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我的余生偿还你(大结局)    良久,朵朵小声地说了一句“我不去”。 ̄︶︺sんцつ    顾承郁一怔,却见朵朵握住了他的手,眼神真诚地说道:“妈妈有6叔叔陪着,可爸爸你没有人陪。”    当年对顾承郁的害怕是真的,现在对顾承郁的感情也是真的。    这几年看着他从一个焦头烂额的新手老爸锻炼成现在的模样,努力控制脾气,努力给孩子营造家的感觉,努力一个人把她和弟弟拉扯大……    这些事他完全可以交给佣人做,但他一个人做了,不是因为他只是为了争一口气,而是真心实意地对他们好。    甚至朵朵这条命,也是当初顾承郁不顾性命危险从苏惜惜手里抢过来的。    弟弟年纪小闹着要妈妈,朵朵却知道这几年顾承郁过得有多不容易。    她没有理由在这个时候抛弃爸爸。    顾小司也怔怔地停下哭声,红肿着眼睛看着爸爸和姐姐。    才三岁的孩子只是想要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在一起,对于背后的纠缠与挣扎,并没有朵朵理解得深刻。    顾承郁动了动唇,看着朵朵的眼神中几分感动几分欣慰,他回握了握朵朵的手,说道:“乖,你先带着弟弟去妈妈那住上几天,爸爸最近生病了,要去看医生。”    “爸爸,我陪你去看医生。”朵朵飞快地说道。    顾承郁却拒绝了,执意把朵朵送到美国,6文泽出来接了孩子,顾承郁就在院子门口和两个孩子告别,和苏苒苒连面都没有见一面。    回国之后他就约了早就约好的医生,对自己的精神状况做检查和治疗。    治疗的过程很痛苦,顾承郁没有告诉任何人,每天睡不着的时候他就把手机拿出来看看,上面的屏保就是上次苏苒苒和两个孩子的自拍,他下意识留着了。    他试着忘记他们,可总也忘不了。    三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    这天,刚刚和医生聊完天的顾承郁接到了一个越洋电话。    电话里是久违的苏苒苒的声音:“承郁,我想回家。”    顾承郁面色一白,往后退了一步直到靠住墙壁才站住,急急地问道:“苒苒,你在哪里?为什么声音听起来那么虚?你还好吗——”    话音未落电话就被另一个人接了过去,电话里传来6文泽稍微带点冷意的声音:“如果不想她死的话就来斯里兰卡。”    接着说了一个酒店的名字就挂断了电话。    顾承郁颤抖的手拿不住手机,只能任由它滑落在地上,摔了个四分五裂。    他站在那里足足站了一分钟。    一分钟后,他买了飞往斯里兰卡最快的航班,几乎是怀着又激动又忐忑的心情赶到了6文泽所说的酒店。    6文泽看到他的脸色不太好,但面对他的质问也只是沉默地点了点头,带着他往房间走。    顾承郁只得极力压抑快要跳到喉咙口的心脏,跟着6文泽来到一处带泳池的小别院面前。    门打开,面前瘦骨嶙峋的人出现在他眼前,顾承郁怔住了。    那是苏苒苒吗?    她躺在床上紧紧地闭着眼睛,面色苍白,颧骨深深地下陷秀致的眉毛紧紧地蹙着,像个濒死之人。    顾承郁放慢了呼吸,缓缓地走到她的面前,蹲下身握住了她伸出来的手腕。    一片烫热。    “她烧了,你为什么不带她去医院?你当初是怎么对我说的?”顾承郁低声吼道。    6文泽怆然一笑:“你以为我不想她好吗?所有药用了都没有用,烧退了又起,医生说是心病。”    顾承郁心疼地抚摸着苏苒苒有点咯人的脸颊,又气又疼地说道:“真是让人不省心,好不容易被我养出来的一点肉,被你一下就折腾没了。”    苏苒苒却在此时睁开了眼。    那双眼无神,却在看到顾承郁的时候一亮,接着迅黯淡了下去。    苏苒苒再次闭上眼,艰难地把顾承郁往后推,嘴里喃喃着:“一定是又做梦了,你现在气都要气死了吧,怎么会来找我呢。”    顾承郁气极反笑:“我真是快要被你气死了。”    接着倾身堵上了她还在自我催眠的唇。    那唇的滋味实在算不得好,全是干硬的死皮,顾承郁一点一点地舔舐着,将那两片唇含着,仿佛含着什么珍贵的宝物一般。    苏苒苒猛地瞪大了眼。    下一秒顾承郁唇上传来一阵剧痛,他惨叫一声退开,却见苏苒苒一手捂着唇一手指着他抖啊抖。    “你你你——”    “你”了没两句就又躺了下去,到底是病人,刚刚那一下已经用了全身力气,这会已经脱力倒在床上。    不过苏苒苒眼睛却还瞪得溜圆,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    顾承郁又凑过来,摸了摸苏苒苒的额头,没好气地说道:“你是睡美人吗?醒了就乖乖去医院。”    说着就把被子往苏苒苒身上一卷,正准备连人带被子抱起来的时候,他突然听到苏苒苒喊了一句他的名字。    不是顾承郁,而是承郁。    她说:“承郁,对不起。”    顾承郁的身体僵在了原地,缓缓你扭过头看向苏苒苒,眼前却瞬间模糊。    和他一样的还有苏苒苒,似乎开了第一个口后面的就没那么难了,苏苒苒将头伏在他背上,一声声地说对不起。    对不起,那些话都是我故意说的。    对不起,我真的后悔了。    对不起承郁,我还爱你,请不要离开我。    顾承郁将她紧紧地拥抱在怀中,再也不放开。    看到这一幕的6文泽黯然离开,此后一生,再也没有在他们面前出现过。    半年后,顾承郁和苏苒苒大婚。    结婚当天,京城名流俱都到场,前来贺喜的人络绎不绝,顾承郁当场宣布转让顾氏集团%的股份到苏苒苒名下,他死后两个孩子各分得他%的股份,引起一片哗然。    顾承郁却带着苏苒苒跑路度蜜月去了。    斯里兰卡,蓝色的海水连绵无际,顾承郁和苏苒苒并排坐在沙滩上,顾承郁郑重地给苏苒苒戴上戒指,刮了一下她的鼻尖:“这回可别再扔了啊。”    苏苒苒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主动吻住了面前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