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明时分,恨河的水面上浮起一层氤氲,水面折射的朝霞五彩斑斓。 www..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薛楚玉和王昱,在这里站了一整夜。

    “天亮了。她该来了。”薛楚玉说道。

    “玄云子吗?”王昱皱着眉,摇了摇头,示意情况并不乐观。

    “说实话,我倒宁愿她不来。”薛楚玉的语气,有了一丝火药味。

    王昱微微一惊,“何解?”

    薛楚玉闷哼一声没作解释,翻身骑上了马,“跟我走一趟。”

    “去哪里?”

    “来了便知。”

    二人骑上马,带上了十余名骑从,张打起“薛”字将旗,竟出了辕门往北走出。

    王昱心中渐渐明了,这大概是去迎接玄云子了。但薛楚玉刚才的语气仿佛很怪,似乎玄云子不来,他便要对突厥正式动武,那也就意味着他管不着玄云子的死活了……按理说薛楚玉没理由对玄云子有什么个人成见,那是什么原因让他会有这样的想法呢,难道仅仅是因为他失去了耐心?

    王昱想不透。但有一件事情他明白,那就是无论薛楚玉怎么去做,那一定都是听凭了薛绍的授意。

    但凡想起薛绍,王昱的心里就像是压上了一块大石头——我究竟该要怎么去面对他?

    正琢磨着,一行人马停住了。

    薛楚玉独自立马站在最前方,安静得像一尊远古就已存在的战神雕塑,不怒自威,杀气凛然。

    其他人,大气也不敢喘。

    朝霞散去一轮红日升跃苍穹之时,前方有了车马烟尘和人影。

    薛楚玉的眉梢轻轻跳动了一下,一挥手,“下马!”

    前方车马停住,还是薛楚玉熟悉的那位“一支耳”使臣。

    薛楚玉都懒得与他废话了,径直走到马车边,也未说话,抱拳拜立。

    车帘被掀开,一副满带疲惫的倾国面容呈现出来。

    “大将军,久违了。”

    “仙姑无恙,薛某这便安心了。”薛楚玉正要伸手去扶请玄云子下车,却兀自一惊,愣住了!

    ——玄云子,居然捧着一个大肚子。

    这!……

    玄云子却只微笑,“贫道行动不便,有劳大将军搀我一把。”

    薛楚玉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小心翼翼的扶了玄云子下车,心中却如惊涛骇浪般……玄云子居然怀孕了!

    薛楚玉扶着玄云子,两人并肩前行。王昱和其他的将士见到了玄云子的大肚子,全都有些傻眼。

    玄云子轻声在薛楚玉耳边道:“薛帅何在?”

    “此刻,并未在军中。”

    玄云子一皱眉。

    “仙姑可有紧要事情?”

    玄云子轻松一笑,“儿要见爹,可算得要紧事?”

    薛楚玉微微一怔,吁了一口气放下心来……还好,是薛帅的种!

    玄云子斜瞟了突厥使臣一眼,小声道:“将军可速速安排我与薛帅见面。”

    薛楚玉听出来了,看来不止是“儿要见爹”那么简单,于是道:“马上!”

    随即他一挥手,骑从们就将突厥使臣们拦住了,“军机重地,贵使便请留步。好走,不送!”

    “那便有劳大将军转告薛帅,敝国已经答应了薛帅的所有要求并履行了承诺,还请薛帅也能守诺退兵,不要再对敝国枉动干戈。”说罢,突厥使臣便带着他的人匆匆离去。

    待他们走后,玄云子都没有进入周军军营更没顾得上喝一口水吃一口饭,便请薛楚玉安排一辆马车和几名心腹随从,即刻护送她去面见薛绍。

    “仙姑身体不便不宜急行。但有哪些紧急之事,不妨先对我讲,我再派快马告知薛帅,也是可行。”薛楚玉自然担心她的身体。

    “三言两语,说不清楚。”玄云子抚着自己的肚子,皱眉咬牙,“我还是去亲自见他为好。时间紧迫,不能再耽搁了。”

    “那好吧!”薛楚玉只得依从,又问道,“仙姑可有指教于我的地方?”

    玄云子表情凝重,“大将军千万小心,突厥人可能趁你不备发动突袭。”

    不料薛楚玉浑然不在意,反倒轻松一笑,“有劳仙姑指点。我会小心。”

    玄云子眨了眨眼睛,然后会意的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王昱在一旁站了半晌没说话,不料玄云子走到了他的面前来。

    “仙姑……”王昱拱手下拜。

    “你是否愿意与我同去,先行一步面见薛帅?”玄云子问道。

    王昱稍微怔了一怔,说道:“家小皆在军中我不宜独行,我还是与薛大将军同行为好。”

    “也好。”玄云子点了点头深看了王昱两眼,显然是在为他的境况而担忧。

    王昱略一苦笑,“事已至此,王某走一步算一步。将来全凭薛帅发落,生死祸福绝无一丝怨言。只望还能有人相信,王某之心从来就没有背叛过中土故国。”

    “你是想让我将这些话,转告薛帅吗?”

    “不用。”王昱道,“但仙姑可以把这些话,转告给我的表姐上官婉儿及我的家人。我现在唯一的渴求,就是我的家人不要因我惭愧,因我蒙羞。”

    “我会的。”

    马车来了。

    王昱和薛楚玉一同扶玄云子登车。车帘将要落下之时,玄云子再次叮嘱,“虽然我不知道牙帐的具体计划,但是突厥人一定不会就此善罢干休。还请大将军小心。”

    “好。”

    看到薛楚玉答应得如此干脆胸有成竹,玄云子稍稍放心,这才登车而去。

    看着马车渐行渐远,薛楚玉的表情也在渐渐变得凝重。

    “王昱,你为何不与玄云子同去?”他问道,“我可以安排你和你的家人一起走。”

    “我知道。”王昱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但我真的还没有想好,该要如何面对薛帅。”

    “迟早的事,又何必要逃?”薛楚玉道。

    “能逃一刻……便就一刻吧!”

    “他并非不通人情。你的事情,他很清楚。”薛楚玉道,“或许,他不会责怪于你呢?”

    “正因如此,我才更加不懂如何面对。”王昱长叹了一声,“无论出于何种情由,变节投敌,永远不可原谅。”

    “读书人。死脑筋。”薛楚玉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中却在想……你真不该留在这里!

    黑沙城,周军帅帐中。

    赫连孤川递上了一个布包,薛绍小心的接过,打开它,里面是一些石块和粉末状的东西。

    “你能找到多少?”薛绍问。

    “很多。”赫连孤川道,“若非此地有很多这东西,薛帅也就不会安排我在这里配制火药试造虎蹲大炮了。不是吗?”

    薛绍点了点头,“去,取一盆水来。”

    赫连孤川如言照做,薛绍将那些石块粉末都倒进了水里。

    一阵凉气滋滋,水盆的水居然渐渐结出了冰渣来。

    赫连孤川惊愕不已,“某终日与它为伴,居然不知它还有此等妙用?”

    “你唯恐火药沾水了失效,当然不会知道它的这一特性。”薛绍道,“北帝玄珠,奇妙的名字,奇妙的特性。”

    赫连孤川眨了眨眼睛,“薛帅是想,用它破敌?”

    “有想法。但是,难。”薛绍道,“北帝玄珠虽是多产,但黑沙毗邻大漠无有河流,一年到头罕有雨水。人马饮水尚且困难,又到哪里去寻破敌之水?”

    “确实困难……”赫连孤川也是摇头,“秋冬少雨时节,我们每月都要派出上千人次远行百余里专门负责取水,否则人马都将渴死。”

    薛绍不由得轻叹了一声,除非是我突然有了诸葛亮借东风的那种能耐,否则,这玩艺很难派上什么用场了!

    二人正商量着,近卫突然来报,说李仙缘候在了门外。

    薛绍甚感意外,他怎么又回来了?

    “薛帅繁忙,某自告辞。但有差谴,派人前来吩咐一声便是。”赫连孤川很懂事的先行告退了。

    李仙缘急巴巴的闯了进来,薛绍迎头就是一喝,“十万火急叫你回京,怎的又回来了?”

    “回不去啦!”李仙缘满头大汗比他还急,“并州境内各州各县乡村镇甸,但凡能够南下的所有通道都被军队封锁控制了,连那些北方马帮走私货的密径小道都没放过。官道之上寻常过往的百姓商旅都是盘查极严,稍有可疑就是枷锁上身下狱再说。那是宁可错杀三千,绝不放过一人啊!”

    薛绍直咬牙关,“他们究竟想干什么?”

    “不知道。”李仙缘直摇头,“我仿佛听说,朝廷派了一员大将领兵北上镇守并州。说是多事之秋北狄不宁,防患于未燃……”

    “实际是把一把尖刀,别在了薛某人的腰眼上,对吧?”薛绍沉声道。

    李仙缘没有接茬……这不明摆着了吗?

    薛绍按捺心神沉吟了片刻,“莫非是王孝杰?”

    李仙缘一击掌,“可不就是他了?”

    薛绍不由得嗬嗬大笑起来。

    李仙缘有点傻眼,“薛帅,这有何可笑?”

    “不过是想起了一些往事。感觉有些巧合,有趣,因而发笑。”薛绍有点自嘲的笑着,说道,“很多年以前,我就和现在的王孝杰一样,带兵北上,防患于未燃。”

    李仙缘寻思了半晌才明白,“哦,薛帅说的是,当年扬州兵变之时,程务挺将军之事?”

    “是啊!”薛绍不由得长长叹息了一声,“如今恶来尸骨已寒。薛某人,却重蹈了他的覆辄!”

    “这……这算不得是,重蹈覆辄吧?”李仙缘有点吱唔,其实他也觉得,两人的命运真是有些惊人的相似!

    “是也好,不是也罢!”薛绍无所谓的笑了笑,坦然自若的坐了下来,说道:“我从不信命!”

    “那薛帅,信什么?”

    “我信自己。”

    李仙缘苦笑不已,“太平公主那处……?”

    “那便只能,由她自行区处了。”薛绍的眉头微微一皱,凝神看着李仙缘,“你这神棍,回来了也好。我正有用得着你的地方!”

    “小生胸无点墨腹无良谋,双手更无缚鸡之力,能帮薛帅干点什么?”李仙缘很是忐忑。

    “借、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