是武力,是对周边地形的熟悉。

    但现在,吴懿完全不跟他们讲究什么战法,就是一句话,看到就炸!

    孟获在逃往,吴懿在追击。

    日子就这么过了半个月,战争是越打越小,因为,随着孟获的不断失败,所有部落都看出来了,这益州新主不是一般人,他们根本惹不起。

    救孟获,惹怒了这位,他们随时都可能挂掉。

    于是乎,很多部落在孟获来投奔后,都是一通酒水,灌醉会后,送给吴懿。

    孟获不服气,性格完全没变,吴懿也是一次次的放走,然后继续追击。

    这个情况,吴懿还挺享受的,以前讨伐孟获的将领,都是被孟获的弄得焦头烂额,现在孟获是被他弄得焦头烂额啊。

    追击孟获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秦放一直想返回成都,布置凉州战事的打算被暂时搁浅了。

    孟获服气之后,他怎么也得见一下啊。

    “主公,好消息,好消息……”

    这天,文聘笑呵呵的怕了进来,咧着大嘴。

    “什么好消息,孟获投降了!”

    秦放现在最想听到的消息,就是孟获投降,其他的,他实在想不出还能有啥好消息!

    “孟获投降能算啥好笑……”文聘咽了几口吐沫,让自己尽量平静一下。“是江东,孙策死了!”

    “孙策死了?”对于这个消息,秦放是震惊的,孙策这回去才多久啊,就死了?

    那边现在并没有什么大仗打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

    “死了,确认无误,据说是许贡的家臣干的!”文聘想了想,将听到的消息总结了一下。

    “孙策灭许贡的时候,做的很是残忍,机会所有亲族都被杀了,这是许贡的几个门客,侥幸逃脱。”

    “孙策在返回扬州之后,因为太过于烦闷,所以就出门打猎,想散散心,结果,在山上被伏击了,身中数箭,当场惨死。”

    “那几个门客,被当场剁成了肉酱!”

    听完文聘的叙述,秦放长叹一声。“天妒英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