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瑾昊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两下,他想起白茜茜流产后,大哭大闹的要求白家给医院施加压力,要让医院开除秦欢,秦欢跪在地上求她,说她没有害死白茜茜的孩子,求他相信她,她嫁入白家也没有任何的目的,只是想爱他……

    他当时是怎么说的?

    “爱?秦欢,就凭你这种卑鄙恶毒,连我妹妹的腹中胎儿都能残忍杀死的贱妇,你也配说爱?”

    “秦欢!别说我根本就不相信你的爱,就算你真的对我有了爱,我也会嫌恶心!”

    所以,她说的都是真的啊,她说的话,不过是将他曾经加诸在她身上的,还给他而已!

    却原来,竟然会让人这么的难堪,这么的痛苦!

    “欢欢,我……”白瑾昊抬起头,无比坚定的说:“我不会放弃你的,是我伤你太深,你不爱我了,就换我来爱你,欢欢,我会让你相信我的诚意的!”

    白瑾昊说完,就转身,走了出去,到了走廊上,他又转身,望着秦欢说:“欢欢,很晚了,你早点睡觉吧,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你的肚子里……”

    他想将孩子还活着的消息告诉秦欢的,可还没等他说完,秦欢就将们“砰”的一声关上了!

    听到门外的脚步声远去,秦欢靠着墙壁,身体无力地滑到了地上。

    到底是她深爱过整整八年的男人,哪儿有那么容易忘记?一朝成了仇人,又哪里会不疼痛?

    那个男人,又想做什么?不是对她弃如敝屣吗?为什么又忽然跑过来说他想明白了?说他爱她?说他不会放弃她?

    这一定都是假的,还有可能是白家人的阴谋!

    她可是让白家人遭受全民指责的难堪了,那么在意亲情的白瑾昊,为了亲情可以连自己的骨肉都残忍剥离的白瑾昊,又怎么可能一点行动都不拿出来?

    所以,他是想拿虚情假意来欺骗她?以为她秦欢还是以前那个任人欺辱的傻瓜?

    她不会再上当了!

    她要为了她死去的孩子,为曾经那么屈辱的自己,一点一点的向白家人讨还血债!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在所不惜!

    这天晚上,秦欢睡的并不好,梦里面反反复复都是鲜红的血、白茜茜歇斯底里的叫声和白瑾昊与不同的女人一次又一次滚床单的场景。

    她凌晨醒过来,吐的一塌糊涂。

    她和白瑾昊结婚四年,白瑾昊身边的女人不断地欢,她知道名字的有五六个,不知道名字的还不知道有多少,虽然从未亲眼见过他和那些女人滚在一起,但是那天晚上,他和柳晴的床事她听的清清楚楚!

    女人夸张的叫床声,放浪的钻进她的耳朵,将她的心刺得千疮百孔,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

    吃过早餐后,秦欢换上红色的连衣裙,给自己化上精致的妆容,踩着一双红色高跟鞋,出了门。

    她喜欢上了这种红,鲜血一样的红,能让她清醒地记住对白家人的血恨!

    走出酒店,却发现白瑾昊早就等在了外面,他站在他那辆低调奢华的黑色SUV前,手里还捧着一束娇艳欲滴的红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