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欢,我来接你去上班!”

    见秦欢走出来,白瑾昊大步上前,将手里的玫瑰花双手送上,并说:“爸已经安排你做公司的总执行长,我是你的下属!”

    “你来接我,算是公司安排的还是你私人做主的?”秦欢倒是接过了玫瑰花,顺手扯下一片花瓣,冷漠的问白瑾昊。

    白瑾昊见她接过了他送的花,还以为经过一个晚上后,她对他的态度有所缓和,脸上浮起了笑容,说:“公司安排今天晚上给你举办欢迎宴会,我知道你不会开车,刚好顺路,就过来接你一起去上班。”

    “你来接我,我就要跟你一起去?”秦欢冷笑了一声:“你以为你是谁?”

    白瑾昊脸上的笑顿时僵住了。

    秦欢又偏了下身体,看了一眼他那辆车:“白瑾昊,如果我没记错,你和嫩模米菲儿就是在这辆车上车、震被记者拍到过吧?你不觉得恶心,我还觉得恶心呢!”

    说完,她就将手里的玫瑰花扔到了地上,然后,从上面踩踏了过去,走到路边,叫来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这个过程,她没有回头看白瑾昊一眼,车子就开走了。

    白瑾昊看着地上被踩坏的玫瑰花,有一种他一片真心被践踏的委屈感,可是这种难受的感觉却让他更清楚的记起,过去的八年,他是怎么一次又一次的无视秦欢对她的爱,一次又一次的践踏秦欢的骄傲和真心的!

    “欢欢,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竟然不知不觉中,伤害你这么深!”白瑾昊自言自语的发誓:“但是以后,我一定不会再做出任何伤害你的事!”

    他往前几步,走到车边,将自己的私人物品拿了出来,然后打电话给自己的助理:“来锦江大酒店,将我的车子开走,卖了!钱拿去做慈善,留秦欢的名字……”

    秦欢来到白氏集团,一个看起来很干练的年轻男人站在门口等她,见她过来,高兴地上前:“学姐!”

    程天昱,秦欢在国外念金融学时的学弟,同时,也是白氏集团的副总经理,这几年,有关于Jan与白氏集团的各项事务往来,都是他帮着秦欢处理的。

    “天昱,你不去上班,站在这里做什么?”秦欢走过去,脸上的表情稍微温和了一些。

    “我在这里等你啊!”程天昱说:“学姐,你总算决定公布自己的身份,来白氏集团工作了,听说董事长给你安排的还是总执行长,我相信以你的能力,完全可以胜任!”

    秦欢去当医生,是因为她的母亲生下她后,多年不孕,却一直都想要给她生个弟弟或是妹妹,为了圆母亲的心愿,她花了三年的时间,将自己变成了一个专业的妇产科医生。

    可是在从医之前,她学的一直是金融,自小跟着父亲耳濡目染的她原本就有很高的商业才能,后来去国外深造后,还没毕业,就被多家排名世界前茅的公司争相邀请,只是谁也没想到,她竟然会选择弃商从医。

    可惜,还没等秦母顺利再孕,秦母和秦父就出了车祸,不幸身亡……这也是秦欢现在害怕开车的主要原因。

    “天昱,我来白氏集团工作,不是为了让白氏集团更上一层楼的!”

    程天昱是秦欢唯一的朋友,这些年,又帮她瞒着身份,做了那么的事,所以,她决定向程天昱坦白自己的真实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