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瑾昊见到小平安的时候,他正欢快的坐在一个美女工作人员的怀里,怀里一堆零食,旁边还放着果盘和水,小嘴儿甜甜的,哄的所有工作人员都眉开眼笑。

    只一眼,白瑾昊就确定,这孩子,确实是自己的种!

    他四下里张望着,想要找到另一个自己更想见的人。

    小平安瞧见他的模样,冷哼了一声,说:“行了,白瑾昊,别找了,妈妈没来!就我一个人!你,要么把我接回去跟你一起住,反正再过几天,就是外公外婆的忌日,妈妈也会回来的,要么,你就再买兩张票,把我送回妈妈身边去!”

    白瑾昊当然选择将小平安接走了。

    他伸手,将孩子从工作人员怀里抱了过来,并对工作人员说:“不好意思,小孩子顽劣,给你们造成了麻烦!”

    “麻烦倒是不麻烦,这原本就是我们的工作,只是,这么小的孩子,一个人到处跑,是很危险的。”

    “是,我以后会注意的!”白瑾昊点头,抱着孩子离开了机场。

    小平安伸出双手,搂住了白瑾昊的脖子,将脑袋搁在白瑾昊的肩膀上,眼里有些泪光闪烁。

    原来,这就是爸爸的肩膀,果然比妈妈的宽阔很多……

    到了车旁,他却马上从白瑾昊的身上下来,站在了旁边,抬起头来,一双眼睛冷冷的盯着白瑾昊:“你是我爸爸吗?如果不是,我不跟你走!”

    白瑾昊愣了一下,蹲下来,语气温和的说:“对,平安,我就是你爸爸!现在,跟爸爸回家,然后,我会联系妈妈,让她也回家,好不好?”

    白瑾昊的心里慢慢都是感动,他的儿子都这么大了,都会自己坐飞机来找他了,那或许,自己真的不应该继续等待,而应该采取一些行动,将他的欢欢追回来?

    可是,她心上的伤好了吗?愿意重新接受他的追求了吗?

    与此同时,远在异国他乡的秦欢,接待了一位客人。

    她在自己住的屋前浇花,还不知道宝贝儿子并没有去附近的华人幼儿园报道,而是已经到了白瑾昊的身边。

    女人打扮时尚,踩着高跟鞋走过来,敲了敲她的门:“秦欢小姐,我可以进来吗?”

    秦欢的动作顿了一下,她在这里,叫Jan,确定周围没有熟人。

    她站起来,看想女人,那张脸上戴着墨镜,辨认不清:“您是?”

    女人将墨镜拿下来,化着精致妆容的她朝秦欢友善的微笑:“秦欢小姐,您还记得我吧?我是柳晴!”

    柳晴!

    秦欢当然是记得的,当年白瑾昊的绯闻女友很多,柳晴是白瑾昊唯一带回家的一个,不仅带回了家,还当着她的面,甜甜蜜蜜的秀恩爱,后来,这个柳晴又被白瑾昊带进主卧室,滚了一整晚的床单,当时,她就站在门外听着柳晴放浪的叫床声,成为她以后日日夜夜再难忘却的噩梦!

    直到现在,那种恶心的感觉,还在胃里面翻涌!

    柳晴看到秦欢有些僵硬的表情,就知道秦欢已经想起她了,便又问:“不请我进去坐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