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欢站了身体,将柳晴上下打量了一下,发现她和以前比,倒是多了些气质,至少,不那么像是一个包装精美的花瓶了,而是从内到外散发着女人味儿。

    “看来,柳小姐这几年,过的还算不错,不过,坐一坐就不必了,我和柳小姐,并不熟!”她现在已经没有心情,再让无关紧要的人,浪费自己的时间。

    “你不喜欢我?甚至还是很讨厌我?”柳晴却自己打开木质的矮门,几步走进来,拦住了秦欢的去路:“因为白瑾昊?”

    “不管是柳小姐还是白瑾昊,都已经不是我世界里的人了,我这里也没有好的茶水招待柳小姐,还请柳小姐自行离开!”秦欢说的话客气而疏离,语气却分明还是带上了情绪。

    “其实,我今天来,就是想和秦欢小姐您聊一聊白瑾昊!”柳晴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抱歉,我没有兴趣。”秦欢说完,就抱着水壶,准备往屋子里走。

    “难道你真的不想知道,那个晚上,发生过什么事情吗?”柳晴在秦欢的身后喊:“如果我现在告诉你,白瑾昊其实从未碰过我呢?”

    秦欢的身体果然僵了一下,转过身来,脸上浮起了一抹讽刺:“柳晴小姐,这是在说和我说笑话吗?我耳朵没聋,那天晚上,我听的清清楚楚!”她生气了。

    这件事,就是长在她心里尖锐的一根刺,每每想起来,都能将她扎的鲜血淋漓,她承认她确实还忘不了白瑾昊,即使一个人带着孩子在国外,过了五年的时间,还是忘不了那个男人,可那又怎么样呢?一个脏了的人,连相处都会让她觉得恶心,她不想让自己尴尬,也不想让白瑾昊尴尬,所以,这辈子,她和白瑾昊,都没有可能了!

    “如果柳晴小姐是因为还没能拿下白瑾昊,想从我这里打开突破口,那么,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这里没有突破口!”秦欢的语气,变得更冷了。

    “不!秦欢小姐,你误会了,”柳晴说:“我曾经确实也迷恋过白瑾昊,想要一步登天,成为白家的少夫人,可惜白瑾昊对我并没有半点男女之情,从头到尾,他都只想请我演戏,来逼你离婚,包括那天晚上的那场戏……

    秦欢小姐,你刚刚说,你听的清清楚楚,可有时候耳朵听到的,未必就是真的!你不如好好的回忆一下,那天晚上,你除了听到我的叫床声还是“啪啪”的响声,你有听到白瑾昊喘过一声吗?”

    秦欢皱了皱眉头,那样的事,她哪里愿意回忆?

    “这和白瑾昊喘不喘有什么关系?”

    柳晴暧昧的笑了:“秦欢小姐,你还是太纯情了,做那种事,也是体力活,稍微激烈一点,男人哪儿有不喘的……你要愿意,随便找几个片看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说到这里,柳晴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我来,是受白茜茜小姐的委托,来澄清一下,我和白瑾昊最亲密的动作,也不过就是牵牵手,抱一下,再过分的,比如亲吻这种都没有,更别说上床了,还有,白瑾昊不仅是跟我,跟他那些绯闻女友也从未发生过关系,与他发生过关系的女人,只有你——秦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