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母孙漾原本是个性情温和,并不刻薄的人,只是做母亲的哪有不心疼自己的儿女的?白茜茜说她的孩子是秦欢害死的,说秦欢手术失误造成她不孕不育,说她患上了抑郁症……白母也就相信了,再一想秦欢又嫁给了自己的宝贝儿子,等于同时祸害她一双儿女,白母自然会有诸多不满。

    这四年来,虽然白母并没有向白茜茜那样去奚落、羞辱、折磨秦欢,但是白茜茜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她也并没有阻止和反对,一旦白茜茜和秦欢有了矛盾,她也站了白茜茜的队,所以,她完全可以算得上是白茜茜的帮凶!

    可现在,秦欢说出了所有的真相,一切都是因为白茜茜遇人不淑,识人不清,却还不懂得反省,反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到了秦欢的身上,白家人曾加诸在秦欢身上的那些都变成了羞愧的罪恶!

    她又还有什么脸站在这里,继续为白茜茜庆祝生日呢?

    想到这里,白母走上前,朝着所有的宾客和记者鞠了一躬后,说:“对不住各位亲朋好友了,茜茜今天的生日宴会就到此结束了,请大家见谅!”

    “白夫人,我们原本就是受邀请过来,白家出了这样的事,我们也都能理解,只是,事情真的像秦欢小姐说的那样吗?你们果真连一个尚在娘胎中的胎儿都不肯放过吗?”

    还是有人问出了这个问题。

    有人开了头,不管是好奇心重的人还是善于挖掘的记者,都纷纷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白夫人,请问秦欢小姐揭露出来的,有关于白茜茜小姐未婚怀孕并做了严亦泽情妇的事情是否属实?”

    “白家真的对秦欢小姐做过那么多恶劣的事情吗?能不能具体的谈一谈?”

    “白夫人,方便透露一下,白茜茜小姐不孕不育和抑郁症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

    “秦欢小姐和白瑾昊先生为什么会离婚?是因为白家人对秦欢小姐的虐待?还是因为孩子?”

    “白夫人,您真的不知道肾源的捐赠人就是秦欢小姐吗?那么,现在知道真相您的心情怎样?能简单的说两句吗?”

    当然,这些人也不仅仅是围着白母问问题,也有一些人跑到白茜茜和白父面前去问了。

    “白茜茜小姐,请问你真的流产过一个畸形儿吗?”

    “秦欢小姐说,她至少救过您两次命,面对秦欢小姐的救命之恩,请问白茜茜小姐,您还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白茜茜小姐,您真的装抑郁症,装不育不孕症,意图加重白家人对秦欢小姐的厌恶,从而达到将一切责任都推到秦欢小姐身上去的目的吗?”

    “听说秦欢小姐原本是第一医院妇产科的精英,正是因为白茜茜小姐的指责才使得她不得不离开医院,白茜茜小姐,您这样做,良心不会疼吗?”

    “白董事长,秦欢小姐真的是白氏集团的第二大股东吗?您事先对五年前帮助白氏集团渡过经济危机的Jan的身份真的一点都不知情吗?”

    “白董事长,关于白家对秦欢小姐做的这些事,您还有什么要说的?”

    “方便谈谈秦欢小姐和白瑾昊先生的婚后情况和离婚后的打算吗?”

    “白董事长……”

    等到第二天,这些新闻被报道出来,白家人无可避免的陷入了全民指责中,白茜茜更是连门都不敢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