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坤沉默了两秒,叹了一口气说:“我有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张蓉马上就要出来了!”

    我心里一沉,她不是才进去吗,怎么这么快就能出来!

    周坤解释说:“当时她判的并不是很重,在加上前几天她被查出患有严重的生理疾病,上面秉着人道主义精神,允许她保释出狱。. .”

    哼,什么人道主义精神,我看是收了钱吧。

    “那她弟弟呢,也能出来吗?”

    周坤摇了摇头说:“应该不能,她弟弟的情节比较严重,上面不敢冒这个险。”

    那就好,如果那小子也能出来,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接着周坤将我送回了家,然后接了一个电话又急匆匆的离开了。

    我知道他大概在忙什么,只不过这些事情事关重大,我不好多问。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起来了,然后简单的吃了早饭,便开车去了我爸那。

    刚进院子,我就看见我爸和宋梅的爸爸坐在门口的躺椅上聊天。

    他们两人的精神都很好,正有说有笑的不知道在聊什么。

    我走过去喊了一声爸,我爸立马回过头来,然后皱着眉头问:“你的脚怎么了?”

    我刚拆完石膏,走路还有点瘸。但医生说了,再养一阵子,就没有那么明显了,所以我笑着解释说:“昨天不小心压到脚趾甲了,过几天就会好。”

    “怎么这么不小心!要不要找医生看看?”

    我急忙摇头说:“不用了,我已经找医生看过了。”

    “看过了就好。”我爸点了点头,然后又对宋梅的爸爸说:“这就是我那个儿子,你应该见过吧。”

    “见过,见过,他以前来看你的时候,都会去我那边坐一会儿。”宋梅的爸爸笑着说。

    “那你觉得怎么样?”

    宋梅的爸爸上下打量了一下我,然后问我:“你和你前妻为什么离婚?”

    我心里一沉,忽然冒出一个不好的念头。一般人是不会问这么私人的事情的,除非他和我爸提前商量过。

    我委婉的说:“感情不和。”

    可谁知,我爸却瞪了我一眼道:“什么感情不和,是他前妻背着他偷人。你别看他长得人高马大,工作上也精明能干,但在家里却没有一点骨气,经常让人欺负!”

    我老脸一红,特别的不好意思。可宋梅的爸爸却笑得更开心了,他接着又问:“那你怎么这么多年还没生孩子。”

    我还是委婉的说:“工作太忙。”

    可我爸又拆我的台:“跟你忙有什么关系,分明是张蓉不想生。当初我为了这件事还旁敲侧击的和张蓉说过!

    她当时说:‘我嫁到你们刘家是来生孩子的吗?你们刘家是有皇位要儿子继承,还是要女儿去国外和亲。’

    我当时气得啊,差点没晕过去。我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老古董,女人在外面打拼,晚点生孩子没关系,但她一个屁事都不干的家庭妇女,怎么就不能生孩子了?”

    宋梅又问:“你现在有多少家产?”

    我看着我爸,干脆不说了,反正说了他也会补充一大堆。

    如我想的那样,我爸接着又说:“当然不能和你们家比,但他有车有房,还有一些古董收藏,总体来说应该也不算很差。”

    “嗯,确实已经很不错了。”宋梅的爸爸点了一下头,似乎对我还算满意。

    我已经完全明白他们是什么意思了,于是尴尬的笑了笑说:“宋梅最近来看您了没!她交了一个新男朋友,家庭环境好,而且长得也很帅气。”

    我刻意说明这一点,想让他们打消撮合我和宋梅的念头。

    可谁知他却脸色一冷,冷哼一声说:“那小子不靠谱,我不喜欢。”

    我心里一沉,他怎么会不喜欢肖波呢?要知道,不管从哪方面看,肖波都要比我强很多。难道他觉得肖波有问题?

    我解释说:“肖波虽然才进公司,但却已经帮宋梅办成了几件大事,如果……”

    我的话还没说完,宋梅的爸爸就摆了摆手说:“行了,你别说了,这些事情我都知道。但我告诉你,我在商场上混了这么多年,不说有多厉害,但至少也能看出人的三分本性。肖波那小子心机深沉,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

    我回想起肖波将我的轮椅推翻的那一次,竟觉得宋梅的爸爸说的有几分道理。他确实是一个心机深沉的人。

    但我还是说:“心机深也不见得是坏事,如果他真的喜欢宋梅,就会满心思的帮宋梅着想,不会算计到宋梅身上去。”

    “哼,喜欢!在绝对的利益面前,喜欢和爱情都是可以舍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