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向道士俯冲而下,玄冥的眼底蔓出一抹冰寒的戾气,忽然宽袖一挥,飓风咋起,吹散了黑色蝙蝠。

    “雕虫小技。”玄冥倨傲道。

    黑压压的天空,忽然像被人斩开一条缝隙,金光从缝隙里洒落下来,将暗黑的天地瞬间照得透亮。

    无数天兵天将,从金光里飞下来。

    “不好。”阿九失声惊呼。此刻心里一个念头:快刀斩乱麻。

    对着诵经的和尚们一剑劈出去,剑气如虹,扩散开来,好多和尚被震出内伤,一口鲜血吐出来。

    玄冥飞上深空,修长如玉的手指此刻如跳舞的精灵,灵动的捻着,欢快的舞着。天空中瞬间被各种梵文符号塞满。向一道道无坚不摧的利器,落到谁的身上,谁就改变了命运。

    三尊四圣的修罗魔圣,竟然变成了一位普通的凡人。直接从云端跌落,摔死当场。

    吓得其他人纷纷不敢冒失进攻……

    更多的梵文,一起涌向木棺里的凤素暖。

    神捕铁手的靡靡魔音贯穿人的耳膜而来,“玄帝,还不住手。凤素暖命不该绝,你却逆天行事强行改变她的命数,这可是要遭遇天谴的。”

    玄冥无动于衷,神算指加速的运转……

    铁手无可奈何的叹口气,“玄帝,你既执迷不悟,休怪我对你不敬。”

    话音刚落,忽然空中响起震溃耳聋的雷声。闪电劈在玄冥身上,每劈一次,他的胜雪纱衣就会侵染出一道鲜血。

    “住手,快住手!”清芷忽然哭着喊出来,看到他受伤,她会心疼。

    她不知玄冥为何如此倔强,一定要将凤素暖斩草除根。在清芷看来,他得命比凤素暖珍贵。她才不要玄冥为了封印凤素暖遭受这样的罪孽。

    玄冥戚戚哀哀的望着清芷,他眼底的郁郁无人能懂。

    清芷的痛苦,绝望,落尽他的眼里。他那颗压抑许久的心,反而因此得到救赎了一般,变得轻快明了起来。

    他做的所有一切,都是为了她。

    她关心他,他便觉得自己付出再多的苦痛,也是值得的。

    天雷一道道劈在玄冥的身上,直到他一袭纱衣尽数被染红,鲜血汩汩直流时,他也没有停歇下来的意思。

    清芷飞奔过去,谁能了解她爱莫能助的绝望。

    她没有玄力,永远不能飞向他,替他承受天谴的痛苦。

    清芷无力的跪在地上,哭的撕心裂肺。“我求求你,你快快停下,我命令你快快停下来,我只要你好好的活着——”

    轻舞踉跄着奔过来,将清芷抱在怀里,泣不成声。

    阿九望着惨遭天谴的主子,一时间所有的念驱动开来。为保护主子,他释放了自己所有的潜能。阿九瞳子瞬间变成紫色,充满戾气。忽然仰天长啸一声,“啊——”

    这一声怒吼,忽然让在场所有的剑都蠢蠢欲动起来。

    魔域的三尊,三圣赶紧拼命按住自己的魔剑。至于那位摔死的修罗魔圣,他的宝剑无人看管,径直飞到阿九面前。还有那些侍卫的佩剑纷纷离鞘,在阿九的嚎啸声中尽数向那四十二名和尚刺去。

    顷刻间,场景大乱。

    阿九的咆哮在升级,魔域的魔剑,天兵天降的神剑,仿佛被召唤了一般,全部飞向阿九。

    玄冥忍着一身的剧痛,神算指跳跃的节奏更加快速,空中仿佛有无数只无形的手,在肆意的篡改着别人的命数。

    神捕铁手望着不达目的死不罢休的玄冥,万般无奈之下,启动了结界封印,将玄冥封印在结界里。

    铁手吩咐天兵天将,“快快阻止那些道士施法。”

    天兵天将瞬间落地,玄冥的紫光结界在众人的围攻下慢慢破洞,为凤素暖加持封印咒的道士们一个个口吐鲜血,不得不停下诵读经文。

    玄冥见状,眼底划出一抹仓惶,一抹绝望。

    奋力的挣扎着试图阻止天兵天将的捣乱,然而身子被结界罩着,万般无奈之下,玄冥只得施法解除结界。

    “玄帝,对抗结界,你可知结果是什么?你的灵根会被摧毁的——”神捕铁手看到玄冥像无头苍蝇一般撞在结界上,浑身是伤。弱弱叹气。

    忽然,一袭红衣,迎风而来。

    “皇兄!”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让人肝肠寸断。

    “无邪——你来的正好,替为兄阻挡住他们。”君若雪一口鲜血喷出来。

    无邪愤恨的瞪着铁手,“铁手,你竟敢对我皇兄下此狠手,今日我不将你碎尸万段,我就难消心头之恨!”

    铁手委屈的替自己辩解道,“无邪神帝,你且听我说。玄冥神帝逆天而行,试图篡改凤素暖的命数,这才遭遇了天谴。”

    无邪望着木棺里的凤素暖,目瞪口呆。

    “那又怎样?我不管我的皇兄做了多少逆天的事情,我就是不许任何人欺负他。”无邪怒不可遏,忽然双手擦掌,一朵蓝莲瞬间跃然空中,发出万丈光芒,将天兵天将全部射翻在地上。  铁手望着无邪,触目惊心的嚷道,“疯了,你们都疯了。为了一个凡女,一个逆天而行,一个不惜迫出灵根。你们原本是神族的两位帝君,本就法力无边,你们拿出死不罢休的决心,我等自然抗不过你

    们。罢了,罢了。我收手吧。”

    铁手大手一挥,所有天兵天将都随他一起湮没在苍穹的尽头。

    结界自动褪去,玄冥的身子如一尾枯叶蝶落在地上,瞬间幻化成君若雪的模样。

    清芷飞扑上前,抱着君若雪痛哭流涕。

    君若雪望着悲恸不已的清芷,忍着剧痛坐着,将清芷紧紧的抱着,“芷儿,别怕,所有苦难,我会为你扛着。”

    清芷微怔,她虽不知这番话的深意,但是君若雪郑重的承诺,却让她感觉无比温馨。遂点头如捣蒜。“嗯。”

    只有经历过生离死别的边缘,才忽然懂得那个人对自己有多么重要。

    阿九和璃月静静的望着他们,一脸潸然。

    没人留意到,魔域的人不知何时悄然离去,一并带走了凤素暖的木棺,和青云。

    那一刻,于君若雪而言,天地万物只有清芷。  于清芷而言,即使隔着千山万水,距离我最近的人始终是你。