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欢,其实我不是无家可归的人,我是程家的继承人,当初去求学,也是想学成后能帮忙管理程家的公司,而且,两年前,我还利用职务之便,将你的钱拿去给程家周转过,虽然现在已经还回来了,但这件事没有和你商量,是我私心了。”

    “就是本市的程家,以前还和秦家有过生意合作的那个?”秦欢有些惊讶。

    “是的!”程天昱点头,等着接受秦欢的指责,是他辜负了她的信任。

    然而,秦欢却说:“天昱,该说对不起的人是说,是我耽误了你,让你放弃诺大的程家来帮我,你帮了做了四年的事,我原本就说过,你想要什么,可以跟我开口,我的钱,你想拿多少就拿多少,没有关系的……好在,等白氏集团与海外的那个项目完成后,你我都可以从白家抽身了,到那时候,我的孩子也应该出生了,你可以回到程家去,继承家业。”

    “那你呢?你打算怎么办?”程天昱有些激动地抓住了秦欢的手:“欢欢,我真的不在乎能不能继承家业的,没有我,我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可是你的身体……”

    “天昱,你不用担心我,我会坚持到将孩子生下来,然后接受治疗,我这么爱孩子,不会让他没了父亲,连母亲都没有的!”这是做好了和病魔做斗争的准备。

    “你能这样说,我心里倒是多少能安稳一些了,”程天昱想了想,又说:“欢欢,我知道你的性子倔强,一旦你作出决定的事情,几乎没有人能改变,那能不能,这段时间,就让我照顾你?至于白瑾昊那边,包括你想和他离婚的事情,我会帮你处理好的。”

    秦欢犹豫了一下,点头答应。

    白瑾昊醒来的时候,身体还有些虚,却掀开被子就想下床,站在他床边的程天昱忙按住了他:“你失血过多,暂时不能下床!”

    “欢欢呢?我要去见欢欢!”白瑾昊瞪了程天昱一眼,瞧见他手里拿的东西,隐隐有些不好的感觉:“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是欢欢给你的离婚协议书,她签过字的!”程天昱说着,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了白瑾昊:“签字吧!”

    “我不签!”白瑾昊将离婚协议书撕得粉碎,恶狠狠的盯着程天昱,说:“程天昱,你是不是把欢欢带走了?我警告你,欢欢是我的妻子,没有任何人有权利将她带走,她现在生了病,她必须留在医院接受治疗,还有,别以为我和欢欢关系不好了,你就可以趁机而入!你敢觊觎我白瑾昊的妻子,我让你程家从此就这个世界上消失!”

    “白瑾昊,你有这样的本事,我相信,但这是欢欢的意思,”程天昱说:“你已经伤害欢欢足够深了,你也知道她现在是个病人,你就不能让她喘口气,过的稍微轻松一些吗?”

    “你……什么意思?”白瑾昊有些不解。

    程天昱苦笑了一声,说:“我爱欢欢,并且我认为我对她的爱,不会比你白瑾昊少一点,可是你知道欢欢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吗?不论爱恨,你都融入了她的骨血里,非死不能剥离!所以,我只能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