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茜茜!”白瑾昊皱了皱眉头,还是忍不住出了声,可还没等他开口帮秦欢说一句话,秦欢转过身,凉凉的扫了他一眼,将浴袍的带子一扯,那件质感很好的浴袍,就顺着她的身体滑落到了地上,她身上那大片的烫伤以及大大小小的新旧伤痕也全都呈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包括,刚刚赶来白父和白母的面前。

    那触目惊心的伤痕,让每一个人都瞪大了眼睛。

    原来,这四年来,秦欢竟然被他们伤成了这样?

    这还只是身体上的伤,那心理上的呢?

    白瑾昊忽然有一种想要马上上前,将那件浴袍重新披到秦欢身上,并且抱一抱她的冲动。

    她是有多坚强,才能抗下这么多的疼痛?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宁愿承受这些痛,也不肯承认是她害死了茜茜的孩子?为什么即便是被伤成这样了,她却咬牙坚持了四年之久?

    那个答案,呼之欲出!

    却又听见白茜茜无比讽刺的说:“裸奔都不脸红,秦欢,你果然是个不折不扣的贱货!可是,白家的东西,你还有一样没有还!”她的视线落到了秦欢的小腹上:“你怀孕了,至少两个月,因为你瘦,才看不出来,是不是?”

    “我没有怀孕!我没有!”秦欢终于有了情绪,是那种无比惊恐无比慌乱的情绪!

    “我已经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了,我没有带走属于白家的任何东西,我现在要离开了,你们没有资格阻拦我!”她说着,也不管楼下有多少在看她,只拿那张遗照勉强的遮掩住下身的私密处,就大步往楼梯走去!

    “秦欢,你给我站住!你又想说谎!你去便利药店买验孕棒的时候我都看到了,我刻意留意了你好几天,才在垃圾桶里捡到了这根验孕棒!”

    白茜茜说完,举高了自己手里的东西:“爸、妈、哥,你们看清楚了,这上面可是兩条杠!这个该死的贱人,她杀死了我的孩子,还想带着我们白家的孩子跑掉?我怎么可能会让她的阴谋得逞?她要走可以,把孩子给我堕掉!”

    “不!”秦欢顿时面如死灰,她确实怀孕了,是两个多月前白瑾昊喝醉了酒,将她粗暴地的占有后有的,她知道白家不会允许她生下这个孩子,所以一直小心翼翼的隐藏着,也是从那个时候起,她开始纠结要白瑾昊还是要孩子,昨天晚上,白瑾昊帮她做了决定,她的爱情死了,她决定带着孩子离开。

    可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原来白茜茜在那么早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她怀孕的事!

    “我已经和白瑾昊离婚了,这个孩子就是我一个人的孩子,我绝对不会将他堕掉,我要离开,我马上就走,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你们白家任何人的面前!”

    听到秦欢这么说,白瑾昊才确定,秦欢是真的怀孕了。

    他猛的上前,一把拽住了秦欢的手,倒是避开了碰到她被烫伤的地方,恶狠狠的质问她:“秦欢,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带着我的孩子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