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确定,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秦欢仍有些怀疑。

    不是怀疑白瑾昊对她的感情,他五年未婚,每年她带着孩子回去给父母扫墓,他都偷偷藏在旁边,她是知道的。

    可白瑾昊对她的感情有这么深吗?深到可以毫不犹豫的挖走他身体里的一颗肾?

    “我为什么要骗你呢,我与你非亲非故的,你和白瑾昊好不好,对我而言,早就没有任何的影响了,秦欢,是白茜茜给了我一千万,让我来和你谈谈,也因为,我其实很欣赏你,欣赏你对爱情的执著,像我这种飘在娱乐圈里的人,大概一辈子也不会有你那么热烈、纯洁、不顾一切的爱!

    而且,我知道,你还是爱白瑾昊的,只是过不去心里某些坎,人生就只有几十年,过一天,就少一天,与其一个人孤独终老,为什么不再多给那个人一次机会呢?也是,给你自己多一次机会,或许这一次,你们能相伴到老!”

    柳晴笑了笑:“秦欢小姐,该说的话,我都已经说完了,至于要怎么做,那是您自己的选择,我就不打扰了,再见!”

    说完,她果真转过身,离开了。

    秦欢回到屋子里,坐了好几个小时,才打了一个电话给程天昱:“天昱,有件事我想问问你。”

    “平安在白家。”程天昱想也没想就说:“我正要打电话给你呢,那孩子胆子可真大,竟然自己摸上了飞机,还是白瑾昊将他从机场接回来的,白瑾昊刚刚跟我要了你的号码,我想着孩子在他那里,你这次可能得见他一面了,就告诉他了。”

    “什么?我马上回来!”秦欢猛的站了起来,就往外跑,跑出了门才想起来,她就这里,是回不了国的,又马上跑回房间收拾东西。

    两个小时后,秦欢坐上了回国的飞机。

    她的心颤抖着,脑子里乱糟糟的,不知道该想些什么,不该想什么。

    想到柳晴跟她说的那些话,再想到马上就要见到的那个人,她竟然有些紧张,紧张的像是她曾与白瑾昊结婚的前一天!

    在候机室的时候,她又给程天昱打了个电话,问肾脏捐赠人的事。

    程天昱说:“是!欢欢,你的捐赠人就是白瑾昊,早在你刚被送进医院的时候,医生告诉我和白瑾昊,你有可能患上了慢性肾衰竭,他就准备要给你一颗肾了,并与我约定,如果配型能够成功,要瞒着你,因为你那个时候还很恨他,如果知道捐赠人是他,很可能就不会接受,为了你的命,我答应了他!

    我也做了配型,但只有他是成功的,那时我就想,或许是你们之间的缘分还没有结束!

    欢欢,这五年来,我一直都在帮你看着白瑾昊,我知道他对你的爱不是假的,如果你这次回来,是想和他复合的,我祝福你们!虽然在我心里,你值得比白瑾昊更好的男人,但是你爱他,就只有他了。”

    只有他了吗?

    几万里的高空,秦欢坐在窗户边,看着头顶蓝的没有一丝杂质的天空和底下滚动着的层层白云,某些尘封已久的情像是终于破土而出,长出了细细嫩嫩的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