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瑾昊,我真没想到,你竟然连这种谎话都说得出来!”秦欢上前,眼里满是怒火和愤恨:“你当我秦欢还是过去那个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傻子吗?你给我滚出去!”

    她亲自动手,将白瑾昊往门外撵,白瑾昊怕伤着她,只好步步后退,最终,退出了门外。

    “白瑾昊,你好像很在乎我和天昱上床?”秦欢又望着白瑾昊,嘴角忽然勾起一抹领他无比慌乱的笑:“可是怎么办呢?我已经和天昱上过不止一次床了呢!白瑾昊,我嫁给你四年,你嫌恶我,即便是我和做,也都是在你醉酒或者愤怒的情况下发生的,所以,我体会不到男女情事的快乐,只能感受到无尽的痛苦和羞辱!

    可天昱不一样,他对我很温柔,很在乎我的感受,也很尊重我……和他做过一次后,我渐渐地也就喜欢上了和他做爱的感觉,我很快乐,所以,我们几乎将所有能用的姿势都用过了呢,还试过客厅、厨房、阳台以及车震!

    都说是小别胜新婚,天昱出差好几天,我真的很想他,所以,我打算今天晚上和他做一整晚的爱!就像你之前和柳晴那样!”

    说完,秦欢就将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白瑾昊说他爱她?她当然是不信的!

    他应该只是不甘心曾经那么卑微的爱着他的人忽然和别人在一起了,他觉得自己受到了挑战吧?他不要,还不许别人要,他以为他是谁?

    秦欢的话像一把把尖锐的刀子,一刀一刀的剜着白瑾昊心头的血肉,那种疼,冰冷,黑暗,绝望,连灵魂都被支离破碎!

    原来,被自己爱的人这样对待是这么痛!

    原来,眼睁睁看着自己爱的人投入别的怀抱,和别人在自己是这么绝望。

    绝望到……生不如死!

    白瑾昊的身体不断地颤抖着,秦欢刻意提到了柳晴,他想起之前他也是这样对她的。

    当白茜茜向他哭诉,说秦欢欺负她的时候,他冲到卧室去,不由分说的讽刺她,羞辱她,说她连婊子都不如,还说他就是要在他们的卧室,和柳晴做一整晚的爱。

    那个时候,她是怎样的反应?  

    她抓住他的手,卑微的哀求他,说她没有骂茜茜,没有骂柳晴,没有骂任何人,还让他相信她,求他至少不要在他们的卧室!  

    可他却仍狠心的将她推出了门,然后……

    “不!欢欢,你不要和程天昱在一起,你不能,我没有和柳晴上床,你听到的那些声音都是我让柳晴刻意制造出来的!那都是假的!只是想气你,我没有和她做,没有!”白瑾昊疯了似的拍打着厚重的门:“欢欢,你出来!你快出来!你不要那样做,你相信我,我真的后悔了,我真的爱你,我真的没有去领结婚证,我真的没有杀死我们的孩子……”

    原来,不被信任是这么苦这么悲哀的事情,原来他曾给予秦欢的残忍竟是如此的深重,现在要怎么办?怎样才能阻止他心爱的女人去和别的男人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