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几个人本来想吃游戏说的那种果子,但是慕晟封不再给他们机会,他们饿得两眼发慌。. .

    尤溪知道他们家boss大人是故意的,脸上的笑容一直没停过。

    穆子辰慢慢的摇了摇头,开始给自己的队员加油鼓气,队员悔的肠子都青了,一个个懊恼无比。

    徐小兰对着尤溪的背影咬牙切齿,但内心也在后悔自己刚才没有去吃那种果子,竟然连慕晟封都以身试法了,他们还有什么好怕的。

    刘亚伟蹦蹦跳跳的向前走去,脚步轻快,绝对是拉仇恨的存在。

    刘亚伟心情相当愉悦,胃里有了东西,体力也跟了上来,本来相当疲劳,但是看着其他人一个比一个劳累的样子,他就觉得浑身有着使不完的力气。

    尤其是那个吴世凯一副吃瘪的样子,让他心里越发的开心,要知道两家的粉丝斗得不可开交,虽然她们没有正面交锋过,但是因为吴世凯的种种作为让他相当不爽。

    “哎……尤溪那个果子味道还可以,为什么你刚刚没吃?”

    尤溪:“……”

    刘亚伟突然间反应过来,刚刚慕晟封和他以及穆子辰全部吃了牛甘果,尤溪作为第一个发现的人一直没有吃。

    “难道你不饿吗?为什么你不吃呢?”刘亚伟快速的跑了几步跟了上去,在距离尤溪有几米的地方突然停住,因为尤溪跟慕晟封的距离太近。

    刘亚伟可没忘记刚刚慕大总裁看他的眼神,现在他都觉得全身有些发冷呢。

    虽然他进行了深刻的自我反思,并不觉得自己这种小人物什么时候碍了慕大总裁的眼。

    尤溪:“……”

    “难道食物有毒?”刘亚伟突然捂住自己的嘴,接着又问道:“还是说你对这个过敏,又或者你偷偷的吃了什么东西,你是不是吃了巧克力?你是不是还有偷偷藏起来的巧克力!”

    尤溪:“……”

    慕晟封:“……”

    “反派死于话多,你再这么啰嗦,待会儿我找点有毒的东西把你毒哑!”尤溪狠狠的瞪了刘亚伟一眼。

    刘亚伟默默的吞了下口水,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副我再也不乱说话的样子。

    刘亚伟的眼睛瞪得溜圆,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死死地盯着前方,像是见鬼了一般。

    尤溪不明所以的转过头,以为刘亚伟看到了原始森林里面体型巨大的原始生物。

    转头就看到他们家boss大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间攀上了一个有接近十米高的灌木。

    刘亚伟之所以目瞪口呆,是因为慕晟封身手矫捷,像是杂技演员一般,几乎瞬间就窜上了那么高的灌木,像是会轻功一样。

    现实生活中,刘亚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的身手,一时之间被吓住了。

    慕晟封刚刚就像是一只矫捷的豹子,而且窜上灌木丛的动作很突然。

    尤溪转过头就看到他们家boss大人神情严肃的向着四周望去,尤溪的表情也不由得严肃了起来。

    (本章完)

    其他几个人本来想吃游戏说的那种果子,但是慕晟封不再给他们机会,他们饿得两眼发慌。

    尤溪知道他们家boss大人是故意的,脸上的笑容一直没停过。

    穆子辰慢慢的摇了摇头,开始给自己的队员加油鼓气,队员悔的肠子都青了,一个个懊恼无比。

    徐小兰对着尤溪的背影咬牙切齿,但内心也在后悔自己刚才没有去吃那种果子,竟然连慕晟封都以身试法了,他们还有什么好怕的。

    刘亚伟蹦蹦跳跳的向前走去,脚步轻快,绝对是拉仇恨的存在。

    刘亚伟心情相当愉悦,胃里有了东西,体力也跟了上来,本来相当疲劳,但是看着其他人一个比一个劳累的样子,他就觉得浑身有着使不完的力气。

    尤其是那个吴世凯一副吃瘪的样子,让他心里越发的开心,要知道两家的粉丝斗得不可开交,虽然她们没有正面交锋过,但是因为吴世凯的种种作为让他相当不爽。

    “哎……尤溪那个果子味道还可以,为什么你刚刚没吃?”

    尤溪:“……”

    刘亚伟突然间反应过来,刚刚慕晟封和他以及穆子辰全部吃了牛甘果,尤溪作为第一个发现的人一直没有吃。

    “难道你不饿吗?为什么你不吃呢?”刘亚伟快速的跑了几步跟了上去,在距离尤溪有几米的地方突然停住,因为尤溪跟慕晟封的距离太近。

    刘亚伟可没忘记刚刚慕大总裁看他的眼神,现在他都觉得全身有些发冷呢。

    虽然他进行了深刻的自我反思,并不觉得自己这种小人物什么时候碍了慕大总裁的眼。

    尤溪:“……”

    “难道食物有毒?”刘亚伟突然捂住自己的嘴,接着又问道:“还是说你对这个过敏,又或者你偷偷的吃了什么东西,你是不是吃了巧克力?你是不是还有偷偷藏起来的巧克力!”

    尤溪:“……”

    慕晟封:“……”

    “反派死于话多,你再这么啰嗦,待会儿我找点有毒的东西把你毒哑!”尤溪狠狠的瞪了刘亚伟一眼。

    刘亚伟默默的吞了下口水,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副我再也不乱说话的样子。

    刘亚伟的眼睛瞪得溜圆,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死死地盯着前方,像是见鬼了一般。

    尤溪不明所以的转过头,以为刘亚伟看到了原始森林里面体型巨大的原始生物。

    转头就看到他们家boss大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间攀上了一个有接近十米高的灌木。

    刘亚伟之所以目瞪口呆,是因为慕晟封身手矫捷,像是杂技演员一般,几乎瞬间就窜上了那么高的灌木,像是会轻功一样。

    现实生活中,刘亚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的身手,一时之间被吓住了。

    慕晟封刚刚就像是一只矫捷的豹子,而且窜上灌木丛的动作很突然。

    尤溪转过头就看到他们家boss大人神情严肃的向着四周望去,尤溪的表情也不由得严肃了起来。

    (本章完)

    其他几个人本来想吃游戏说的那种果子,但是慕晟封不再给他们机会,他们饿得两眼发慌。

    尤溪知道他们家boss大人是故意的,脸上的笑容一直没停过。

    穆子辰慢慢的摇了摇头,开始给自己的队员加油鼓气,队员悔的肠子都青了,一个个懊恼无比。

    徐小兰对着尤溪的背影咬牙切齿,但内心也在后悔自己刚才没有去吃那种果子,竟然连慕晟封都以身试法了,他们还有什么好怕的。

    刘亚伟蹦蹦跳跳的向前走去,脚步轻快,绝对是拉仇恨的存在。

    刘亚伟心情相当愉悦,胃里有了东西,体力也跟了上来,本来相当疲劳,但是看着其他人一个比一个劳累的样子,他就觉得浑身有着使不完的力气。

    尤其是那个吴世凯一副吃瘪的样子,让他心里越发的开心,要知道两家的粉丝斗得不可开交,虽然她们没有正面交锋过,但是因为吴世凯的种种作为让他相当不爽。

    “哎……尤溪那个果子味道还可以,为什么你刚刚没吃?”

    尤溪:“……”

    刘亚伟突然间反应过来,刚刚慕晟封和他以及穆子辰全部吃了牛甘果,尤溪作为第一个发现的人一直没有吃。

    “难道你不饿吗?为什么你不吃呢?”刘亚伟快速的跑了几步跟了上去,在距离尤溪有几米的地方突然停住,因为尤溪跟慕晟封的距离太近。

    刘亚伟可没忘记刚刚慕大总裁看他的眼神,现在他都觉得全身有些发冷呢。

    虽然他进行了深刻的自我反思,并不觉得自己这种小人物什么时候碍了慕大总裁的眼。

    尤溪:“……”

    “难道食物有毒?”刘亚伟突然捂住自己的嘴,接着又问道:“还是说你对这个过敏,又或者你偷偷的吃了什么东西,你是不是吃了巧克力?你是不是还有偷偷藏起来的巧克力!”

    尤溪:“……”

    慕晟封:“……”

    “反派死于话多,你再这么啰嗦,待会儿我找点有毒的东西把你毒哑!”尤溪狠狠的瞪了刘亚伟一眼。

    刘亚伟默默的吞了下口水,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副我再也不乱说话的样子。

    刘亚伟的眼睛瞪得溜圆,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死死地盯着前方,像是见鬼了一般。

    尤溪不明所以的转过头,以为刘亚伟看到了原始森林里面体型巨大的原始生物。

    转头就看到他们家boss大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间攀上了一个有接近十米高的灌木。

    刘亚伟之所以目瞪口呆,是因为慕晟封身手矫捷,像是杂技演员一般,几乎瞬间就窜上了那么高的灌木,像是会轻功一样。

    现实生活中,刘亚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的身手,一时之间被吓住了。

    慕晟封刚刚就像是一只矫捷的豹子,而且窜上灌木丛的动作很突然。

    尤溪转过头就看到他们家boss大人神情严肃的向着四周望去,尤溪的表情也不由得严肃了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