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瑾昊,你知道吗?我真的很羡慕你,很嫉妒你,明明你也不怎么样,至少在对待感情的问题上,你表现得那么幼稚,那么差劲!可你却偏偏得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即便是你将欢欢逼到了心灰意冷,绝望决绝的地步,她仍然放不下你,你受伤,她会紧张,你痛苦,她也会难受!

    白瑾昊,我不是输给了你,我是输给了欢欢!

    但你看到欢欢现在的样子了吗?对所有人都不再信任,她在意的,只剩下肚子里的孩子,如果你执意要将她的孩子打掉,只会将她彻底逼疯!

    这段时间,我是亲眼看到她有多痛苦的,她不断地给自己施压,将自己伪装成一个充满了仇恨,一心一意只想报复你,报复你们白家的坏女人,可其实,那些伪装下,她并没有变,她去谈海外的项目,然后告诉白岐山那是个陷阱,将他气的心脏病发住进了医院,可那个项目并不是陷阱,那真的是一个可以让白氏集团更上一层楼的好项目。

    等项目完成,白氏集团将不再惧怕任何投资人撤资,到那时候,她只是要将原本给白家的投资撤走,只要本金,一分的利息都不会要,说到底,只是那么一点不甘心。

    她将严亦泽的地址告诉白茜茜,让白茜茜去找他,不过是想让白茜茜看清那个渣男的本质,并且,怕白茜茜被那个渣男欺负,她还自己花钱请了十多个保镖去暗中保护白茜茜,想必,过不了几天,白茜茜就会回来了,如果这样了她还不肯醒悟,那就是白茜茜自己的问题!

    白瑾昊,你知道吗?欢欢只是被你们伤的太深了,太痛了,所以,想要离开了,离你们远远的,除了那天白茜茜生日宴会上她让你们承受的全民指责,她根本就没想把你们怎么样!

    尽管我很不想承认,却不得不告诉你,她确实还爱你,恨,不也是爱的一种?只是,她太累了,现在只能从孩子那里,才能得到一点点的温暖!

    白瑾昊,算我求你,让她把孩子生下来吧!你该知道,只有那个孩子活着,你们的爱情才有可能活过来,只有放她走,她才会有回到你身边的可能!”

    白瑾昊沉默了很久,很久。

    随后,他问程天昱:“我放她走了,她真的还会回来吗?”

    “可能会,可能不会,”程天昱说:“但她为了等你爱她,等了足足八年,等了一个女人最美好的青春,你如果也爱她,就算等她一辈子,又怎么样?这是你欠她的,也是你唯一的路!除非,你的爱,是假的!”

    “我爱她,怎么可能是假的!”白瑾昊说,眼里慢慢的浮起了悲痛:“但如果,这是她想要的,我……可以给她。”

    他又说:“离婚协议书我会重新起草,她为我,为白家付出了那么多,我不会让她净身出户的!另外,我打算去做配型,如果成功了,就移植一颗肾给她,我相信上天不会对她那么残忍,一定会配型成功的,你答应过我,不会将这件事告诉她,你要信守承诺!”

    他可以放手,哪里这一次放手,会是永别,但是知道她可能会死,他宁愿她在这个世界上安稳、轻松的活着,哪怕,她的世界里,可能再也没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