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拿了检查单,又进去了。

    程天昱迟疑了片刻,问白瑾昊:“欢欢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之前那个?没有被堕掉?”

    “是!”白瑾昊肯定的回答:“虎毒不食子,我白瑾昊再混蛋,也不至于残害自己的亲生骨肉!”他真庆幸,自己那个时候,瞒着父母和妹妹,保下了秦欢肚子里的孩子。

    可这个孩子……

    “你这时候倒是表现出了几分仁善,之前做什么去了?”程天昱又瞪了白瑾昊一眼,他还是无比的讨厌白瑾昊,伤害了欢欢那么深的白瑾昊!

    只是,看白瑾昊如此紧张欢欢,难道他说的都是真的?他真的爱上欢欢了?只是醒悟的有些晚?

    “白瑾昊,我问你,如果欢欢……被确诊患了慢性肾衰竭,你准备怎么做?”程天昱决定试探一下白瑾昊。

    “那我就把我自己的肾移植给她!”白瑾昊想也没想就说:“她之前既然能移植肾给我的母亲,我和她基因配型的可能性会很大,我的身体我很清楚,没有任何的疾病!如果配型能成功,可以随时开始移植手术!”

    程天昱微微有些惊讶。

    白瑾昊竟然回答的这么干脆?这可是从身体里挖走一个重要的器官,不是简单的受伤流血。

    于是,他又追问:“你知道捐肾后对你自己身体会有怎样的影响吗?你将不能再做任何稍微沉重劳累一点的工作,不能熬夜,不能喝酒,不能吃刺激性的食物,不能承受过大的压力,甚至,对性生活也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尤其最后一点,男人都会或多或少的在意!

    白瑾昊沉默了:原来,肾移植手术后,竟然还有这么多的“不能”?可欢欢在捐赠一颗肾给他的母亲后,哪一天,不是在沉重劳累的家务活和莫大的精神压力下渡过的?不能熬夜?可是不熬夜对欢欢来说才是正常的!不能喝酒?他心情烦躁的时候经常逼着她喝酒,看着她喝的直呛也无动于衷!不能吃刺激性食物?白家人都是无辣不欢,口味偏重,所以她做的菜全都放了辣椒,花椒,生姜、蒜……如果她真的被确诊为肾衰竭,那么白家的所有人,就再一次成为了伤害她的凶手!

    该死的!他还真是瞎了眼睛又瞎了心,怎么就将她逼到身心俱废的地步了?

    程天昱见白瑾昊不说话了,还以为白瑾昊犹豫了,又冷笑了一声,正准备再讽刺白瑾昊几句,却见白瑾昊忽然抬起巴掌,狠狠的甩了自己的一巴掌!

    力气一点都不小,他没被打肿的那边脸上,顿时起了五个鲜红的手指印。

    “白瑾昊,你这是在做什么?忏悔?”

    “是我的错!”白瑾昊说:“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保护好她,我该死!”

    “你确实该死!”程天昱说:“你最大的错,就是不该娶欢欢!你说你还没去领离婚证?那赶紧去领了!你根本不能带给欢欢半点幸福和快乐,就该从她的世界里消失,别再打扰她的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