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满天、颜如雪夫妇刚刚离开,楚燕云就接到了一个特逗的求救电话,那电话是白雪飘的弟弟白云归打来的,说他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姐夫要强暴他姐姐。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姐夫要强暴他姐姐,那姐夫还不知道是从哪冒出来的?

    听着就想笑的楚燕云,不由怀疑沙千万打探的情报不准,白雪飘他们一家子未必那么淳良无害。

    电话里,白云归还着急的说,他爸妈都跟他那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姐夫打起来了。

    之前,不是说好了他们爸妈都精神失常,生活都难以自理了吗?现在怎么又雄赳赳气昂昂的能干架了呢?

    莫非是白雪飘一变成了原来的模样,她爸妈一下子就正常起来了?

    如此看来,信教的人念一段经文就能治百病的传说还真不是笑话,不过非要说人人念上一段经文,就能百病不生显然是在浮夸。

    但听着白云归那十万火急的求救,楚燕云在指点他打电话报警指不定更为有效之后,便看向也在一边听着电话的花叹月。

    瞅楚燕云那样子,就知道这小子没安好心,在教唆她当车夫的花叹月先是白了他一眼,但随之还是从了这小子。

    此时此刻,无论他们觉得白雪飘他们一家子如何的逗,但学菩萨、做好事的理念已经在他们心中根深蒂固,在这新春佳节里帮人家一把,显然比那吃喝玩乐来得更有意义。

    从城东的花湖山庄,到城北白雪飘他们家所在的新天地安置小区,因春节出行的人实在是太多,花叹月足足开车走了近两个小时。

    瞅着那乱糟糟的车流,楚燕云不由怀疑,国人过年过节最大的乐趣莫非就是开车出去给人家添堵,然后把自己也堵起来,于是那喜气洋洋的节日就这么消磨掉了?

    进了那安置小区,楚燕云他们根本就不用打听,开车奔着小区里黑压压的围拢着的人群去就对了。

    人群里,紧张兮兮的白雪飘正拦在一辆警车前,见楚燕云他们来了,像是见到了救星的白雪飘,这才放开那辆被她拦着的警车。

    楚燕云还没上去问话,那三名被白雪飘拦得不耐烦了的警察,便嘟囔着清官难断家务事,开车逃命一般的溜了。

    白雪飘却是飞跑过来请求楚燕云带她离开,离这里越远越好。

    瞅着白雪飘那着急的样子,楚燕云还没来得及让她上车,便见一帮人呼啦啦的围拢上来,堵住了花叹月那辆奥迪。

    光天化日之下莫非也闹土匪?

    这里又不是该发那横财的荒僻之所在?

    瞅着那些都上年纪了的,奶奶爷爷级别的老人,楚燕云也一阵子心慌,莫非都是一帮变老了更是有恃无恐了的坏人?

    跟这么一帮人干架,他还真下不了手。

    在那困惑中,一股脑将白雪飘塞进了车的楚燕云自己也上了车,然后将车门关上,无论如何得先问清楚情况。

    因为,那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姐夫要强暴他姐姐的说辞也太烧脑。

    然而,白雪飘还没说话,便见一牛高马大的大黄牙慢悠悠的走上前来,拦在车前,义愤填膺的高高举着拳头叫骂:“奸夫**!奸夫**!”

    那些老人也将拳头高高的举着,像是训练好了一样的跟着腔调怪怪的叫骂:“奸夫**!奸夫**!”

    听着那怪声怪气却又气壮山河的叫骂,花叹月都吓得变了脸色。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花叹影,却也将拳头高高举起,一副看热闹不怕事大模样的,兴高采烈的跟着叫喊:“奸夫**!奸夫**!”

    像是那么叫喊两声,便能拿到个大红包一样。

    遭花叹影这么一逗,楚燕云顿时心情大好,也将脑袋伸向前去,冲着拦在车前的大黄牙和那帮老人叫喊:“奸夫**!奸夫**!”

    见楚燕云、花叹影居然如此的搞笑,原本紧张兮兮的白雪飘,也莫名其妙的稍稍放下心来,随之讲起了他们家那奇葩故事。

    原来,白雪飘遭了劫难,被追求她的男同事泼浓硫酸毁容之后,她那担心她嫁不出了的爸妈,竟然背着她四处招亲。

    不料,功夫不负有心人,到头来真给她找到了一门亲事,拦在车前的那大黄牙,居然愿意娶她。

    见她死活不同意,又想她能有个依靠的,她的爸妈,居然背地里请人充当她,跟那个大名查旺的大黄牙领了结婚证,成了法律上认可的夫妻。

    没料到,查旺领完结婚证没多久就露出了真面目,原来,那家伙是奔着他们家的拆迁款和房子来的。

    因为刚刚拆迁,他们家不仅分到了三套安置房,还得了一笔拆迁款。

    本是无业流氓的查旺,从她爸妈手里哄到了办酒席、买车、装修新房的一大笔钱之后,连她爸妈都不肯见了,还骂她爸妈忒小气,给的钱少了。

    她那原本就遭打击得不行了的爸妈,在一气之下就精神失常了。

    因为这事都是她爸妈在背地里操作,她弟弟自然不知道他这姐夫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了。

    昨日,那大黄牙查旺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得知她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之后,今日一大早就拿着结婚证找上门来,说他们是名正言顺的夫妻,非要和她同房。

    在那吵闹之中,想要霸王硬上弓的查旺,一个电话居然叫来了这么多老人,连闻讯赶来的警察都无可奈何。

    毕竟查旺手里拿着结婚证。

    问清了来龙去脉的楚燕云想了想,然后笑嘻嘻的下车去,冲着那大黄牙查旺伸出手去就要握手。

    见查旺满是敌意的不理睬他,楚燕云便表明身份,说他们是民政局的,专门为这事来搞调研,并大义凛然拍着胸膛表态,干民政工作,那是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问题是他和白雪飘得真是夫妻呀。

    听了楚燕云的话,原本一副义愤填膺模样的大黄牙,立即变得诚惶诚恐起来,都恨不得跟楚燕云下跪了。

    为了表明自己和白雪飘是真夫妻,查旺赶紧将揣在口袋里的结婚证取出,恭恭敬敬的递到楚燕云手里,并信誓旦旦的说女人变心好快,大过年的连觉都不跟他一起睡了,才发生了刚才的误会

    楚燕云接过那结婚证瞄了一眼,然后一本正经的道:“我怎么觉得这照片不像呀?”

    大黄牙查旺顿时慌了,忙叫道:“那是她几年前的照片,肯定不那么像了!”

    楚燕云将信将的“哦”了一声,然后又道:“民政局里是有签名的,我带她去对对笔迹就知道这结婚证是真是假了。”

    说着,楚燕云笑眯眯的将那结婚证收进了口袋。

    到了这时,先是慌得不成样子了的查旺终于醒悟过来,忙道:“同志!您将结婚证先还我。这大过年的,民政局不是放假了吗?”

    瞅着查旺那慌乱的样子,楚燕云将原本要收进口袋结婚证,哗哗哗几下撕成碎片,一股脑砸在他脸上,骂道:“查旺,旺过屁!明明就是一渣男!居然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