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在森林里兜了一天,才终于找到我们进去的那个洞口。. .co

    只见洞口全是死人,都是杜鲁门手下的那些雇佣兵,我连忙冲过去,马莎莎和童满天还在里面,不知他们有没有遭到毒手。

    我担心坏了,要是马莎莎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怎么向马叔交代,就算老爸也会骂死我的。

    我挨个身体翻看,庆幸没有马莎莎和童满天的尸体,总算还有那么一点希望。

    “是那个人杀的。”杜鲁门指着满地的尸体说。

    “他到底是什么人?”我愤怒的说,不管这些人都是好人还是坏人,这样视人命如草芥,真是人类的刽子手。

    “可能是一个提前到这里探索的人。”杜鲁门说。

    “除了你还有谁知道这个地方?”我问。

    “大千世界,茫茫人海,我也不知道还有谁,总会有人从浩如烟海的资料中找寻到什么。”杜鲁门回答。

    “看样子他们呆在这个地方应该是时间不短了,怎么也没有离开?”我说。

    “是在等我。”杜鲁门说。

    “等你开启怨灵。”我说。

    “不错,没有知道怎么会开启怨灵,所以他们在等待一个懂得开启的人。”杜鲁门说。

    “既然他们在这里,一定有住的地方。”我说,找寻人类活动的痕迹,要比找动物活动的痕迹容易的多。

    “是的,应该很容易找到。”杜鲁门说。

    我开始在四周寻找,可是杜鲁门站在原地并没有动。

    “我要走了。”杜鲁门说。

    “你要走?”

    “我的任务完成了,我们并不是朋友,不是吗?”杜鲁门说。

    “不错,我们不是朋友,如果你相信你一个人能走的出去的话,你就一个人走吧。”我说。

    “从这里出去并不难,临行前我奉劝你一句话,跟我走吧,你不是他们的对手。”杜鲁门说。

    “他们是我的朋友,我不能丢下他们。”我说。

    “也许他们已经死了,他们也许丢下两个人的性命就是等我们上钩,更何况,你这样去,等于是自投罗网,人,有时候就是要自私一些,他们要是你的朋友,也希望你继续活着,不要去冒险。”杜鲁门说。

    “也许是我们接受的文化不同,我的价值观和你不一样,我们的观点是要走一起走,一个都不能少。”我说。

    “这样的牺牲是不值得的。”杜鲁门说。

    “我们有一句俗语,叫做岂能独活,说是就是要没有勇气共同承担风险,偷偷的退缩,是没有脸再活下去的,所以,我必须去找他们,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坚定的说。

    地上纷乱的脚印中,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和那些雇佣兵不一样的脚印,这只脚印很轻,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痕迹,要不是我寻找的仔细,很难发现。

    这只脚印踩在草丛里,踩折了好些草,我才终于找到的,

    这不少那些雇佣兵的大皮鞋脚印,好了,有头绪了。

    找了一会,我发现杜鲁门还是没有走。

    “你不是要走吗?”我问。

    “我走了万一你死了呢?”他说。

    “你还等着我的符纸?”我问。

    “不错,要是没有你的符纸,怨灵会失控的,所以,你还不能死。”杜鲁门说。

    “需要我的符纸就来帮我一下,分析一下这只脚印。”我说,杜鲁门是人精,他应该有一些江湖手段。

    “从脚印上看,这个人有四十岁左右,走的方向应该是东南,我们顺着这个方向,或许就能找到他。”杜鲁门观察了一会,指着一个方向说。

    他现在没有理由骗我,要找到马莎莎和童满天,我就得相信他。

    顺着脚印我们向前走,果然不久,我们又找到了一只相同的脚印,杜鲁门又蹲下看了这只脚印许久,说:“这个人的腿有些瘸了。”

    “瘸子就瘸子吧,有什么奇怪?”我问。

    “当然会有不同,守在洞口的是十几个荷枪实弹的雇佣兵,这些人都是上过战场的,而一个瘸子的出现就能轻易的将他们杀害,证明这个瘸子的功夫很不错,同时也说明,如果还有一个人的功夫也很不错,就不会让一个瘸子来对付这十几个人,所以,我猜,这里应该只有这个瘸子一个人。”杜鲁门说。

    “从一个脚印上面就能看到这些?”我说。

    “不错,真想就在这些微小的线索当中。”杜鲁门说。

    “那你是怎么看到那个是个瘸子的?”我问。

    “很简单,第一个脚印是左脚,踏实有力,脚掌全面贴地,这一只是右脚,这个脚印明显是脚掌的前半部用力,几乎没有看到后脚跟的痕迹,所以我猜他是踮着这只脚走路的,什么人才会踮脚走路,明显就是瘸子。”杜鲁门说。

    “果然不是一般的老狐狸。”我说。

    “这算是称赞吗?”他问。

    “这只脚印应该是往那个方向走了?”我问。

    杜鲁门没有回答我,而是带头往前走了。、

    我紧跟上去,和他并肩前行,这时候他的眼神很严肃,闪烁着冷峻的眼光,像草原了觅食的猎豹,我想他可能是发现什么了吧。

    在杜鲁门的指导下,很快我又发现了一出明显的人类活动的痕迹,是一处树枝,被刀斩断了,切口光滑,新鲜,那个刚刚从这里过去不久。

    在地下迷洞里,那个他堵截了我们好几回,一想到快能见到他了,心里激动又紧张,当我们与他面对面交锋的时候,他会给我们展现出什么样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