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对我说:“我和姐姐小时候过得很悲惨。是恨支持着我们活下来,努力向上,但是恨也毁了我们,我心里有很多阴影,也做了那么多错事,那样伤害你。但我从未因此快乐过,我一直不想承认我在后悔,在愧疚,每一天都活在没有你的寂寞里。栗子,你是我最爱的人,我想要一起生活一辈子的人,那些仇与恨再大,跟你相比,又算什么呢?栗子,回到我身边来,好吗?”

    我告诉他:“我得想想。”

    他又是松了口气又是担心说:“好,你好好想想,不过我会赖在你身边,不能让你被别的男人抢走。”

    我看了一眼忘川,他朝我眨了眨眼睛,我倒吸一口凉气,心想这个小东西是个眼线。

    三个月后,我独自飞往a市,和客户做最后的讨论。

    因为躲过了两个大小男人的监视,我体会到自由的幸福感,决定趁机放任一把,返程时便买了去巴黎的机票,决定去那里转悠一圈再回。

    我还记得那是一个晴朗的冬日,起飞时间快到了,当我匆匆走上飞机,空姐对我微笑:“欢迎乘坐本次航班。”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她的微笑好像比平时要甜蜜一些,可能是错觉。正这样想着,我突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整个机舱没有乘客,却变成了黄色玫瑰的穹庐,所有座位上都盛开着大簇大簇的黄玫瑰,整个通道变成了美丽的圆拱,一串串淡黄的花蕾缠绕在枝形的装饰物上,垂挂下来,芳香四溢,娇艳欲滴,仿佛身处童话之地。

    花下站着一位俊秀挺拔的男子,他英武轩昂,穿着西装革履,打着黑色的领结,比当年结婚时还要郑重其事,见我进来之后,他走过来半跪在地,手中举起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我怔怔地接过盒子,打开一看,并不是以为的钻戒,而是一个小小的银栗子。

    他凝视着我手中的栗子,摸了摸我的头说:“这是你和我当年的婚戒。你离开以后,我将它们熔了打造成这个栗子,天天带在身上。直到我那时候决定忘记你,就把栗子送给了忘川。没想到,忘川竟然是我的孩子。”

    我很生气,冷笑道:“你竟然决定忘记我?你竟然把我们的结婚戒指送给一个小孩子?还有,你竟然向林依依求婚,搞了那样盛大的求婚仪式!你和我结婚的时候就买了两个不值钱的银戒指。”

    我的冷笑让远山不寒而栗,他跪在地上不敢动,说:“老婆,我再也不敢了,我错了,我也不敢求你谅解,就希望你能狠狠地惩罚我。我就一个希望,求你不要将我送进监狱,给我一个机会在你身边服刑可以吗?”

    我被他的无耻噎住了:“……要是我不原谅你呢?”

    他愣了愣,突然脸上浮起一丝邪邪的笑容,欺身过来,将我抱在怀里,俯身在我耳边说道:“那我就使出浑身解数,让你原谅我,爱上我……”说到这里,他的鼻息让我耳朵发烫,“比如现在,我就在用美色勾引你……”

    我被他勾引到了。久未相逢的身体,此刻一碰触,就如同金风玉露一相逢,胜却人间无数。

    飞机落地之后,我们从机舱里走出来,这冬日的夜空竟然无比晴朗,能看清银河的所在,我们不禁停下来,久久地凝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