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千,难道你真的不阻止吗?就这么让一个内院的学生在外院的广场上跪着?”琥乾看了一眼苏千,这个老头到是真坐得住。『『ge.

    严浩是他带出来的,如果了什么意外,他怎么跟人家家人交代啊。

    哦,忘记了,严浩已经没有家人了。

    “阻止?”苏千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琥乾,“琥老头,你卡在斗皇巅峰多少年了?”

    “怎么了,你问这个干什么,少说也有二十七八年了吧,确切的说应该有二十八年了!”琥乾认真的算了一下,“不过,不用担心,我马上就可以突破斗皇了!”

    “哦?”听见琥乾的话苏千愣了愣,“怎么,找到突破口了?”

    “嗨,什么突破口啊,不过我到是找到了破宗丹!”琥乾笑嘻嘻的说到。

    “哦?你居然找到了这么一个宝贝,怎么在黑角域拍卖的?不对,难道那个纳兰朝帮你炼制丹药了!”

    “我没告诉你吗,嘿嘿,他不但帮我炼制了,而且还给天狼炼制了,丹药昨天就交给我们了!只是还没有服用而已!”

    “真的?老家伙,快拿出来我看看!”苏千激动的几乎要浑身颤抖了。

    可怜整个迦南学院都没有高阶的炼药师。

    那些炼药系的导师也只是一个五品的炼药师而已。

    苏千也不是没有见过市面的人,活了大半辈子,什么人什么宝贝没有见过,但是听说这丹药是纳兰朝歌炼制的,苏千一是有些怀疑,还有就是有些好奇。

    “你这个家伙啊!我告诉你,保准你看了会眼红的!”琥乾嘿嘿一笑,然后当做宝贝一般的,从纳戒里取出一个玉瓶。

    “有这么神奇?”苏千诧异的看了一眼琥乾,然后接过琥乾手里的玉瓶。

    “看了就知道!”

    轻轻的从玉瓶里面到处一粒丹药,立刻丹香四溢,而那丹药也是圆润有光泽。

    一层层的能量涟漪从那丹药中缓慢的散发。

    可以预测那小小的丹药里面所蕴含了多么强大的能量。

    说实在的,破宗丹苏千也不是没有见过,但是这种能领浓郁,品质完美的丹药,他还真是没有见过。

    “这就是那个纳兰朝歌炼制的丹药?”

    “怎么样?比那个韩枫差不了吧!”

    嘶!

    苏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实在的,丹药我也不是没有见过,虽然我不是炼药师,但是辨别丹药的能力我还是有的,这枚丹药的品质……”

    “怎么样?”

    “实属罕见啊!”

    “嗨,你这老家伙,吓我一跳!”琥乾笑眯眯的说了一句。

    “他是七品的炼药师,只用了三年的时间从一个废物爬到了二星斗宗的实力,你认为他是怎么做到的?”

    琥乾像是个虚心求教的小学生。

    “他是怎么做到的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正要让严浩那么去做,这也是我不阻止的原因,如果他真的能够让严浩在三年之内成为斗宗,你觉着让那个愣头青在这广场上面跪上几天又能怎么样。”

    “你的意思是,那个纳兰朝歌真的可以让严浩在三年之内成为斗宗?我们老头子可都是卡在这斗宗三十年啊!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别说是跪三天,就是跪三个月,跪三年也是值得的啊,不要忘记,严浩现在也才是斗灵而已!”

    “老家伙想通了啊,斗气大陆之大,远远的超过了我们的想象,我们做不到的,不代表其他人做不到,那个纳兰朝歌刚刚十六,我们在十六的时候还不是斗灵吧!还有在那个小家伙的身边,还有你没看到围绕在他身边的都是些什么人吗,厄难毒体,尸骨脉,云岚宗,加玛帝国,千机门,熏儿……”

    “是啊,有时候我也在怀疑,我们的年龄是不是都活到了狗身上!”

    “好了,我们也不用自惭形秽,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机遇,象严浩那般愣头青的还真没有几个,我们就等着看奇迹的出现吧!”

    “这就是你的处理意见!果然苏老头你很有见识啊!”

    随着时间的转移,有人似乎已经忘记了广场上还跪着的严浩。

    但是也有人每天路过都会看上那么几眼。

    只是在第三天的早晨,也就是内院选拔赛的人进入藏书阁的这一天,忽然有人发现跪在广场上的严浩突然不见了。

    当然这也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已,自然没有什么比进入藏书阁更重要的事情。

    纳兰朝歌和熏儿的那次是因为私人原因进入藏书阁,所以学院并没有大肆的宣扬。

    但是这一次不同,藏书阁可是他们鼓励学生上进的唯一手段,怎么能够不宣传呢,这藏书阁可是就等于是这次的奖状!

    一大清早的,办公室前面就聚集了不少的人。

    “喂,大哥,你真的有本事,把人在三年之内变成斗宗?”

    在人群中,杨超很是神秘的靠着纳兰朝歌问道。

    因为他是知道的,今天一早纳兰朝歌同意收严浩为小弟了。

    “怎么,你也要做我的小弟?”

    “我早就已经是您的小弟了啊,大哥在上,请受小弟一拜!”

    杨超这货说拜就拜,当下一抱拳,冲着纳兰朝歌就跪了下去。

    只是杨超刚刚跪倒一半,确是怎么也跪不下去了,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托举着他。

    “千机门的少门主,做我的小弟,我可不敢当,要想变强,你千机门有的是办法,又何必来找我,在说了,你就不怕我利用你威胁千机门?”

    “我相信我的感觉,在说了,你还是一个七品的炼药师,求你了大哥,就让我跟着你吧!”杨超一副死皮赖脸的模样。

    “你最好是跟着他,不然让我看到你落单,我会第一个杀了你!”

    熏儿的声音忽然冷冰冰的出现。

    让得杨超婚摄一个哆嗦,差点就这么跳起来,。

    “我去,你干嘛,吓死人不用偿命是吧!”

    “咦,熏儿,你不陪着你的萧炎哥哥,来我们这里干什么?”

    “萧炎哥哥我自然会陪,我去哪里又与你何干,你是不是皮痒了?”熏儿对于这杨超简直是恨的牙根都痒痒。

    如果不是她,自己根本就不用出局,最后萧炎哥哥也不至于会被人群攻。

    “好吧好吧,我投降,好男不跟女斗!”杨超冲着纳兰朝歌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们的约会了,我要去院长的办公室等着了!”

    杨超说完还意味深长的拍了拍纳兰朝歌的肩膀,冲着熏儿怒了努嘴。

    “杨超,你给我滚蛋!”

    熏儿气的恨不得在杨超的屁股上踢上那么几脚。

    看着杨超离开,纳兰朝歌和熏儿混在人群中,一时间气氛那有些尴尬。

    但是两人又都没有什么话说。

    “是不是有种遗憾,如果能够进入两次藏书阁就好了!”纳兰朝歌无缘无故的说了一句。

    “没有,藏书阁对我已经没有意义!”

    “是吗?不过,你好像还欠我一样东西吧!”

    “你们男人都是这么小气的吗,我这不是过来了!”熏儿白了一眼纳兰朝歌。

    当初在藏书阁出来的时候,熏儿在另一个能量团里面放入一丝金帝焚天炎的异火本源。

    而他们当时也是准备准备在下次进入的时候取回那个能量团。

    可是,让他们都有些惊讶的确是,熏儿居然不能再次进入了。

    这就比较尴尬了

    而唯一有可能取回那个能量团的就是小医仙。

    熏儿要做的就是在流出一丝一伙本源给小医仙。

    但是,异火这种东西也并不是随便就能留的。

    更何况,小医仙的特殊体质,根本不可能靠近异火。

    “你打算怎么做,是你答应要给我把那天毒心经弄给我的!”

    “我什么时候说了,我只是说帮你想办法,我都告诉你办法了,是你自己慢了怪谁,管你娶媳妇,还管你生孩子啊,在说了我把异火本源注入在了里面,还不是帮你想办法!”

    “不对,你不是在帮我想办法,而是我帮你取到了九重龙凰诀,你做的都是我们约定好的,你可不能赖皮啊!”

    “就算我不赖皮又能怎么样,我现在就进不去藏书阁,如果我可以进去的话,我自然会帮你取出来!”

    “那你的意思是!”

    “我把异火本源给你,你自己想办法!”熏儿脸色也有些微红,毕竟是她有些违约了。

    其实在出来藏书阁,琥乾说熏儿不能进入藏书阁时候,纳兰朝歌就在想可以解决的办法了。

    熏儿不能进入,他也不能进入,而唯一拥有异火的就只有萧炎。

    让萧炎帮忙取回那天毒心经,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先不说他做不做,就算是他取到了,纳兰朝歌可不会相信萧炎会把那天毒心经交给小医仙。

    “可以!”

    纳兰朝歌点了点头。

    “怎么给我,就在这里?”

    纳兰朝歌看了看四周,此刻他们的周围早就已经人山人海。

    不说是异火了,就算是一堆普通的篝火也都能引起骚乱的吧。

    “当然了,不然时间还来得及吗?”熏儿脸色微红,然后又正色的说到吗,“把手给我!”

    “手?”

    纳兰朝歌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呢,只感觉自己的手忽然被人拉住了。

    一丝温润,细腻的感觉袭上心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