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连四句“真的”透露出白瑾昊此时此刻有多恐慌,有多痛苦,他终于,也深切的体会到了这种卑微到了骨子里的无助!

    无奈门的隔音效果很好,白瑾昊的声音根本传不到秦欢的耳中。

    拍了一阵门后,他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屋内的人可能根本就听到,于是,他转而疯狂的去按门铃!

    尖锐的铃声一次又一次的响起,一声比一声的急促。

    秦欢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双手却死死的捏着,不断地用力用力再用力,甚至,指甲掐进了皮肉,都没觉得疼……

    “欢欢,你又何苦用这样话来刺激他?”程天昱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坐到了秦欢的面前,伸手将她搂在了怀里:“我们明明没有在一起,你这样刺激他,不也是在刺激自己吗?欢欢,不是说好了等海外的那个项目结束了,将你原来投放到白氏集团的资金都撤回来,就离开吗?放过他,也放过你自己,好不好?”

    “天昱,我恨他!我放不下!”秦欢想也没想,就这么说。

    “可是欢欢,恨比爱更辛苦。”程天昱心疼的说:“我不想你这么苦。”

    稍微停顿了一下,他又说:“其实,如果可以,我宁愿你对白瑾昊说的话都是真的,那样的话,至少,你用了“快乐”二字!”

    “对不起,天昱,”秦欢沉默片刻后,说:“我每一块骨头,每一滴血液里,都融入了对白瑾昊的恨!我想我这辈子都没有再爱一个人的力气和勇气了,是我耽误了你,对不起!等这边的事情结束,你就离开吧,不要继续守着我这么一个无药可救、糟糕至极的女人了!去找真正属于你的爱情和幸福,天昱,你值得这世上最好的女人!”

    程天昱苦笑着摇了摇头,欢欢,难道你到现在还不知道,在我心里,你就是最好的女人!

    你说你对白瑾昊的恨已经融入了你的骨血里,可是恨也是爱的另一种表现啊!

    欢欢,我多不想承认,但我看的那么清楚,不管是爱是恨,你都还不愿意将那个男人从你的生中割离!

    而白瑾昊似乎也是真的后悔了……

    这天晚上,白瑾昊按了一整晚的门铃,秦欢和程天昱也听了一个晚上。

    天快亮的时候,秦欢去她的卧室将身上的衣服换成了一条刚过膝的红色睡裙,还刻意将头发弄得凌乱了一些,并伸手在自己的脖子上和腿上掐了几处淤青才出来。

    “欢欢,你……”程天昱有些不忍,想要阻止她。

    当然,不是对白瑾昊的不忍,而是他知道,秦欢每次面对白瑾昊,都是对自己更深的残忍。

    “天昱,你回你的卧室去吧,我自己能将他赶走!”说完这话,秦欢就朝门走去。

    程天昱望着她挺的直直的背板,还是按照她的意思做了。

    白瑾昊按了一整夜的门铃,手都麻木了,喉咙也喊的嘶哑了,他整个人都贴在门页上,秦欢骤然将门打开,他没反应过来,“扑通”一声,就狼狈的摔在了秦欢的脚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