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就是您了,我的前任婆婆!”秦欢的视线落到满脸震惊,却还是扶着白茜茜,避免她倒下去的白母身上,再次开口:“两年前,您因为衰竭导致生命垂危,到处都找不到配型的肾源,后来,终于有人捐赠了一颗肾给您,让您能活下来,这么大的事,您应该还没有忘记吧?”

    “那颗肾,是从这里,”秦欢将手放到了自己的肾的位置:“从这里生生的挖出来的!

    捐赠手术的第二天,我就离开了医院,因为对你们而言,我就是一个全能的佣人啊,我如果消失了太久了,你们是会变本加厉的羞辱我、折磨我的!

    可是当天下午,我就被白茜茜推到了人工湖里,为了陷害我,她自己也跳了下来,她不会游泳,我耗尽了全力,将她从冰冷的湖水里拉上来……白茜茜,请你记住,这是我第二次救了你的命!

    可笑的是,你们所有人都认定是我将白茜茜推下去的,你们对一点事儿都没有的白茜茜呵护备至,对我不管不顾,我高烧三天,要不是负责清扫工作的张嫂偷偷给我吃了药,我很有可能就那样病死了!

    后来,白茜茜知道了张嫂给我送药的事,还刻薄的将她赶走了……”

    紧接着,秦欢的视线落到了白父的身上:“白董事长,到您了!

    我知道作为商人,您一直将我和白瑾昊结婚看成是商业联姻,毕竟我们秦家虽然败落了,好歹曾经也是这个城市有名的富户,俗话说的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您想着我多少会带些嫁妆过来的……

    然而,很遗憾,我什么都没带过来,所以,您不太喜欢我这个儿媳妇,对不对?

    那么,现在您知道了吗?我就是Jan,我和白瑾昊结婚的一年前,白家遇到过很大的一次危机,丢了海外的大单,资金周旋不开,如果不是因为Jan的投资,白家是很有可能破产的,那就没有今天这样的辉煌了!

    白董事长,那时,我的父母刚刚不幸因车祸离世,我拿到遗产,就全部转移到了您的账上……并且,为了减少您的压力,我隐瞒了自己的身份。

    只因为,您是我爱的男人的父亲,只因为,我以为白家以后就是我的家!可是……家?哈哈,多么可笑的期待!多么愚蠢的想法!

    说到这里,差不多也说完了,再简单不过的真相了,却从来都没有人相信过我,也从来都没有人去调查过,你们认定了我是害死白茜茜孩子的凶手,认定我是一个蛇蝎毒妇,于是,将我对白瑾昊的爱都当成了罪恶!可到底,谁才是真正罪恶的人呢?”

    秦欢将U盘里的东西点了循环播放,站起来,看着记者不停的对着大屏幕拍照,便又笑了:“要说罪恶,今天的我,才是真正的恶魔!被你们逼出来的恶魔!

    我秦欢从来都不欠你们白家任何人的,可是你们欠我多少条命?我救了白茜茜至少两次,我救了孙漾一次,我救了白氏集团,还有八年前,我去F市旅游,遭遇地震,我从废墟中将白瑾昊挖出来,与他相识……我对你们那么好,可你们却合起伙来,杀死了我不足三个月的孩子!”

    秦欢的声音蓦地变得阴冷尖锐:“我好恨!我从没想到要做你们白家的恩人,我只想做你们的家人,可连天都成全了,人怎么还能做到那么残忍,那么冷血,那么无情呢?”

    “……终于,我们变成了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